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門楣

點擊:
顧婉帶著一個簡陋的隨身商店回魂重生,這一次,她不會在厭倦名門貴女的身份,
她會認認真真地讀書習文,當好名門千金,
絕不嫁那個金絮其外敗絮其中的公子哥兒,惟愿兄長康健,合家團圓,惟愿生活安逸,相公有情……

楔子

顧婉的眼淚被風吹得簌簌地落下。干冷的風刮在臉上,如刀一般,肌膚割裂一樣的疼。

她把整個身子,都縮在一件兒雖然舊了些,料子到好的皮襖里,倚著門框,向外面看去——窗外一片素白,上瑯已經很多年沒下過這么大的雪了,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乞丐坐在早已經沒了枝葉的老槐樹旁邊,瑟瑟發抖……

顧婉打了個哆嗦,心口刺痛。連忙返身回到屋里,揀了一條舊毯子,又從廚房里尋了一碗野菜小米粥,送出門,然后再不看老乞丐的千恩萬謝,便回返把大門關好……

她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再無其它。

回到失去人氣,一片蒼白的房間,愣愣地在床邊坐了好一陣,寒風吹得她臉頰生疼,顧婉嘆了口氣,勉強振作起精神,爬起來,向床頭放置的銅鏡里看去。

鏡子里面是個干瘦的小姑娘,六七歲的模樣,很瘦小,頭發枯黃,臉上沒一點兒血色,很陌生——她究竟是鎮南侯夫人顧婉,還是二十一世紀宅居家中的普通女孩兒顧婉……

過了不知道多久,腹中因為饑餓火辣辣的疼,顧婉才回過神——她這是回到前世了,前世的七歲……

第一章重生

更新時間2012-8-1716:54:38字數:2827

顧婉拿起桌上的牛角梳子,一下下地把略有些枯黃的頭發梳起,心里有些不明白,為什么她能兩次回魂再生?

她的第一世,過得的確很苦,不過,生逢亂世,又有誰不苦?她雖然父母雙亡,流離顛簸了幾年,又遇上狠毒的叔母,害得她一生不能用子嗣,卻有疼她如珠如寶的兄長,后又遇上真心關愛她的舅舅。

嫁給榮淮安以后,因為夫君只把她當一件兒擺設,一個能讓他功成名就的梯子,而只有他青梅竹馬,才是那個男人心上的人,又有婆婆永無休止的刁難……顧婉的生活,也因此算不上太好!

可天底下比她還苦的女人多得是,她至少是衣食無憂,有錢有閑,活到六十八歲,熬死了那個被他丈夫千嬌百寵的女人,無疾而終。

臨死前,并沒有覺得不甘心,顧婉的欲望從來都不大,她一直覺得自己過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算是不錯的了。

可她死后,她卻發現自己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有了新的人生……

顧婉只當自己投胎轉世沒有喝孟婆湯,那一生無父無母,她就靠著前生還算嫻熟的女工刺繡,賺錢生活,早早自立,十幾歲就幫著院長照顧其他的小孤兒,上學之后,聽從師長建議,順利地考了醫學院,畢業就在孤兒院附近,開一家診所,一心一意地治病救人,順便幫助照顧孤兒院的小孩子們,一直到三十三歲車禍死亡……

雖然來不及和相親的男人結婚,來不及生個曾經求了一輩子的孩子,有點兒遺憾,可她這短短一生,生活的挺充實,也沒覺得有必要再來一次,但她偏偏又這么莫名其妙地又重新回到了前世!

顧婉嘆了口氣,回來了也好,雖然她總說自己的命不是最慘的,可那一生,沒兒沒女,哥哥還為了她熬壞了身子,常年臥病,后來還遭到叔母毒害,英年早逝,嫂子也沒有生育,他們顧家這一支算是絕了后,舅舅和舅母一樣不曾留下個后人,曾經顯赫無比,名滿朝野的劉家,也一日比一日衰落……那樣的人生,總不能牽強附會的說有多好!

