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葬

點擊:
十幾年未見的二伯,臉色灰白,額頭有血。他剛剛離開,父親便痛哭出聲,說二伯死了!
許多年前便死去的二伯,為何提前留下一封信給我。
二伯留下的考古筆記中,記載了關于玉手指的驚悚經歷。臺前縣,他一去不回,那里除了玉手指,究竟還隱藏著什么。
最無法解釋的疑惑:我究竟是誰?
古語中的神,為何會有尸體存在。
五帝非帝,真正的天帝來自何方。
顛覆上古神話,真實揭露數千年前的天機密碼!

第一章 他死了

這世上,總有些事是古怪的,無法解釋,又不能解釋。

原本,我是不信鬼神的,可后來,不得不信。

十八歲生日那年,我家來個陌生人。說是陌生人,其實也不算,因為他是二伯。之所以陌生,只因為十八年來,我第一次見到他。

二伯個子很高,就是有點瘦弱,胡子邋遢,看起來混的不是很如意。他來時似與人打了一架,額頭還在冒著血。他來的時候,神情有著藏不住的焦急,臉色灰白,不知天生膚色就那么嚇人,還是因為失血過多。爸媽見到他時,兩人都滿臉震驚,像見了鬼一樣,尤其是我媽,時不時看我兩眼,欲言又止,卻又躊躇不定。

二伯和父親進了房間說話,沒多久便出來走了。從頭到尾,我沒聽見二伯說一句話,但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那種怪,就像我們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

他走后,父親把我叫進房間,遞來一封信和一塊金屬片,同時又讓我挽起袖子,看了一眼,就重重嘆口氣走了。

我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卻驚訝的發現,手腕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一個紅色的印記。那印記就像一根棍,順著掌心朝手肘走。

這是什么玩意?

我正納悶著,卻聽父親隔著房門說:“信和碎片是你二伯留下的,好好看看,要是……唉!”

嘆息過后,房門外隱約聽見父母低聲說話和關門聲。

這到底在搞什么?

我低下頭看看手里的信,二伯留下的?他干嘛不直接給我?至于那金屬片,似鐵非鐵,薄如蟬翼,手指般大小,卻有兩三斤重。

我不知道三位長輩在這么喜慶的生日里,到底在搞什么鬼,好奇中,不由拆開那封已經泛黃的信件。

信上第一句話,我就大吃一驚,因為上面說:“離開這里!一定要離開!”

這可真是怪了,多少年都沒見過的二伯,為什么給我留下一封信讓我離家出走?唔,或許,他并不是讓我離開?

可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否定了之前的猜想,信上說:“記住,你只叫左天陽,無論誰喊你其它名字,都不要理,不要問,莫思,莫想。”

我的確叫左天陽,看來,之前那句離開這里,確實是對我說的。

這更讓人費解,一時間,我不禁猜測,二伯莫非是精神病院的資深患者?

信上最后一段,說:“我暫時沒有找到可以讓你相信的人,我正在找,你要堅持活下去!碎片隨身可以拖延,越多越好。”

這些話,是用鋼筆寫的,有些潦草,看起來,二伯寫信的時候好像很著急。

看不懂,完全看不懂。

信上的每個字我都認識,可它們組合成這些話后,我卻完全不理解了。

作為剛滿十八歲的青年,遇到這種困難,我理所當然的找到了父母,詢問這到底怎么回事。

進入父母臥室的時候,我驚愕的看到,母親正在擦眼淚。見我進來,她連忙擦了兩把臉,強裝歡笑看著我。可就算一個瞎子都能感受到,她心里的痛苦。

“爸?”我發出疑惑的問聲。

父親腳下,已經丟下四個煙頭,嘴上還叼著第五根煙。這不過區區幾分鐘,一向自控能力強大的父親,竟然抽了這么多煙?

面對我的疑惑,父親嘆息一聲,問:“信看完了?”

我點點頭,猶豫了一下,但看著母親通紅的眼眶,不禁有些來氣,便問:“二伯是不是腦子不好啊?這信寫的什么東西?我完全看不懂。”

“他不是腦子不好,只是他的世界……不太好。”父親說了這句有些古怪的話,然后說:“其實很多年前,你二伯是一個考古學家。”

“考古學家?”我愣了一下,哪個正常的考古學家,會額頭冒血跑來兄弟家,還留下一封信慫恿侄子離家出走?

可是父母的態度,卻讓我隱約覺得,這事里藏著古怪。

父親沒和我解釋太多,只說:“信上怎么說,你就怎么做,不要問了。”

我那時滿頭滿腦都是疑問,怎么可能不問。而父親不配合的態度,更讓我上火,語言也不禁發沖:“為什么不能問?我是你兒子,他讓我離開你們,我為什么不能問!那么多年都沒見過的人,跑來我們家干什么?一看就不是好人,他到底……”

“天陽,不要再說了……”母親眼眶更紅了,哽咽著阻止我說下去。

可她越這樣,我心里越難受,越憋氣,忍不住說出更難聽的話。

“他死了!”

