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縱愛:嬌妻不如妾

點擊:
婚亂情變 第1章 盼嬌妻

何其正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扭來扭去的,仿佛屁股上扎了棘棘一般,又仿佛痔瘡犯了,屁股不敢沾椅子一般。他時不時的掏出破舊不堪的諾基亞5230看一下時間,然后就是長吁短嘆,原本臉上由于青春期荷爾蒙分泌太多遺留的深深地痘坑也隨著一起皺了起來,仿佛百年老樹突皺起的干枯樹皮,看起來愈發的難看。

坐在何其正旁邊的陳曉曦見何其正這個樣子,不由得很是奇怪。于是故意的咳嗽了幾聲,等成功的吸引其何其正的注意后,沖著何其正嫵媚的一笑,然后慵懶的往后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凹凸的身軀立刻曼妙畢現。這還不算,陳曉曦竟然又往下拽了拽低領的T恤。那原本就非常碩大的胸/脯頓時露出了一條深深的白花花的溝來。這要在往常,何其正準會瞪大眼珠子,流著口水的看。可今天的何其正卻一反常態,眼睛只是在陳曉曦那流露曼妙的春光上瞅了一眼,然后就又掏出那破爛的手機看了看時間。

陳曉曦見屢試不爽的法子竟然沒能達到預期的效果,不由得有些生悶氣。眼珠轉了轉,陳曉曦又有了主意。隨手拿起一份早就打印好的方案扭著迷人的小腰來到了何其正的身邊。身子仿佛樹袋熊一般的幾乎要掛在何其正的身上,未曾說話,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何副經理,你看這個方案行嗎?”

陳曉曦眨著大眼睛,眼睛仿佛被秋水渲染了一般,水汪汪的。

何其正心煩意亂的當頭,猛然感覺一個軟軟噴香的身子緊緊地靠在自己的身上,穿著短袖的胳膊感到那碩大的綿軟彈性一片溫熱。不由得心頭一陣的蕩漾:“這個小蹄子,又來撩撥老子,要是不占點便宜的話,還真對不起自己守活寡這么多天!”

何其正斜眼往四周看了看,只見偌大的辦公室,同事們都在低頭忙碌的工作,誰也沒注意他們兩個。于是何其正慢慢的伸出了手,照著陳曉曦那豐潤的臀部摸去。陳曉曦仿佛早就熟悉何其正一般,當那只作怪的手還沒挨上她自己的時候,就兔子一般的跳開了。陳曉曦沖著何其正吐了吐紅嫩的小舌頭,然后捂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何其正有心罵娘幾句,可看了看正在埋案工作的頂頭上司企劃運營總監劉潔,不由得悻悻的咽了口吐沫。正在這個時候,何其正的手機突然響了,何其正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一看電話號碼,不由得咧開大嘴聳動著肩膀嘿嘿的笑了起來。

“親親老婆,你咋才來電話?幾點的飛機?要不我去接你?”

何其正說話的語氣帶著十萬分的激動和興奮,原本黑黢黢的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絲的紅色的光暈。正在埋頭的同事們聽到何其正猥瑣的笑聲,一個個都抬起頭看著他。劉潔抬起頭,皺著光潔的眉頭瞪了何其正一眼,隨即又低下頭工作了起來。

何其正也意識到不對勁,于是壓低聲音說:“今天晚上八點到,好咧,親親老婆,到時候我去接你!”

“啥?不用接?”

何其正突然聲音大了起來,可隨后又壓低聲音說,“那好,那我在家等你哦,你不知道這大半年的我都快急死了,嘿嘿!”

何其正的這番話讓已是過來人的陳曉曦和劉潔都羞紅了臉。只不過陳曉曦只是捂嘴咯咯的笑,而劉潔則厭煩的往地上啐了一口,低聲的罵道:“不要臉!”

打完電話,何其正看了下手機,然后一拍大腿:“下班嘍!”

