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天價寶貝:101次枕邊書

點擊:
七年前一場意外,沈千樹懷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畫紅遍大江南北,成為國民兒子,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 夜陵看著粉妝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 沈千樹準備帶兒子跑路..

正文卷 第1章 他和她的初次遇見

一座古老的城堡屹立于森林之中,宏偉而神秘。

管家路德目光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少女。

一張白皙鵝蛋臉,有點嬰兒肥,模樣十分標致,小巧的鼻,櫻桃小嘴,一雙靈氣逼人的眼睛澄澈而明亮,如城堡外的藍湖,身材均勻而修長,青春活力而漂亮的臉蛋透出幾分機靈和聰明。

沈千樹在路德管家的目光下,惴惴不安。

“有過陪護的經驗嗎?”

沈千樹輕輕搖頭,一天兩百歐元的工資,就算沒有陪護的經驗,對于她這種缺錢的留學生也是擠破頭想穩住這份工作,可她并不想撒謊。

“你主要的工作是照顧先生的日常起居,不管先生有什么需要,你都務必滿足他,并且,不能刺激他。”路德先生的目光非常銳利,像是要層層剝開沈千樹的皮囊。

“是!”

“十天內,我已經換了二十名陪護,能不能留下來,看你的運氣。”

天啊,十天二十名陪護,這城堡的主人是大魔王,還是多難伺候?

難怪有這么高的工資。

路德管家看著嬌小而漂亮的女孩,淡淡說,“有幾件事,我務必和你強調一下,先生喜靜,不必要時,不要說話。第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在你陪護期間,太陽落山前,離開城堡。”

“是!”沈千樹莫名地感覺到一股寒顫,細微的電流,爬過了脊椎,莫名的不寒而栗,這座豪華而神秘的城堡,瞬間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路德管家領著沈千樹上了二樓。

她赤著腳,踩在純手工編織的地毯上,輕得沒有一點聲音,路德管家推開門,沈千樹像一個好奇的孩子,被房間里雕欄畫壁的奢華給迷住了眼,很快卻被窗前的一名人影吸引住了目光。

夜陵坐在窗邊的沙發上,一襲白襯衫,黑色的長褲,紐扣系到最上面一顆,整個人都透出一股嚴謹而冰冷的氣息。沈千樹迎著他波瀾不驚的臉孔,心口顫了顫,瞬間驚艷。

他有一張萬人迷的臉,五官如最佳的肖像畫中所描繪的一般,眉骨略高,顯得眼睛非常深邃,琥珀色的眼睛極其罕見,如一塊冰冷的寶石,薄唇高鼻,勾勒出一張英俊非凡的臉。

“先生,這是新陪護,她叫Sara,從今天起,她來負責你的日常起居。”路德在他面前,恭恭敬敬,聲音如在一條水平線上。

男人冰冷的目光鎖在沈千樹臉上,沈千樹迎著他的目光,像是有一條毒蛇,黏在頭皮上,令她頭皮發麻,她深呼吸,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先生,您好,我叫Sara。”

路德管家看到她的笑容,微微驚訝,男人的手在沙發上按了鍵,沙發轉身,他背對著他們,一語不發,沈千樹莫名其妙,應聘失敗了嗎?

他不滿意?

沈千樹隨著路德管家下樓。

“管家,先生是生病了嗎?”

路德淡淡地點頭,沈千樹暗忖,難怪他的臉色極其蒼白,仿佛不曾見天日,透出一股潰敗之感。

“我可以留下來嗎?”

路德管家定定地看著他,“如果先生不滿意,你會知道的。”

路德管家走后,整個大城堡,僅剩她和夜陵,路德管家給她留下了一個特別詳細的單子,幾點吃飯,幾點吃藥,定時定量,她總算知道為什么路德找的陪護都是亞裔。

他所羅列的菜肴,幾乎都是中餐。

廚房的冰箱里,都是新鮮的食材,沈千樹按照菜譜,準備了飯菜。沈千樹端著飯菜,上了二樓,推開了雕花大門,夜陵坐在沙發上,如一座雕像。

沈千樹謹記著路德管家的吩咐,沒必要時,不要出聲。

她放下飯菜和藥,輕步離開。

“回來!”她剛要出門,夜陵出聲,他的聲線低沉而性感,沈千樹驚訝回頭,夜陵目光冰冷地看著她,“難吃,重做!”

沈千樹,“……”

他筷子都沒動過,用鼻子嗅著就說難吃嗎?

雇主是天,沈千樹牢記路德管家所言,服從他所有命令。

“是!”

沈千樹為夜陵做的第一頓飯,做了足足兩個小時,重做了四遍,沈千樹的小宇宙已在爆發邊緣。

為了錢,忍了!

第四遍時,夜陵總算吃了,沒再刁難。

沈千樹吐槽,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怎么就沒說難吃,是你餓了吧?

