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婚如冬陽/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點擊:
大院有二喬,大喬貌美如畫人生贏家。小喬,卑賤如草當了一輩子老姑娘。
喬楠:啊呸,明明是親生的,我過的日子卻連撿來的都比不上!
喬媽:喬楠,你長得不如你大姐,腦子比你大姐笨,福氣比你大姐薄。你有什么資格讀書,有什么資格結婚,有什么資格幸福?
喬楠:憑什么不讓讀書,不給結婚,不能擁有幸福?我現在就去找個男人睡了結婚!
只是當喬楠看到自己睡的是誰時,整個人都懵了,他們大院里最有前途的粗大腿,未來的首長。
看著男人健碩分明的八塊腹肌,誘人的魚人線,冷厲的眸子,喬楠困難地咽咽口水,打招呼:“首長,早上好!”

正文 第1章 氣死

七月酷暑,油柏路在烈日的灼烤之下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漆味,一副快要化了的樣子。

路面上空因為蒸騰的空氣,直接扭曲歪斜。

在這樣的毒日頭之下,街上幾乎沒有什么行人,就連往來的汽車都少,所有人無不是尋了陰涼之處避暑,或者是在空調房里享福。

一個穿著洗得都顯漿色白色襯衫,穿著灰撲撲的西裝褲的女人急匆匆地走著,直直地朝第二人民醫院奔去。

頭發因為汗水的關系緊緊粘在女人的臉上,女人兩頰有著異常的紅暈,很明顯是被太陽給曬壞了。

白色的襯衫被身上的汗水所打濕,粘裹在身上的感覺很不舒服,但喬楠無暇顧及這些,將放著十萬塊錢的包包抓緊了。

這是她賣掉身邊所有值錢的東西好不容易湊到的錢,她姐做手術要二十萬,還有十萬只能再想辦法了。

直直地朝病房走去,喬楠的手才摸到門把守,就聽到病房里那對母女的對話。

“媽,都是喬楠害的,要不是她,大軍也不會跟我離婚。”這是喬楠姐姐喬子衿的聲音。

“別哭了,媽已經替你教訓過喬楠了。”母親丁佳怡心疼地摸著大女兒的頭。

站在外面的喬楠心里一頓,她姐不是因為出軌被陳軍抓到,陳軍才會跟她姐離開,但這事兒跟她有什么關系?

想到陳軍,喬楠眼里一陣黯然。

陳軍原本是喬楠的男朋友,可是喬子衿卻懷上了妹妹男朋友的孩子,丁佳怡痛罵了喬楠一頓,說喬楠包藏禍心,是沒良心的小畜生跟姐姐搶男朋友不說,還要逼著親姐姐去打胎。

最后,喬楠只有退出,成全陳軍跟親姐。

“媽,大軍跟我離婚了,孩子還不在我的身邊,我又得了這種病,我該怎么辦?媽,我不想死,我還沒有好好孝順過你,我真的不想死。”

病房中,喬子衿抱著丁佳怡哭得厲害,她還這么年輕還有大把的好日子,她真的不想死。

聽到大女兒生了這么重的病,還想著以后要好好孝順自己,丁佳怡感動得不行。

丁佳怡哄著拍喬子衿的背:“不會的,媽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媽已經因為喬楠那個死丫頭替你去籌錢了。只要有了二十萬,你的病就會好了。”

喬子衿跟陳軍離婚沒多久,就患上了腎衰竭,必須馬上換腎。

但在這段婚姻關系里,喬子衿出軌是犯錯方,加上陳軍又是政府工作的,喬子衿被凈身出戶,現在生病了連看病吃藥的錢都沒有。

早就知道母親偏心的喬楠在聽到這段對話后,已經麻木的心還是忍不住痛了起來。

她已經四十歲了,當年跟陳軍分手后,她就再也沒有談過戀愛,不是不想談,是她媽不讓談。

這些年,她賺的錢大部分都給了她媽,她媽用她賺的錢給她姐買了一套一百五十個平方的套房,而她卻還只能窩在只有幾十平的出租房里。

她爸媽家里的吃用甚至是水電費都是她交的,她姐每次回娘家,雖然來的時候手里拎著一些東西,可回去的時候拎得更多。

自己這把年紀了沒結婚,被人笑話是剩女沒人要,喬楠不是不知道,她媽不讓她結婚,只是想要她的工資。

但這是自己的媽,每次自己相親談戀愛,她媽就鬧死尋活,她沒辦法。

自己這些年來的辛苦付出,最后只換來“死丫頭”三個字,尤其是喬子衿還把自己出軌離婚的責任通通推到自己的身上,喬楠抓著手里的十萬塊,突然不想給喬子衿了。

還沒等喬楠離開,接下來喬楠聽到的一段對話,才是真正叫喬楠寒心絕望。

“媽,**不是那么好找的。萬一喬楠籌齊了二十萬,卻找不到**怎么辦?其實醫生說過,要是有親人肯給我捐一個腎的話,匹配度會更高,不容易出現排斥反應。”

靠在丁佳怡的懷里,喬子衿可憐兮兮地說道:“要是真有親人的***指不定我看病的錢還能省一點。”

**哪有這么好找,有些人等到死都等不到這樣的機會!

深知這一點,喬子衿知曉,她要想活下去光有錢是不夠的,她還得另外再些想辦法。

“要不,媽去驗驗血?”丁佳怡有些遲疑地問道。

喬子衿連連搖頭,她媽都這個年紀了,腎肯定沒比她好到哪兒去,既然都要了,她肯定要個好的:“媽,你是生我養我的媽,我可舍不得你動刀子,我爸肯定也是不行的。”

“那……”丁佳怡想了想,眼睛一亮:“等一下死丫頭來了,我讓她去驗血,她是你親妹妹,肯定合!”