這一輩子,只要哥哥,嫂子生活快樂幸福,她少讓舅舅操心,如果可能的話,重振劉家家業,若是不能,那享一世安康,也就是了。

頭發梳起來,還在守孝,也沒有戴頭花,顧婉在鏡子里仔細端詳自己,雖然模糊,可她還是看出來,鏡子里小女孩兒的容貌堪稱秀麗,雖然因為年幼,尚沒有長開,但也已經可以想象未來是何等的花容月貌。只是一口牙齒,泛著黃漬,沒有嬌養出來的千金小姐那樣的雪白的貝齒……

上一次初去大庸城,被人笑是丑姑娘,到也怪不得別人,畢竟,她幼年喪母,沒有得到很好的教養,又是逃難去的,一路上連飯都吃不飽,疲憊不堪,哪里還有力氣注意容顏,那時候的模樣,面黃肌瘦的,恐怕只比乞丐好一點兒有限……

饑餓的感覺一陣接一陣襲來。

顧婉嘆了口氣,把梳子放回桌上古舊卻精致的梳妝盒里,勉強下床,挪動到廚房,墻角的米缸前,果真如她所料,里面只剩一些谷子,即使省著,大約也不夠吃半月的,又四處看看,灶臺上還擱著一小碗野菜粥,黑乎乎的,別說吃,只是看,顧婉便反胃的厲害。

不過,她還是咬咬牙,端起碗把野菜粥擱在鍋里熱了熱,趁著熱乎,三兩口灌進肚子里面。

吐出口氣,顧婉總算覺得身上有了些氣力,苦笑,她已經不知道多久不曾有過饑餓的感覺——現在,不是考慮‘為什么重生’這樣復雜命題的時候,先把肚子填飽,想辦法活下來,才是第一要務。

想了想,有一個念頭在腦海里閃過,顧婉返回房間,慢步走到床頭,從床下的一個小竹簍里拿出一串用鐵圈兒穿起來的鑰匙,才抬頭望向床邊石桌上一盞被擦的塵灰不染的蓮花燭臺。

仔細端量了一下這盞燭臺,顧婉眼睛一亮,伸手把六個蓮花花瓣一片片豎起,隨著最后片花瓣被挪動,腳下的青磚忽然像水波一般,由右向左,裂開了一條能容一人通行的縫隙,露出里面大青石的石階……

別看機關尚算精巧,但這只是一個很粗陋的地窖,上面有透光的地方,所以光線到不算黑暗,顧婉望過去,就見墻角處擱著三個箱子,顧婉走過去,把箱子一一打開,頓時就眼前一亮——

竟然是一箱子的古董玉器,什么和田白玉制成的擺件,玉牙璋,白玉鏤空透雕香囊,玉八仙紋執壺,足足有幾十件兒,都是上好的古物。

她連忙又開了另一個箱子,這一次,箱子里的都是珠寶首飾,想來是母親的嫁妝。

顧婉只欣喜了片刻,緊接著就忍不住長嘆了一聲:“娘親,你既然這么有錢,怎么沒想到要多儲藏些糧食?”

要是太平盛世,有這么一大筆財富在手,顧婉未來的生活絕對有保障了,只可惜,在災荒連年的亂世,這些東西遠遠比不上糧食更吸引人。

其實,也不是顧婉的娘親劉燕沒有儲藏糧食,她雖然是百年望族的千金出身,從小不染人間煙火,但那也是從前,在這個世間生活幾十年,又哪會那般無知,實在是顧婉的娘親長子年幼,還在外求學,丈夫早亡,她一個病弱寡婦,深知財不可露白的道理,根本不敢拿出太多寶貝來換糧,怕別人眼紅出事!

偏偏最近幾年,年景不好,天災人禍不斷,村里的地都荒蕪了大半,連種子糧都沒留下多少,各處糧行的糧食價格也持續高昂……

劉燕農活做不好,租種她家那三畝良田的農戶,自己的嚼用都不夠,餓的就差賣了閨女養活兒子,劉燕心善,實在沒法子,想著家里不缺銀子,就免了他們的租……

誰曾想,今年的糧食這般緊缺,她自己偷偷買來的那點兒糧食,根本不夠吃,等到她還想再買,已經病得起不了身,村里也十室九空,想找人幫忙都難了。就是家里現在的糧食,還是王嫂子,郭大爺看他們娘倆艱難,主動幫忙從城里捎帶回來的……

所謂亂世的黃金,盛世古董,就算這些東西價值連城,可是眼前離太平盛世還有八年,八年這么長的時間,這點兒家當哪里能保住?

