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秦樓春

點擊:
祖父母老邁,父母雙亡,叔嬸刻薄。
面對這狗血的杯具人生,穿越來的秦含真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讓自己過得好一點。
沒有條件,就去創造條件。
衣,食,住,行……還有男人和婚姻。
不過,她發現自己好像努力得有點過頭了……
標簽:世家 扮豬吃虎 溫馨清水 穿越 青梅竹馬

第一卷:采桑子

楔子

秦含真恢復意識的時候,察覺到身旁有個女人在低聲啜泣。

這是個陌生的女人,說話時有一種她不熟悉的口音,低沉地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但秦含真可以聽得出來,她此時非常傷心。

真奇怪。秦含真心里想,這個女人是誰?她為什么要在我身邊哭?

她漸漸地恢復了視覺,發現自己身處一個更加陌生的環境中。

這是一個房間,磚瓦房,昏暗,古老,連窗子都是紙糊的。這太古怪了。現在還有這樣的房間?難道是片場嗎?

秦含真剛剛發現了周圍環境的不對勁,就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頭痛襲擊了她,幾乎讓她當場暈了過去。等到頭痛稍微減輕了一點時,她終于可以定下心神,努力睜開雙眼去打量周圍,就看見那個女人——

那個一直坐在她身邊哭泣的女人,大約二十多歲,長得挺漂亮的,卻是那種脆弱的古典美,八字眉,細長眼,櫻桃小嘴。她非常瘦,下巴尖尖,面色蒼白,穿著一身古代的衣裙,麻白色的,頭發挽了個整整齊齊的斜髻,插著一根素銀簪,鬢邊別著一朵小白花。

秦含真醒悟到,如果這并不是一個夢,那就是某些小說里常見的穿越情節出人意料地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這太荒唐了!她閉眼的前一刻明明是安穩地睡在自家整潔的單身小公寓里的舒適大床上,沒有車禍,也沒有別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其實這真的只是個片場吧?可她家離橫店足有幾百里遠呢!

秦含真努力地想要動一動手腳,卻發現自己渾身僵直,根本沒法動一下。除了眨眼,她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她張開口想要說話,卻連嘴巴都張不開,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她這是怎么了?!

女人發現秦含真睜大了雙眼在看她,奇怪地露出了一種憔悴的微笑表情來:“醒了么?娘還以為……你見不到娘最后一面了。也好……”她伸出手,輕輕撫摸著秦含真的臉,“也許你還得再過幾天,才會來跟爹娘團聚,但是……哪怕只有幾天,你都要記住——不要相信你二嬸!絕對不要相信她!”

說最后那句話的時候,女人仿佛是咬著后槽牙才發出聲音來的,顯然對她所指的那個對象恨之入骨。

秦含真只能聽懂一點點,還在猜想她這話的意思:她嘴里的“娘”是指她母親嗎?這是她們母女的家?還有“過幾天”是說自己生病了,過幾天就會好嗎?二嬸……又是誰?聽起來是個壞人。

不過秦含真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那女人的手吸引過去了,因為那只手看起來很大,居然能蓋住自己的整張臉!

這時候,女人站起了身,輕撫她的額頭:“好孩子,閉上眼吧,不要看娘。我們一家三口很快就會團聚的。娘先走一步……等見了你爹,不知道他會不會怨我……”她的聲音越說越低,最終化為虛無。她緩緩轉過身,走出了房間。

秦含真心中的不安卻越來越大。雖然沒有完全聽懂這個女人說的話,但直覺告訴她,對方有些不對勁,剛才那些話是什么意思?

她拼命地試著回想剛才聽到的字句,覺得應該不是很難弄明白。那個女人是見什么人去了吧?所以過來跟她告別?可她怎么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又一陣劇烈的頭痛襲擊了她,她全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冷汗直冒。但在這種痛苦的折磨之后,她發現自己似乎可以動了。她先抬起了自己的雙手,好小,而且虛軟無力,細得幾乎皮包骨——真正意義上的皮包骨。她低頭看一眼自己的身體,瞬間反應過來,現在……她應該是個病弱的小女孩,年紀大概也就是六七歲左右,身體狀況十分不妙,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餓死在這間房里。

她真的穿越了……

房間南墻的另一頭傳來了輕微的聲響,好象有人在搬動著什么木制的家具。

秦含真再一次感到了不安,她有些不放心剛才那個女人,現在她已經能動了,應該可以去看看。她嘗試著掀開身上的被子下床,結果腳剛沾地,就立刻軟得跪倒在地。

她完全沒有力氣,腹中空空如也,頭部劇痛,還發暈,眼前一陣陣地發黑。

就象是足足餓了三天三夜一樣。

秦含真坐在地上,靠著床邊大喘氣——她發現其實自己睡的是張炕,而不是床——她還是等著有人來再說吧,現在她真的沒有力氣。

隔壁好象有什么東西倒在了地上,接著又有什么東西從天花板上灑落下來,是灰塵嗎?她抬頭望上去,發現是房屋的橫梁在輕輕晃動著。

地震?!

不……地面完全沒有晃動,就只是橫梁在晃。

秦含真眨了眨眼,回想起剛才聽到的動靜,頓時產生了一個不太妙的預感。她覺得現在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哪怕她沒有力氣,爬還是能爬得動的。或許她應該先叫人?