還沒等大家都緩過神來,就見何其正已經兔子一般的沖出了辦公室。何其正心里那個美啊,出差大半年多的嬌妻明天終于要回來了,想想就興奮。今天晚上一定要大干三次,不,大干十次,非得把積攢了這大半年的彈藥都給傾瀉出來不可。

“哎呦!”

何其正猛然覺得自己撞在了一個柔軟的身軀上,出于本能意識,何其正用手往前一推,兩手正抓在一片彈性十足山峰上。聞著熟悉的香奈兒5號的味道,何其正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

“工作都干完了?這才幾點就往家跑?”

院長周冰倩拍打著亂顫的酥胸,吐沫了紅艷的唇膏的小嘴一啟一合的,時不時的芝麻粒大小的白牙閃著光。

“不好意思啊,周院長,我有急事,十萬火急的大事!”

何其正說完,連敢看周冰倩一眼都不敢看,一溜煙的跑了。

“不成熟,不成熟,跟急著要娶媳婦的毛頭小子一般!”

才剛三十出頭的周冰倩故作深沉的搖了搖頭。

“周院長,何經理這哪里是去娶媳婦啊,他這是急著去入洞房!”

陳曉曦咯咯的笑著接過了話茬,“他老婆出差大半年今天晚上要回來了!”

“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周冰倩看著何其正急匆匆離開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語,眼睛卻閃著耐人尋味的光芒……

婚亂情變 第2章 戴綠帽

何其正住的富華小區是鄭州市名符其實的富人聚集地。所以當何其正騎著破舊得快要零散的電動車來到小區的門口的時候,在一輛輛出入的豪車面前,顯得尤其的扎眼,仿佛雞立鶴群一般。挎著古琦包、LV包,溜著名貴的卷毛直毛狗的闊太太大小姐們看著如同民工一般的何其正的時候,都毫無做作的捂著鼻子,厭惡的瞪著何其正,唯恐蹭上晦氣一般。

何其正對此見怪不怪,和站在門口的保安打了聲招呼,就歪歪扭扭的騎了過去。“狗日的,也不知道這小子上輩子修的啥福氣,不但娶了個貌如天仙的老婆,而且還在這樣高檔的小區買了個200平米的大復式。

“這家伙有啥能耐,還不是仗著他老婆嗎?聽說他老婆要是不和她老總勾搭睡在一張床上,能買的起這樣的豪宅?”

另一個保安壓低聲音,唯恐何其正聽見。可惜由于是順風,雖然聲音壓得很低,但何其正還是一字未漏的聽在耳朵里。何其正皺了皺眉,剛想停下車找那兩個保安理論,可生性懦弱的他猶豫了一下,最終只是握了握拳頭,然后一加電門就把那些流言蜚語都統統的拋在腦后。

在自己房子旁邊隨便找了個地方把電動車一停,何其正連鎖都沒鎖就直奔自己家中。何其正之所以不怕電動車被偷,不是因為富華小區的保安系統嚴密。而是他對他的電動車有充足的自信,曾經何其正把他的電動車扔在大街上一星期沒上鎖,結果去了電動車依然還好好的在那里。他這樣的電動車可謂是極品了,就連小偷也懶得費這個力氣去偷了。

何其正的家在一樓,是個200平米的大復式。這樣的房子就算在鄭州普通的小區也得個130多萬,更不用說是在富華小區這樣的頂級高檔社區了。難怪那些保安風言風語的。但何其正卻對自己的嬌妻有著絕對的信任,他們可是從高中開始就相戀了,什么樣的考驗沒經歷過?當何其正看著主臥室墻上掛著他和他妻子于夢的婚紗照的時候,他就感到無比的幸福。

看著妻子于夢的穿著白色婚紗胸前裸露的白色的肉溝的時候,何其正覺得自己胯下的小兄弟開始蠢蠢欲動了。深深地吸了口氣,看了看表,才五點半。時間還早,何其正就開始張羅起飯菜來,好給自己的嬌妻接風。冰箱里什么都有,何其正的廚藝又是相當的了得。所以不大一會,一大桌豐盛的飯菜就準備好了。