正文卷 第2章 城堡里的秘密

下午,沈千樹在看樓下客廳里學法語,聽到了按鈴聲,沈千樹赤著腳,踩著地毯上樓,城堡里雅雀無聲,夜陵脾氣很怪,偶爾和風細雨,偶爾沉默寡言,偶爾卻暴躁如雷,脾氣陰晴不定。

路德管家去了雅典,要走三個月,城堡里就只有她和夜陵。

夜陵有頭疼的毛病。

每天下午,她都會為他按摩,這是他脾氣最暴躁時。

夜陵如一尊完美的雕像,坐在窗戶前,一臉風雨欲來,沈千樹照顧他一個多月,深知他的脾氣,他的病又發作了,她具體并不知道夜陵什么病。

她只知道,夜陵頻繁的頭疼,并且很嚴重。

夜陵枕著沈千樹的腿,微微閉上了眼睛,沈千樹輕輕地為他按摩,她干凈修長的手指在他太陽穴上輕輕地揉著,力度不輕不重,夜陵煩躁地擰著眉。

他閉著眼的模樣,比平時冷峻嚴謹的模樣要順眼得多,沈千樹能看到他卷翹的睫毛,又細又密,極其好看,沈千樹覺得自己能忍他一個多月,就是看在這張臉上。

“用力點!”夜陵驟然暴怒出聲。

沈千樹嚇了一跳,加重了力度,心中卻忍不住暗暗叫苦,她為夜陵按摩了一個半小時,手又酸又累,卻又不敢放松,稍微一放松,夜陵就能感覺到,并且情緒會失控,極其焦躁。

她能感覺到夜陵的痛苦和隱忍。

她不懂,為什么他頭疼如此劇烈,卻又不去住院。

為什么整個城堡,空無一人,只有夜陵和她。

路德管家說,平時是他照顧夜陵,可他要去雅典三個多月,只能找人陪護,十天卻換了二十個陪護,她能堅持一個多月,對路德,對夜陵而言,已是奇跡。

沈千樹單純是為了錢和夜陵的顏,忍下了他一個多月以來的花樣刁難。

就這按摩,不停歇兩個小時,不是一般人能忍受。

夜陵的額頭上,浮起了一層薄薄的汗。

他很疼。

沈千樹莫名的有些心軟和心疼,他那么疼,卻一聲不吭地忍著,她的按摩只是稍稍緩解他的疼痛,卻無法治愈他,沈千樹白皙而溫暖的掌心,輕輕地擦拭他的汗水。

夜陵倏然睜開眼睛,琥珀色的眼眸一片深沉,定定地看著她,沈千樹臉頰騰一下紅了,緊張至極,掌心的汗如帶了電流,從掌心直穿心臟。

這個動作,太親密了。

安靜的城堡里,只有微風拂過的聲音,還有……如雷的心跳聲。

夜陵重新閉上了眼睛。

“繼續!”

沈千樹緩緩地松了一口氣,夜陵給人的感覺,太過于震懾,他的一言一行,舉手投足,甚至是一個眼神,都令人畏懼和緊張,他喜靜,她謹記路德管家的囑咐,極少說話。

不知不覺,夜陵睡著了。

夜陵這一覺,睡得并不長,沈千樹的腿被他枕得發麻,兩條手臂也酸軟得不像話。

“我要出門一趟。”夜陵淡淡說,“給我挑一套衣服。”

沈千樹很詫異,在她印象中,夜陵是第一次出門,每一次她來城堡,夜陵都在,她走時,夜陵也在。雖是詫異,她還是幫夜陵選了一套衣服。

正文卷 第3章 惡魔先生的小甜心

他的衣柜里,清一色的白襯衫。

沈千樹為他挑了一套深藍色的西裝配白襯衫,夜陵當著她的面,換上了襯衫,沈千樹臉色一熱,匆忙別開了目光,夜陵臉色蒼白,卻有一副好身材,蜜色的皮膚,精壯的胸膛,他是一個典型的衣架子,穿衣顯瘦,脫衣有肉,一雙修長的大長腿,極其加分,她正想出去,夜陵下命令,“過來!”

他拿過一條領帶,交給沈千樹,白襯衫就系了最下面三顆紐扣,沈千樹秒懂了他的意思,纖纖玉手接過領帶,并給他把你扣一顆一顆地系上。

夜陵微微低著頭,看著她修長白凈的手指在白襯衫上撫動,她有一雙很美的手,靈活得像跳動的音符,指甲修得圓潤而干凈。她的指尖無意中碰到了他的胸膛。

沈千樹仿佛受了驚嚇,她低著頭,他只能看到她通紅的耳朵。

“我很可怕?”夜陵問。

沈千樹搖了搖頭,耳朵紅得更厲害了一些。

夜陵目光中如凝結了冰霜。

小騙子!

她身上有一股冷香,淡淡的,很是迷人,他記得枕在她腿上,頭痛欲裂時,總能聞到這股冷香,像是安神藥,減緩了他的疼痛。

夜陵太高了。

沈千樹夠不著,他又筆直地站著,沒有彎腰的意思,沈千樹不得已墊著腳,兩人離得近,異性荷爾蒙的氣息強烈席卷她的感官,沈千樹覺得自己的臉都要著火了。

在一片手忙腳亂中,艱難地為他系上領帶。

穿上了襯衫,系好領帶,夜陵套上了深藍色的馬甲,西裝,一掃潰敗之色,精神又英俊,像是一名矜貴的公子哥,風流卻冷漠。

夜陵出了城堡后,沈千樹在樓下大廳里復習功課。

她是留學生,申請了巴黎藝術學院,學習珠寶設計,入學前有半年的語言課,她提早兩個月過來,就是想要熟悉一下環境和語言,順便賺錢。

沈千樹一邊聽法語網上課程一邊畫著珠寶設計草圖。

不知不覺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這段時間被夜陵折騰得太累。

幾乎每天都要為他按摩長達四個小時,兩條手臂酸軟僵硬得像裝了假肢。

夜陵回來時,看到她毫無形象地趴在一堆草稿紙上睡覺。
千炮捕鱼2赢话费 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 青海体彩11选5分布 今日西宁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 三明宁化配资炒股 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 甘肃快3正文 安徽快3玩法技巧 极速时时彩开到几点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机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股票止跌k线图 002122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