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嬌娘醫經

點擊:
程嬌娘的癡傻兒病好了,
但她總覺得自己是又不是程嬌娘,
她的腦子里多了一些奇怪的記憶,
作為被程家遺棄的女兒,
她還是要回程家,
不過,她是來找回記憶的,
可不是來受白眼欺負的,
*************************
封面,沐水游出品~!

第一卷 初來

第一章 詭夜

梆子敲了三下時,靈堂前的人更少了。

兩個丫頭往火盆里扔了一把燒料,打了哈欠。

“姐姐,我們也去瞇一會兒吧。”其中一個說道。

“這不好,咱們也走了,就沒人給少夫人守靈了。”另一個帶著幾分遲疑說道。

先前那一個丫頭撇了撇嘴。

“誰讓少夫人早亡,生的姐兒這么小,能哭兩聲就不錯了,更別提孝子孝女伺候了。”她說道,一面再次拉那個丫頭,“走啦走啦,一會兒就回來了,連大公子他們都不管,咱們怕什么。”

那丫頭便也起身了,二人說著話走出去了。

“所以說什么好都不如自己身子好,早早死了,掙了什么也是給別人的….”

夜風吹進來,林立的喪棒紙扎垂花刷刷響,雪白的靈堂里更加的空寂。

還未上漆的棺材前的火盆里最后一張燒料跳躍幾下化作一片灰燼,三炷香也就要燒沒了。

一個小小的身影從門外閃進來,小的還沒有桌子腿高,看著眼前的棺材得仰著頭。

這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有著大大的眼睛,粉嫩的臉蛋,只是身上的襖子穿的歪歪扭扭的,頭發也散著。

她怔怔的看著那還沒有封口的棺材,慢慢的走過去,扶住架著棺材的條凳,兩三次失敗后終于站了上去,她的手扒住了棺材板,慢慢的站起來看向棺材內。

靈堂里明亮的白燭照耀下,一個年輕的婦人安靜的躺在棺材里。

銀盤臉擦了鉛粉,越發的白凈細膩,高鼻櫻唇,闊額長眉,烏發云鬢,上簪九翅銜珠金釵,深藍的精美刺繡云錦壽衣,項上掛著的彩珍珠足足繞了三圈,在白燭跳躍的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

小女孩伸出手。

“母親,母親,起來,抱抱。”她喃喃說道。

小小的胳膊勉強架在棺材上,別說拉到那里面的人,就是伸進去都困難。

她踮起腳,一次又一次。

一聲尖叫劃破了靈堂的肅靜。

小女孩轉過頭,看到兩個丫頭站在靈堂口,慘白的臉,驚恐的看著自己。

“母親叫我呢。”她說道,伸手指了指棺材,特意給兩個丫頭解釋。

這句話終于擊碎了兩個丫頭的神經,發出一聲慘叫癱軟在地上暈死過去。

占據了整條街的王家大院的喧鬧瞬時蔓延開來,讓初夏朦朧的月光都變得搖曳零碎。

王家大宅的最西邊,有兩三個小院落不屬于王家所有,城中河從這邊蜿蜒而過,讓這里一年到頭都是水漬陰暗,苔蘚遍布。

急促的腳步聲在街道上響起,打碎了這里的寧靜。

腳步聲聲停在了一個小院落,窄窄的門庭掛著兩盞燈,夜色里投下一片柔黃的燈影,照著門前停下的人。

這是一行四人,兩男子兩婦人,其中一個婦人懷里抱著一個錦繡包被。

似乎是走的太急,他們停下喘息一刻后,才有一個男子上前敲門。

燈下的木門越發顯得舊的蒼白,男子的手才扶到門上,吱吱呀呀一聲響,門自己開了。

夜半里這聲響這突然的開門,讓原本就緊張的四人同時嚇得哆嗦一下,兩個婦人還忍不住后退一步,帶著幾分驚恐看著開了半扇的門。

燈光灑進一半,越發襯得余下的黑暗更加的滲人。

“程家…娘子…”男人牙關微微打纏說道,“晚上…也不關門么…”

說話的聲音緩解了大家的恐懼,抱著包被的婦人深吸一口氣,邁步上前。

“程家娘子..”她看向門里輕聲喊道,“程家娘子…程啊..”

伴著話音陡然變成低呼,大家看到門里的黑暗處飄來一盞燈籠,同時細碎的腳步聲響起。

“你們是來求醫的么?”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問道。

燈籠走近,大家便看到其后是一個鵝黃衣衫的豆蔻少女,鳳眼高鼻紅唇,唇下一點美人痣,靈動鮮活可人。

陰森恐懼一瞬間散去,門外的四人一顆心落地。

“是啊是啊,這么晚叨擾娘子了,我家小娘子有些不好…”抱著包被的婦人忙上前,掀開包被。

一個女童露了出來,趴在婦人的肩頭,睡得沉沉。

鵝黃衫少女探身看了眼,點點頭。

“好的,請隨我來。”她說道。

四人便忙都進門,鵝黃衫少女回頭伸手阻止。

“只她一個人帶孩子進來就是了。”她說道。

兩男人一個婦人便站住腳,看著那婦人抱著孩子進去了,燈籠遠去,二人也消失在黑暗里,如同被什么猛獸一口吞噬一般。

昨日下過一場雨,碎石路上有些濕滑,又是臨河陰暗位置的宅院,空氣里濕潮的氣息格外的濃厚。

小小的宅院,也不掛燈籠,兩人就靠著那少女手里拎著的燈籠行走,四周的黑暗越發壓人。

“叨擾你家娘子這么晚…”抱著孩子的婦人忍不住開口,似乎只有說話這種壓抑的感覺才能舒緩。

“無妨。”黃衫少女清脆的答道,帶著她穿過穿堂,將燈籠往后移了移,“小心臺階。”

婦人微微踉蹌一下,及時的倒步站穩,再抬頭便看到眼前黑蒙蒙亮著一盞燈,視線適應后,才看到自己站到了一處房屋前,屋里亮著燈。

少女快步上前,推開門。

門內的燈光傾斜而出,婦人有一瞬間的不適應,她微微側頭一刻之后才再次看向門內。

中廳一盞美人宮燈,其后一張六折云紗花繪屏風,隱隱透出其后側臥的人影。

這就是那位程娘子嗎?