顧婉想到,上一世她年紀太小,還不懂事,母親去世的時候又來不及交代,雖然她也從舅舅口中知道自家有挖地窖暗室收藏珍貴物品的習慣,卻從沒有當回事兒,這些寶物她更是一樣兒都沒得,全讓替她收拾屋子的叔母得了去,其中有兩樣,她仿佛還在堂妹的嫁妝里看見過……

如果只是這些,也就罷了,反正古董玉器和珠寶首飾,就算再珍貴,也只是值錢而已,錢總是能重新掙來的。而第三口箱子里裝的滿滿一箱子書籍,才是最大的財富。當年顧婉的叔叔嬸嬸,堂哥堂姐,能搖身一變,從寒門變成貴族豪門,這些書,正是他們進身的階梯……

這時候可現代不一樣,知識是少數人才能獲得的,只有皇宮大內,百年望族,才會擁有藏書,尋常老百姓,大多數根本就不識字。

“不知道能不能用它們換到些糧食……”

顧婉皺眉,拿起一個羊脂白玉的扳指,就在這時,她眼前忽然出現一排楷體大字——公平買賣,童叟無欺,劣質羊脂玉工藝品一件兒,可換積分二十八分。

手一僵,顧婉瞪大了眼,滿臉不可思議,差點兒把手里的羊脂玉扔了……

愣了片刻,顧婉按下砰砰直跳的心,終于發現,這居然是一個商店系統……

根本顧不上疑惑,糾結,她稍微研究了一下,第一反應,迅速地選了一個小小的白玉戒子換了三十點兒積分,然后開始購買糧食,廚房里三口空蕩蕩的米缸都填的滿滿的,堪堪把積分花得差不多,然后才用零點三積分兌換了一碗濃濃的玉米粥,灌進肚子里!

不是她不想吃更加豐盛的食物,只是很清楚現在的身體餓的久了,一下子吃太多,有害無益……

一碗熱乎乎的玉米粥下肚,顧婉終于松了口氣,手中有糧,心里不慌,不管這糧食是怎么來的,看著‘堆積如山’的糧食,她心里就踏實多了。

第二章兄妹

更新時間2012-8-188:00:44字數:2407

顧婉挎著竹籃,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到王家的院門前的時候,天色已經擦黑,接連三天的大雪沒有停下的跡象,天陰沉沉的,像籠了一層黑紗,一點兒日頭的影子都不見。

嘆了口氣,掃了掃肩膀上落的雪花,舉手敲門。

主人家顯然是早就在等待,她敲門聲響起沒片刻,破爛的,有些漏風的斑駁大門便吱呀一聲,打開,里面走出個頂多二十出頭,卻已經風霜滿面的婦人。

“婉娘來了?”一看見顧婉,王梅滿是焦急的臉上露出一抹喜意,“快進來,外面冷,嫂子煮了鍋面湯,一起吃。”

“嫂子,不了,家里還生著火,我哥來信說就這幾天到家,我得等他……”顧婉笑了笑,把籃子遞過去,“這是今天的藥,還是兩碗煎成一碗,給蓉妞喝下去……王嫂子安心,蓉妞就是受了寒,喝了藥,發發汗,會好的。”
千炮捕鱼2赢话费 浙江快乐彩软件 网络工作室怎么赚钱 快乐8选一技巧 哈灵麻将有挂没挂怎么看 每种股票权重 网上棋牌排名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三分彩中奖技巧 免费一头一尾中特2019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 贵州11选5玩法说明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机 开元牛牛棋牌游戏下载 辽宁35选7近500期开奖结果 置信电气股票分析 推荐十种网络赚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