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虞家小姐 第5節

點擊:


6小陶氏

鞭炮聲一直響個不停,迎親回來還要進門拜堂,入洞房還要好一會。鄭大娘帶著丫頭婆子先到外頭準備,虞秋荻屋里繼續坐著,剛想端起杯子喝茶,耳邊傳來安姨娘柔柔弱弱的聲音:“三姑娘也在呢。”

虞秋荻站起身來,卻沒有見禮,安姨娘快三十歲的人了,保養的卻似十七八的姑娘,尤其是跟四姑娘虞秋蕓一起出現時,兩人不像母女,倒像是姐妹倆。笑著道:“安姨娘和四妹妹也來了……”

安姨娘笑著道:“沒想到三姑娘也在,本以為太太會帶著三姑娘到前頭招呼賓客,我帶四姑娘過來時,太太正帶著二姑娘去花廳呢。”

虞家四位姑娘中除了虞秋翎大些,剩下三位都是同齡人,今年都是十三歲。正該議親的年齡,想有門好親事,跟著當家太太奶奶出門交際就很必須,但虞秋蕓跟著虞大太太出門的次數實在少的可憐。

虞秋荻微笑道:“老太太去前頭去特意囑咐我到新房看看。”

大房的妻妾的斗法別扯到她身上,這些都與她沒關系,安姨娘也不用拉她說事。她的親事早在父母在世時就訂好,倒是虞秋芳的親事一直沒個著落,虞大太太不帶她,只帶虞秋芳出門也算情理之中,至于為啥不帶庶出女兒,這就不是她能管了的。

安姨娘見虞秋荻不上套,怯生生的笑著,轉開話題道:“今天二奶奶進門,是姑娘的嫡親嫂子,自然要派姑娘過來看看才能放心。”

虞秋荻繼續微笑道:“太太為大哥哥操辦的婚事,老太太自然再放心不過。”

安姨娘是個厲害角色,能哄住虞老爺這些年。唯一的缺點就是肚皮不爭氣,沒生出兒子來。不然她斗敗虞大太太是妥妥的。

安姨娘暫時想不出勾虞秋荻上套的話,只能微笑以對,因為住處的關系,她跟虞秋荻打交道的時候并不多。虞秋荻天天跟著虞老太太,虞老太太連虞大太太都不想天天見,又怎么容她一個妾室過去侍侯巴結。倒是虞秋蕓說過,三姐姐精明著呢。

虞秋荻笑著徑自坐下來,也不讓安姨娘和虞秋蕓坐。按理說二房娶正妻,安姨娘一個隔房姨娘都不該過來,但她來了,還把虞秋蕓也帶上,那就不好趕她走。

她能猜出來安姨娘此時帶著虞秋蕓過來是為什么,小陶氏嚴格說起來是二房的媳婦,叫虞大太太大伯母,而不是婆婆。安姨娘自己沒能生下兒子,雖然有寵愛卻是硬氣不起來,她想在后宅生活的更好,就需要有同盟者。

安姨娘估計是看上小陶氏,雖然說是兼祧,但后娶妻子地位總是比前頭妻子低,屬于半妻半妾的地位,唯一比妾強的是,所出子女都是嫡出,兒子認自己為嫡母。

從虞大太太那邊說,大陶氏才是她嫡親兒媳婦,對小陶氏必然十分怠慢,若是有爭執時怕會向著大陶氏。安姨娘應該是想著,既然虞大太太冷落她,那不如自己主動顯好,小陶氏生的也是嫡子,若是再能生下嫡長來,情況可能又會不同。

虞家人口不多,能拉住的盟友也不多,安姨娘自然是有一個算一個。大房的妻妾爭斗,嫡庶之爭,她向來是躲之不及,與她完全無關的事,摻和了只有壞事沒有好事,現在就看小陶氏是什么反應。

“新人進洞房了……”外頭喜娘一聲高喊。

說話間就見新郎官虞秋元牽著大紅蓋頭的新媳婦進門,喜娘扶著新媳婦在床邊坐下來,新郎官很上道的跟著坐下來,喜娘又把新郎左邊衣襟壓在新娘右邊衣襟上,撒帳的時候另有人念著吉利話。