“娘子,有人求醫。”少女已經走進門去,輕聲說道。

屏風后側臥的人影緩緩抬起身,借著燈光可以看到烏發如水幕般傾泄而下。

“讓病人進來吧。”

略有些木然的女聲從屏風后傳來。

婦人松口氣,抱著孩子就要邁步。

“你站著別動。”鵝黃少女忙說道,自己快步出來,伸出手,“把孩子給我吧。”

婦人遲疑一刻,把懷里的女童遞給少女,看著她抱著孩子進去了。

門并沒有關上,婦人可以看到少女將女童抱著轉到屏風后,燈影映照在屏風,一個女人的側影投在其上,她似乎穿著寬大的袍子,隨著伸手甩出一片陰影。

短短一眼,少女就彎身抱起孩子走出來。

婦人忙伸手接過,看著懷里的孩子依舊如同來時一般面色潮紅的沉睡。

“陡然,受驚風邪侵入,所致,已經施針了,無礙,不會再抽搐,失禁了。”屏風后女聲說道。

婦人大驚大喜,驚的是自己什么都沒說,這邊就知道病情,喜的是僅此一句就足以證明這位程家娘子果然醫術了得。

“多謝娘子。”她忙忙的施禮,一面從懷里拿出一個錢袋,“叨擾娘子了。”

她的話音未落,屋子里的女聲打斷了她。

“這小孩子,倒不算病,你們家有病的,是躺在棺材里的那位呢,你們,真不打算,給她治一治了么?”

什么?

婦人驚愕的抬頭,看著屏風后又恢復側臥的人影,因為手拄著頭,身軀呈現出起伏,與暗夜、橘燈、云紗花影交織在一起,呈現出詭異的美感。

棺材里的死人,還能治?

這程家娘子說胡話了么?

五更時分,奶媽小心的掀起帳子,錦被里睡著的女童似是被驚擾,微微的抖了下手,奶媽頓時屏住呼吸緊張起來,但女童只是抖了下依舊安睡。

奶媽便伸手到錦被里摸了摸,女童依舊沒有醒來。

奶媽松口氣,放下帳子,轉過身,看著身后一群花團錦簇的女人們。

“怎么樣?”其中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婦急切的低聲問道。

“回老夫人,媛姐兒沒有尿,也沒有醒,從回來后到現在一直睡著,其間沒有驚搐。”奶媽也壓低聲音說道。

此話一出,屋子里的女人們都如釋重負。

老夫人擺擺手,自己先走出去,其他人忙跟出來。

外邊天光已經微亮,院子里掛滿了白燈籠,來回穿梭的都是穿孝的,看的人心沉重。

“劉道婆來了。”有仆婦疾步而來低聲說道。

老夫人面色沉吟一刻。

“讓她先候著吧,看看情況再說。”她低聲說道。

家里喪事,這時候請來道婆收驚,外人看了還指不定怎么傳閑話呢。

真是頭疼。

好好的媳婦怎么突然跌了一腳,跌了一腳偏偏就沒氣了,要命的是,這一腳是在自己屋子里跌的,更要命的是那時候她們婆媳起了爭執。

“那程家娘子說..”老夫人想到這里低聲詢問奶媽。

話音未落,外邊忽地傳來哭聲,在天要亮未亮的時候,尖銳的女人哭聲格外的滲人。

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

“親家的人來了!”幾個仆婦慌張的跑進來說道。

站在靈堂外,親家大舅爺幾乎肝膽欲裂。

突然接到妹妹的死訊,一家子差點驚的炸了鍋,老父親聽到消息直接暈了過去,看這架勢,說什么也不敢告訴母親了,雞飛狗跳人仰馬翻的安撫了家人,大舅爺帶著兄弟三個并妯娌家院殺了過來。

滿目的縞素讓他們最后一絲希望破滅,待進了門一眼看到空蕩蕩的靈堂,悲傷的親家等人幾乎氣暈過去。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別說哭靈的人,靈堂前的香火都斷了!

死了都被欺負成這樣,生前還不知道如何艱難呢!

慌張迎接出來的妹夫頓時被小舅子們圍住,劈頭蓋臉的打了下去。

“親家老爺,不是不守著,是鬧鬼..”有仆婦們抖著腿喊道,試圖解釋。

“呸,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們害死我家妹妹,現在又裝什么鬼!”親家的女人們也扔了往日貴人做派,哭罵著,又指著自己帶了的仆婦家丁亂哄哄的趕著這家的下人們打。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冮西体彩11选5多乐彩 福建11选5走势图更新最快 七星彩专家杀号定胆 浙江6+1开奖结果走势图表近30期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手机赌博很难戒吗 福彩开奖号码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 安卓棋牌大全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 吉林11选五就是牛走势图 广东好彩一开奖走势图 pk10滚雪球计划选号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