何其正又看了看表,剛過七點。一個小時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何其正卻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閑來無事,何其正就溜溜達達的來到了臥室里。看著凌亂臟兮兮的床單,何其正突然跳了起來。妻子于夢愛干凈,要是讓她看到了,那自己可就死定了。何其正手忙腳亂的扯下床單塞到洗衣機里。然后笨手笨腳的拿出一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鋪平整。又灑了點香水,是于夢最喜歡的雅頓第五大道。

突然,有什么東西從敞開的衣柜里滾落了下來。何其正低頭看了下,原來是妻子蕾絲幾乎透明的睡衣。呆呆的拿起來,悶著臉,沖著落地窗外夕陽的余暉,何其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淡淡的香水味混雜著妻子的體香,這一刻,和其中不由得醉了。

何其正呆愣足足能有一刻鐘,突然想起了什么。翻箱子倒柜子半天,終于在床底的角落里摸出了一個沾滿灰塵的小瓶子。吹了吹上邊的浮塵,上邊的商標已經模糊看不清楚,何其正慢慢的擰開了瓶子,先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是否過期。然后拉上窗簾,飛快的脫下褲子,掏出了已經有些興奮的小兄弟,然后小心翼翼的噴上了一些。然后坐在床上慢慢的盯著吸收變干。這才提上了褲子。

何其正看了看墻上的沖著自己甜蜜微笑的妻子,又看了看鋪在床上那透明的睡衣。眼神中不由得充滿了期待。

八點了。妻子于夢還沒來電話。何其正有些坐不住了。“該不會出啥事了吧?”

莫名其妙的何其正的左眼皮的開始劇烈的跳了起來。

何其正拿起手機給于夢打電話。電話通了,可電話那頭卻沒人接。一連打了三次,終于電話通了。

“老婆,你到哪里了?”

何其正話語中帶著急切。

“老…公…公司這邊有點急事,暫時還回不去!”

電話那頭傳來于夢軟軟得略帶慌亂的聲音。

“啥?不回來了?”

何其正仿佛一只溫順的貓咪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就連氣息也變得粗重了起來。

“老…公…公司事情太多,就這樣了,嚒,愛…你…”

于夢匆忙說完。正在這個時候,何其正突然聽見妻子于夢驚叫了一聲:“啊,你慢點,痛!”

隨即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忙音。“啪嗒!”

何其正手中的電話掉在了地上,他慢慢的癱軟在地上…

婚亂情變 第3章 夜艷虐

作為一個男人來說,何其正聽到妻子最后的那一聲驚叫,無異于五雷轟頂。何其正此刻腦袋一片空白,雖然他不相信妻子會做出這樣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但妻子最后那一聲已經讓一個正常的男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出軌?妻子背叛了自己?”

“綠帽,傳說中的綠帽竟然戴在了自己的頭上?”

這一刻,何其正有一種殺人的沖動,他想此刻就拎著一把菜刀去找那一對狗男女去拼命。雖然自己生性懦弱,但武大郎這樣的三尺漢子還敢找西門大官人去拼命,更何況自己比武大郎還要高上許多呢?

“哇!”

何其正大聲的哭了起來,像個受傷的孩子一般,就這樣把頭埋在膝蓋里痛快的哭了起來。太陽慢慢的西沉了,夜幕慢慢的彌漫了這座三流的城市。妖艷的霓虹燈眨著眼睛,透著落地窗不解的看著這個傷心欲絕的男人。

文章地址:http://www.pmgowu.icu/a/dushi/2018/0315/28115.html

千炮捕鱼2赢话费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河北11选五玩法中奖技巧 吉林快三官网 北京快3是不是合法的 网上用真钱的斗地主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展期 旺旺高手论坛三肖 5分快3网址 股票配资世界 劵商推荐恒瑞行配资! 赌博危害顺口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买股票爆仓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 11选5奖金查对表 股票配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