皮膚
字號

13路末班車

13路末班車 點擊:
我是13路末班車的司機,每晚11點我都要跑一趟郊區。此書有毒,上癮莫怪!。。。在這本小說里你可能發現一向猜劇情百發百中的神嘴到了這居然頻頻打臉,你可能讀著讀著就會問自己“咋回事?咋回事?”請別懷疑人生,繼續往后看。“懸”起來的故事,拯救書荒難民!

第一章 沒人愿意開的末班車

我三十出頭,是一個公交車司機。

在公司車隊里,也是最年輕的司機。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年紀輕輕就開公交車是一件很沒出息的事。

但我無所謂,我沒偷沒搶,自力更生,除了沒女朋友,別的也不差啥。

我每天早上五點準時從站里出車,到七點返回始發站,下午再來回跑一趟,四點半基本就下班了。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整天也自得其樂,日子美滋滋。

老吳是我們隊長,湖北人。

平時車隊里的大事小事都得先讓他過一遍,有句話不是說“天上的九頭鳥,地下的湖北佬”

他就是這種老奸巨猾,無利不起早的九頭鳥。

周日本是我輪休,正巧做了個美夢。

夢里我居然跟范冰冰談上了戀愛。

吃了飯,看了電影,小手剛牽上,忽的聽到整個世界都開始環繞起來最炫民族風。

剛開始我還納悶這沒到廣場舞時間怎么就起歌了?

后來在冰冰迷茫的眼神中我突然驚醒。

我摸過來桌子上狂叫的手機,按了接聽鍵,不耐煩的罵了句:

“有病啊,這個時候打電話”

電話那頭一愣,緩緩傳來老吳討厭的湖北腔。

“小李啊,我是吳大哥,你在家呢撒,別睡了,趕緊來公司,開個緊急會”

雖然極不情愿,還是輕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公司有事就算是放假時間也得到場,這是制度。

簡單的洗漱后早餐也沒顧的吃就匆忙趕了去,老吳辦公室此時已經被同事站滿了。

我勉強擠進了屋,老吳見我來了,沖我點了個頭,說道:

“行,人行了,說個事,市里上周下個通知,要從咱這到造紙廠加一班車,

今天咱們商量一下,把這趟車司機定了。”

“啥?造紙廠?那地兒慌的人影兒都沒幾個,往那通車給誰坐?”

老吳話音剛落,人堆里就有師傅嘰歪起來。

老吳聽后眉頭一皺說道

“你別管有沒有人兒,市里讓加班次你不服你找市領導班子去,你嘰歪個啥?“

眾人見老吳火了,沒人再敢接茬,老吳看了看,又繼續說

“這班車一天就跑一個來回就下班,接這活的司機一個月加500塊錢補助“

這話一撂,人堆又熱鬧起來了。

“一天跑一趟,還比別人多加500,那我干啊”

“我也干啊”

見眾人起哄,老吳斜眼看了看,笑笑說道

“你看可不是么,我老吳有好事能不想著給你們爭取么?

你尋思你們一天天吳大哥吳大哥的能讓你們白叫么?”

這話說完,有幾個愛拍馬屁的就開始帶頭鼓掌了。

嘩啦啦的掌聲響起來,老吳笑的更燦爛了。

斜著眼睛又到處看了看,我總覺得老吳這眼神有問題,果不其然,老吳接著說道:

“這活兒跟這錢我都說了,就是這個樣,啊,是好事,但是有一點小瑕疵,啊,這是個夜班。”

“啥子呦,夜班?俺說咋就跑一趟,還加錢,夜班車去造紙廠那地兒干啥子呦?去拉鬼撒?”

“對啊,我可聽說唐洼子村那邊可不干凈,經常鬧鬼”

“瞧你們說的,鬼在哪呢,挺大個人兒還怕黑啊,

那邊不是有個村子么,有人向市里面反應,好多村民白天進城賣菜,晚上就回不去了,為了方便那邊兒的村民,市里就批了這么一趟車”

“啥子呦,那幫村民在夜市賣菜都到晚上十來點鐘,那這班車幾點發?”

老吳抿了抿嘴,笑呵呵的說“晚上十一點發”

造紙廠在郊區很偏的地方,十一點從我們這總站發車,就算夜里不堵車,也得一個小時能到。

也就是說,從造紙廠往回走的時候,就已經半夜十二點了。

考慮到這,我就打消了開這趟車的念頭,倚在門框邊,打了個哈欠。

見大家沒人應承,老吳尷尬的咳嗽一聲,說

“哎呦,你們是干司機的,還挑路挑點的?“

老李聽不下去了。

“老吳啊,不是俺們不開這車,這家里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你說夜班回來都兩三點了,小孩子都睡覺了,打擾小孩考學不是”

“對,俺家也有小孩,初三了,中考“

“俺家也有小孩,高三了,高考“

“俺家小孩大三了,大考“

。。。。。。

為了不開這班夜車,這些人的孩子無論平時多大,這會都即將要考試了。

我正在心里暗罵這些人沒品的時候,老吳好像從人群中瞄到了我,意味深長的笑笑說:

“小李啊,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你還是單身狗吧,沒小孩吧,啊?”