“好是好,但喬楠會不會不答應,畢竟這是一個腎。”喬子衿眼里全是算計的光芒。

為了活下去,為了以防萬一,她絕對不會讓喬楠有拒絕的可能。

“喬小姐,你來看你姐吧,怎么不進去?”喬子衿跟丁佳怡聊到一邊,門外傳來了護士的聲音。

喬子衿臉色大變:“媽……”剛剛她跟她媽的對話,全被喬楠那個死丫頭聽去了?

丁佳怡二話不說,起身追了出去,果然看到喬楠的背影,然后大喊喬楠的名字。

喬楠聽到丁佳怡的喊聲,不肯回頭也不肯停下來,眼淚不斷往下掉,心卻是碎成一片一片。

為了她媽,她姐,她連一個屬于自己的家都沒有,可是她媽跟她姐呢,算計了她的錢還不夠,現在還想要她的腎。

喬子衿的話,丁佳怡沒聽懂,喬楠卻是聽明白了,越是這樣,喬楠越是恨,就算她真的欠了喬家也該還夠了!

母愛或許的確是“偉大”的,看到小女兒跑開了,丁佳怡深怕大女兒的病沒法治,丁佳怡的腳速嗖的一下變快,追上了喬楠,手一抓扯住喬楠的頭發就是猛的一拉:

“你個死丫頭,果然沒良心,看到你姐生了這么重的病,你還見死不救,我要你來……”

喬楠頭一痛,才想告訴她媽這是大街上危險,一輛車就朝她沖了過來。

“吱”,“砰”,兩聲巨響炸耳,喬楠渾身痛到說不出話來,卻還勉強睜開眼,想看看她媽怎么樣了。

丁佳怡的確是被嚇到了,看到小女兒躺在血泊之中,就跑了過來,然后喃喃地說了一句:“喬楠,你、你死了也是好的,至少你死了還能幫上你姐的忙。子衿的腎有了,錢也有了!”

小女兒被撞死,撞了小女兒的人肯定要賠錢啊。

聽到丁佳怡這話,喬楠眼睛一瞪,死死地盯著丁佳怡看,不等救護人員到就先熬不住被丁佳怡活活氣死!

正文 第2章 發燒

好熱,喬楠感覺自己就像是著了火一樣,全身熱得都快要被燒成灰了。

掙扎了半天,喬楠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到的并不是雪白一片的病房,而是一間老舊而又熟悉的房間。

“媽,楠楠生病了,我們不管她真的不要緊嗎?”

“沒事,你妹皮糙肉厚,命硬著呢,就這點病要不了她的命。而且后天她就要開學了,病著更好,就沒法兒去報名了。”

想著大女兒的事,丁佳怡盤算著,小女兒因為生病錯過了報名的機會,到時候她再哄哄死丫頭,死丫頭一定會放棄上學然后去打工賺錢的。

“媽,這西瓜真甜,你也吃一勺。”聽到滿意的答案,喬子衿笑著給丁佳怡喂了口西瓜。

聽到母女倆的對話,正在發高燒的喬楠總算是知道自己這是在哪兒了。

她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喬家,回到她十五歲發高燒錯過報名時間,然后被她媽哄著錯學打工賺錢養喬子衿的那一年!

那一年,喬楠發高燒的前一晚下了好大的一場雨,因為是秋雨,雨后天氣特別地涼。

喬楠明明記得自己晚上睡覺的時候是蓋著被子的,等她感覺到不舒服一冷一熱鬧醒的時候,被子竟然全部都在床尾了。

在此期間,喬楠隱隱約約記得半夜正是雨下得最大的時候,有人好像來過她的房間。

最后,喬楠身上不但沒有蓋著被子,就連靠床的那扇窗戶也是打得開開的。

要不是這樣,喬楠根本就不會感冒發燒。

上輩子,喬楠一直以為有人來過自己的房間,而她睡前是把窗戶關著的,睡醒窗戶自己打開了都是錯覺,是她病糊涂記錯了。

可是這個時候,喬楠不這么想了。

“昨天晚上”肯定有人來過她的房間,不但掀了她的被子,那人還特意把窗戶給打開了,為的就是讓她生病,好錯過開學報名的時間!

就在丁佳怡和喬子衿母女二人和樂融融,共享天倫的時候,“砰”的一聲,把母女倆驚到了。

“楠、楠楠?”抱著半個西瓜正啃得歡的喬子衿臉色一僵,拿著勺子的手尷尬不已,放也不是,舉也不是。

看到喬子衿手里的半個西瓜,喬楠自嘲一笑。

喬子衿被她們媽慣得,從小就霸道自私,喬子衿吃西瓜有個壞習慣,喜歡一個人捧著半個西瓜用勺子挖著吃。

可現在是八十年代,條件還沒像以后那么好,所以丁佳怡每次買西瓜都是告訴喬楠和喬棟梁,她只買了半只。

但喬楠現在親眼看到,喬子衿可是捧著半只西瓜吃的。

喬子衿可以吃半只西瓜,落到喬楠的身上,一只西瓜能吃到一串,就算是丁佳怡給她臉了!
千炮捕鱼2赢话费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app官方版 股票行情今天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北赛车pk10直播安装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股票竞价时间交易规则 秒速快三开奖结果 快三贵州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一星走势图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两期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快乐8预测网 排列五最近100期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