她張開口,努力想要發出聲音,可是發出來的聲音卻十分沙啞,音量也很小,而且喉嚨馬上就發起癢來。她咳了好幾聲,大口喘著氣,覺得似乎好些了,再努力發聲,音量比剛才大了很多,但也不見得比剛才那個女人在床前說話的聲量大多少。如果房間附近沒人,天知道會不會有人聽到她的叫喚?

算了,無論如何也得先試試再說。

秦含真一邊努力大聲地喊“有人嗎”、“來人哪”,一邊手軟腳軟地往外爬,雖然手腳不太聽使喚,但房間并不大,她還是艱難地爬到了門邊,跨過了門檻。

外面是個院子,正面一排五間窯洞,兩邊廂房都是磚瓦房。秦含真迅速判斷出與自己所在這間東廂房共用一根橫梁的,應該就是左手邊的隔壁房間。

院子里一個人都沒有,只聽到不遠處傳來陣陣樂聲,似乎是在辦祭祀?

秦含真管不了這么多了,她繼續在青磚地上爬著,終于來到了隔壁房間門前,兩扇門板是關著的。

她盡力推了一下門板,門沒有開,栓上了,但是透過兩扇門板之間的縫隙,她清楚地看到了房間內的情景。

剛才坐在她床邊哭的那個女人,正懸掛在橫梁上,身體一晃一晃的,帶動著橫梁也發出了吱呀聲。

秦含真倒吸一口涼氣,全身猛然撞在門板上,想要將門撞開,可惜失敗了。她大聲叫喚著,仿佛用盡了渾身的力氣似的,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尖叫。她的喉嚨都要喊破了,但她仍然沒有停止。

來個人啊!快救人!那個女人剛剛上吊,還來得及救人!

秦含真覺得自己的頭再次劇痛起來,但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住,直到有人來為止。

她也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只覺得渾身都快要虛脫了,終于,她聽到了從院門外傳來的腳步聲,以及人說話的聲音。

一位穿著灰布衣袍的老者打開門,快步朝她走來,邊走邊問:“桑姐兒,你醒了?”

她聽得懂這句話!

秦含真激動地抓住老者的衣袖,沙啞著聲音說了一句:“快救人!”就再也堅持不住,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第一章 清醒

秦含真再度醒過來的時候,她又回到了原來那個房間,躺在原來那張炕上。身邊同樣有一個低聲啜泣的女人,不過并不是先前那一位。

這個女人看起來年紀要更大一些,有三十好幾了,長著小圓臉,小眼睛,一臉和氣的模樣。她穿著棕色布衣,下系黑裙子,頭發在腦后挽成一個圓髻,用與衣服同色的布巾包住,整潔而樸素。

她看見秦含真醒了,頓時站起身,激動萬分:“姐兒醒了?阿彌陀佛!可算是醒過來了!”然后撲到炕邊的方桌上倒水,又扶著秦含真坐起身,抱住她,拿起一只木勺喂她喝水:“姐兒乖,喝水了,奶娘喂你,小心點,別被嗆著啊……”

哄六七歲的孩子也要用這種語氣嗎?

秦含真木然喝了幾口水,覺得喉嚨總算舒服些了,又很快發現她好象能聽懂這個女人說的話了。真奇怪,明明對方的口音跟之前那位差不多,為什么她之前聽不懂,現在卻能聽懂了呢?

正疑惑著,那女人忽地哭了起來:“太好了!老爺說得對,姐兒是真的好起來了。先前姐兒連口水都不會喝,飯也不會吃,只能靠大奶奶硬灌幾口米湯下去。一碗米湯,灌一次倒要灑大半碗出來。大夫都說沒法子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姐兒餓死……要不是這樣,大奶奶也不會想不開……”

秦含真僵了一僵,沙啞著聲音問她:“她上吊了,救下來了嗎?”

那女人沒有留意到秦含真的口音不對,反而更傷心了,抱住秦含真哭道:“可憐的大姐兒啊,大奶奶就這么去了,大爺又陣亡,留下姐兒一個可怎么辦哪?姐兒連個兄弟都沒有,難不成以后都要看二房的臉色了么?”

秦含真心一沉,慢慢地難過起來。顯然,那個女人沒能救回來。也對,她也不知尖叫了多久,才有人趕過來,時間長了,已經來不及了吧?

秦含真微微地發起了抖,她忍不住去想,如果她早一點想到那個女人話里透露出的不詳意味,早一點去找對方的話……

又或者她沒有因為手腳無力而猶豫,爬到隔壁房間的速度能快一些的話……

甚至是,如果她在那個女人離開之前,就開口發出了聲音,阻止了對方的行動……

種種念頭盤桓在她腦海中,她的腦袋不知為何又再次痛了起來,身體顫抖的幅度更大了。那女人很快地發現了這一點,驚慌失措:“姐兒?姐兒你沒事吧?你這是怎么了?是頭疼么?”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北京有哪几家配资公司 好彩1开奖结果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桑德公司撤场了 广东快乐10分中奖规则 股票融资利息多少 贵州体育彩票11选5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查询 500彩票网平台 在线咨询股票 11旺娱乐城玩百家乐 今天上海快三走势开奖结果 海陆重工签23亿大单 吉林快3和值推荐图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湖北快三遗漏数据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