一屋子老司機“唰”的同時看了過來,我一時語塞,還沒等我說話,一個手掌拍在我肩膀上。

“小李,你這年紀輕輕的,正是拼命賺錢的時候啊,好好干”

我剛要說話,又一個手掌拍我肩膀上。

“小李,夜班人少車不堵,不累,而且晚上坐車的小姑娘也多,好好把握”

還沒等我開口拒絕,這些個家伙,就像是內定了我一樣,趕緊笑嘻嘻的破門而出了。

人瞬間走光,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老吳。

老吳臉上的皺紋堆在了一起,像一顆干巴巴的大白菜。皮笑肉不笑的對我說:

“小李,事都到這個份上了,你也別拒絕了,這樣,我給你申請多加200,那就是比別人多掙700“

我聽了覺得挺可笑的,剛要甩他一句臟話,老吳又搶先一步拽起我的手。

把一把車鑰匙放在我手心,說

“你的白班不用管了,我安排,以后開那輛西北角停著的2386,有事跟我說,你吳大哥看好你撒“

我又要說話,老吳擺了擺手,撒腿就往門外走。

半個身子探出了門外的時候,又回頭沖我說道:

“哎呀,小李,上周的通知,你吳大哥昨晚剛想起來,有點急,所以,你今晚就得出車啊,十一點整發車,別忘了啊“

我這從一開始到任命結束,還一句話沒說,就稀里糊涂的被換了班。

看著手里的車鑰匙,哭笑不得,不過想想也算了。

多掙700這回每個月能抽個好煙了。

在食堂吃晚飯時候,老唐端著餐盤湊到了我身邊,神秘兮兮的小聲對我說:

“兄弟,咋地,我聽說老吳讓你跑造紙廠的晚班?“

我往嘴里遞了口白米飯,點了點頭。

“哎呀我去,兄弟,你傻呀,造紙廠那條路是隨便跑的么?”

我聽老唐這話里有話,轉頭看向他認真的臉,

“咋的唐哥,不就是夜班么,沒事,我這陽氣盛還是童子身我怕毛啊”

老唐一聽扭了扭頭,一臉無奈的接著說:

“你來咱公司年頭少,有些個事你不知道,你以為那群老頭真是怕黑怕下班吵了孩子才不接你這造紙廠的班啊?”

我一聽,有點不對勁了,放下筷子問道:

“咋的唐哥,那還有別的事?”

老唐苦笑一聲,低聲說道

“造紙廠這條線,十年前就有了,后來開這趟線的晚班司機拉著一車人沖水庫里去了,你說怪不怪?”

我釋然的笑了笑,說

“唐哥咱這做司機行業的,出個危險事故也算正常吧,有啥怪的。”

“不怪?”老唐急了,放下手里的筷子,把頭走到我耳邊小聲的說

“后來第二任,第三任司機也都拉著一車人沖水庫里了,半年時間,三個司機,拉著三車的人,全沒了”

我臉上原本的笑容一瞬間就僵了,問老唐說

“這么大事,我咋從來沒聽說過呢”

老唐抬頭看了看四周,見沒人注意到這邊才接著說道

“這么大事你能聽說就怪了,市里出面做的賠償,早就把消息封鎖了。

這不,咱新換了個市長么,可能是個不信邪的主,才又把這趟線的晚班車開了”

我聽了老唐的話,頓時來了一肚子悶氣。

這事老吳肯定是知道的,他把這差事強塞給我,這他媽是坑我啊。

老唐看出我面色難看,拍了拍我說

“兄弟,咱哥們關系好,我才跟你講這么個事,也許還真就是個路況不好的意外啥的,既然接了,你就多長個心眼兒”

我點了點頭,從兜里掏了一盒新買的芙蓉王遞給老唐。

“唐哥,謝謝你,我來這公司一年了,也就交下你一個朋友”

老唐把手一推,憂心忡忡的說:

“兄弟你見外了,反正有事你記得找找,老哥能幫的一定幫你”

我最后還是把煙塞給了老唐,現在這個社會,不要求別的,肯跟你講實話就算不錯的朋友了。

吃過了晚飯,我怒氣沖沖的去找老吳算賬,可他卻一直不在。

揪著心在宿舍待了到了十點半,糾結了好一陣,最后還是上了13路車2386的駕駛座。

握著熟悉的方向盤,手心卻一直冒汗。

我咬咬牙,心想,啥玩意咱也不怕,老子還是童子身呢。

想罷,啟動了車子,在經過門衛室的時候,我不經意的往里瞥了一眼。

這一眼可把我嚇一跳。

門衛室的老大爺正站在窗邊,眼睛瞪起老大,一臉驚恐的望著我!!

第二章 坐車的老大爺

從始發站出發到造紙廠只有七站,但是卻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這在我們行里叫短長途。

如果老唐晚飯時候沒對我說這些話,我絲毫不會有什么顧忌。
千炮捕鱼2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