父親忽然站起來,眼眶不知什么時候紅了,眼淚就在那打轉。父親就像一頭憤怒的獅子,大聲咆哮著:“他死了!他死了!你還要問什么!有什么好問的!他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被父親的憤怒弄懵了,誰死了?

父親的眼淚,就像雨點一樣落了下來,他咆哮一陣,忽然蹲下來捂著臉,痛哭出聲。從他指縫中流露出細微的呼喊聲,我隱約能聽見“哥”這個字。

我真的被震住了,這到底怎么了?到底誰死了?

忽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可能,父親說的死了,難道是說……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十分鐘前,他還好端端的從我家離開,而父親又沒和他一起走,怎么知道他死了?

母親看著我,滿臉痛苦的哽咽著,說:“天陽,不要再問了,就按信上說的做吧。不要問了……”

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父母的態度,讓我完全愣住了。

那一刻,我覺得整個世界好像都變了,那么的陌生,那么讓人摸不清頭緒。

無數的疑問和沉悶的氣氛,讓我不得不暫時離開父母的臥室。

雖然沒有繼續問下去,但我依然在困惑。坐在電腦椅上,我仔細的看著那封信,每一段話,每一個字,我都看了很多遍。

到最后,我明白這封信只有三個重點。

第一,我要離開這里。

第二,有人以左天陽之外的名字喊我,絕不能理。

第三,我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

每一個重點,都讓人納悶。

父親是大學歷史系的老師,母親則在婦幼保健站工作,而我,只是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普通青年。從哪方面看,上面的三個重點都不應該和我產生關系。

還有,父親真的認為二伯死了?還是我猜錯了?

想著想著,我又發現另一件說奇怪,也不算太奇怪的事。

那就是,這封信的信紙,看起來很有年頭。紙張泛黃,雖然沒有太多折痕,但一看就存放了十幾年。而且紙上的筆跡,也不是最近的,說不定也是十幾年前寫的。

可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更加不解了。

二伯十幾年前就寫了這封信給我?

為什么?

種種疑問,讓我腦袋都要炸了。原先還計劃和同學一起玩網絡游戲,可是看著QQ上不斷晃動的頭像,我卻沒有一點打開的興趣。

看著桌子上攤開的信,和那塊古里古怪的碎片,我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

當月亮初上,朦朧的光色透過玻璃窗灑在臉上時,我抬起頭看著窗外的車流與霓虹。

那么美的景,越看越覺得蒼白,越看越覺得模糊。

我聽到房門處傳來輕微的腳步聲,父親敲了敲門,略顯沙啞的嗓音從門外傳來:“天陽,吃飯了。”

“我不餓,你們吃吧。”

以往總強迫我三餐必吃,必須好好吃的父親,這次沒有多說什么,只聽到一聲嘆息后,腳步聲漸行漸遠。

到了很晚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睜眼閉眼,都是信上的內容。

二伯到底是什么意思?父母的態度又代表了什么?

越想越頭痛,我狠狠閉上眼,希望自己能快些睡著。可越是這樣,就越睡不著。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卻聽到耳邊傳來輕微的呼喚聲。

那聲音像風一樣綿柔,飄忽不定,像在耳邊,又像在遙遠的天外。

“姬孫……”

第二章 筆畫密碼

這聲音來來回回,不斷在耳邊回蕩。我迷糊中,下意識想問是誰在喊,卻忽然覺得眼前一亮。這種亮,極其刺眼,哪怕閉著眼,也依然感覺像太陽來到眼前。

可是當我睜開眼時,屋內一片漆黑,呼喚聲也消失不見。

黑暗中,我迷惑不解,剛才是在做夢?還是產生了幻覺?

突然間,我想起二伯留下的信,腦子里頓時升起一個想法:真的有人要來找我?

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早,我走出房門時,父親已經去上班了。

母親坐在餐桌旁,呆呆的打量桌上的豆漿油條。我走過去剛想說話,母親已經回過神來。她對我勉強做出一個笑,說:“起來了?吃飯吧。”

我嗯了一聲,坐在她旁邊。

十八年來,我和母親的關系要比父親更好些。她很寵我,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如果只有一個人會始終對我好,那一定是母親。

餐桌上除了已經有些涼的早餐外,還有一張紙,我瞥了一眼,上面是橫豎點捺,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母親見我打量那張紙,便說:“這也是你二伯留下的,昨天忘記給你了。你爸,你爸說……這些筆畫可以組成一些字,對你有幫助。”

我抬頭看著母親,看著她那一夜之間已然有些蒼老的面容,問:“媽,你真相信二伯的話?”

母親微微垂首,語氣低沉:“有些事,不能不信。”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難道二伯讓我離開你們,你們也愿意?”

母親沒有抬頭,帶著悲傷的語氣說:“如果那是你二伯說的,我們也只能……”
千炮捕鱼2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