沒人鬧洞房,一切程序都像是走過場,喜娘直接把秤桿拿過來,這就要挑蓋頭。虞秋荻也跟著打起起精神來,蓋頭掀開,虞秋荻頓時覺得眼前一亮,明眸皓齒、膚若凝脂、艷若桃李,這種詞匯全部都可以往小陶氏身上堆。

大陶氏的樣貌自是不差,卻屬于清秀文靜類的,跟小陶氏的的這種明艷動人型不太有得比。尤其是對虞秋元這個對著清湯喝了半年的人,突然來了道增味濃湯,虞秋元臉上的驚艷之色掩示不住。

吃餃子,喝交杯酒,虞秋元也就要走了。雖然今天賓客很少,但新郎官總是得出來敬酒,等散了酒場新郎官才回來。

虞秋元輕輕說了聲:“我去去就回。”虞家的酒席都沒擺夠十桌,敬酒實在快的很。

小陶氏嬌羞的看虞秋元一眼,然后輕輕的點點頭。

安姨娘旁邊打趣笑著道:“嘖嘖,這才成親頭一天,以后小夫妻還不得甜死了。”

虞秋元聽是淡然一笑,出門敬酒去了。

虞秋元走了,安姨娘立即活躍起來,笑著對小陶氏道:“這么重的珠冠,還有這么厚的衣服,二奶奶真是太辛苦了,不如先脫下來松快松快。”

小陶氏卻是有幾分迷茫的看向安姨娘,那神情好像在說,她不認得眼前的人,也不知道要不要聽她的話。小陶氏樣貌雖然明艷,但此時神情之小心嬌怯,看的女子都有幾分心動。

鄭大娘就在旁邊小聲提醒道:“這位是安姨娘,她身后的是四姑娘,左邊坐的是三姑娘。”

小陶氏這才站起身來,低聲說著:“原來是三妹妹,四妹妹和安姨奶奶……”

虞秋荻忙站起身來,笑著道:“我這就要回去,不嘮叨二嫂了。”

新媳婦掀了蓋頭,新郎官出門之后,新娘身上的鳳冠霞帔是可以先脫下來。不過這話一般都是妯娌或者出嫁的大姑子說的,像安姨娘這樣,一個隔房的姨娘,又是半個長輩,突然說這樣的話,小陶氏是不好接話。

說著虞秋荻起身就要走,還笑著對虞秋蕓道:“外頭賓客不多,大哥哥一會就要回來了。”

安姨娘雖然心里有些失望,但虞秋荻話都說成這樣,她總不好再帶著女兒呆下去,新郎回來就要入洞房,這是沒得圍觀的。只能笑著道:“我們與三姑娘一起走,改日再跟二奶奶說話。”

小陶氏繼續嬌羞笑著點頭。

虞秋荻前頭走,安姨娘帶著虞秋蕓出門,一前一后出了偏院的門。虞秋荻不想跟安姨娘同路,本想抄后頭小路走,卻聽安姨娘輕笑著,有幾分興災樂禍的道:“怪不得大奶奶今早那樣,這樣一個美貌妹妹,誰能吃的消。”

也不知道陶家怎么想的,嫁過來一個這么美貌的庶女當二奶奶,據說陶家的庶女也不少,真為了大陶氏好,就該挑個樣貌平凡些的。雖然說賢妻美妾,但小陶氏可不是妾。

虞秋荻只是聽,笑笑也不接話。要說安姨娘聰明也夠聰明,但就是有點……也可能跟安姨娘的出身有關系,楊州瘦馬婢妾出身,看事情少了大局觀。不管兩個陶氏是吵起來還是打起來,都跟安姨娘都沒有一毛錢關系,沒本事生下兒子,好歹還有個女兒,眼看著也到了出嫁的年齡,想以后有依靠,就要女兒嫁的好。

貴族人家的庶女想嫁的好,就要有家中女性長輩提攜,虞家只有虞大太太和虞老太太有這個身份。虞大太太素來不喜安姨娘,但可以在虞老太太身上下功夫,虞老太太要是說一句,以后出門應酬都要帶上四姑娘,虞大太太再怎么樣也不敢把她扔放上。現在虞秋蕓是既不理會嫡母,也不理會祖母,一味的去討好虞老爺。

虞老爺是親爹,在說親時他的意見是很重要。但再重要他也不能領著女兒出去交際應酬,貴婦中見過虞秋蕓都少,如何能知她的情況,要是讓媒人說親,虞秋蕓就是虞家庶出,生母婢妾撫養長大,這樣說出去,虞秋蕓能找到好人家才怪。

再者說虞老爺又不是多有本事的,虞大太太經常不買他的帳,到給虞秋蕓說親時,多半還是嫡母當家做主。至于這個親爹,出席婚禮就夠了,其他的估計都管不了。

7洞房(上)

虞秋元做為虞家的鳳凰蛋,從小捧到大,別說虞老爺和虞大太太,虞老太太那樣的脾氣也不敢在他跟前大聲說話。在家里說一不二,平常事情就不必說了,就官宦人家最要緊的讀書考科舉,虞秋元也可以完全憑心情來。

想讀書就讀書,不想讀了出門玩也沒什么,但出門一趟至少得六個小廝隨身跟著,不能跑太遠,得讓家里有消息。就是跑遠了,幾天幾夜不回來也沒什么,回來之后把他身邊的貼身小廝狠罰了一頓,仍然沒人舍得動虞秋元一指甲。

按理說這樣長大的虞秋元就是沒長成超級敗家子,紈绔子弟也是肯定的,虞秋元在京城確實是比較出名的紈绔子弟。逗雞戲狗,尋花問柳,沒事的時候還會來群毆,身上掛彩那是常有的。

虞大太太為此是擔心壞了,都恨不得找幾個武林高手來保護金孫安全。最后被虞老太太攔住了,沒人相助虞秋元都能打成這樣,要是身邊有人,萬一鬧出人命官司要如何辦,這里可是京城。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樣的虞秋元在科舉上卻有建樹,本來以虞老爺的意思,托托關系把虞秋元送到國子監去。結果虞大爺表示,去學校讀書好麻煩,老師好煩人,堅持在家自學不說,順道下了一回場,直接考中秀才。

京城一個秀才屁都不算,但這是虞秋元自己考中的,考試前一天他甚至于還在青樓里喝花酒。虞家上下沒人對他抱有希望,考秀才嘛,無所謂考上考不上,結果他就輕輕松松的考上,那年他才十四歲。

報喜差官到虞家時,虞家上下都有點搞不清狀況,問了好幾遍才知道是虞秋元考中了。虞家上下大喜,連擺好幾天宴席,秀才沒什么,但憑自己真本事考上就風光了。虞秋元現在正準備著明年秋天的秋闈,上書房仍然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但寫出來的文章,老師看過卻覺得不錯。

不管是不是刻苦讀書,能寫出文章來,能中功名就可以了。虞家上下對這位少爺,不止是期待他能傳宗接代生兒子,更指望他能光宗耀祖。

“大爺回來了……”外頭小丫頭一聲傳喚。

小陶氏趕緊站起身相迎,虞秋荻她們走后,她己經梳妝換衣,桌子上酒菜也己經擺好,就等著虞秋元回來。

虞秋元帶著幾分醉意進門,這都是第二回洞房花燭夜了,按理說緊張激動勁該過去了,但想到小陶氏明艷動人的臉旁,他覺得很有興致。

“大爺……”小陶氏上前福了福身,聲音柔嫩之余又帶著幾分嫵媚。

虞秋元伸手把小陶氏扶起來,輕輕握住小陶氏的手,更覺得冰潔玉骨,膚如凝脂。小陶氏臉頰飛紅,不自覺得低下頭,不敢跟虞秋元對視。

虞秋元心里更為滿意,他并不是沒出過幾次的門的公子哥,京城的青樓小倌館他都逛一遍了,對著大陶氏那樣的清湯掛面,新鮮勁過去,馬上就丟腦后了。現在進門的小陶氏,至少長相上十分對他胃口。
千炮捕鱼2赢话费 江苏快三彩票网站 腾讯三分彩怎样赢 重庆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哎呀 山东群英会任二绝招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 配资论坛 福彩天天选四中奖号 股票数据库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 福彩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计算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工 辽宁3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