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穿越紅樓之青蓮花開 第5節

點擊:


蓮心急了,“;爹爹,娘,真的拿不下來.那個大哥哥說這倆個玉鐲子對我有好處,絕不可以拿下來的.”;

胤禛一聽,“;那就帶著吧,不過你是否應該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么吧.”;

蓮心知道自己失蹤了一個多月,讓家人擔心了,也就乖乖的說了一切.至于那青蓮是怎樣出現的她真的不清楚了.

不過有什么后果倒是很快就知道了。林佑玉好奇那青蓮,伸手去栽,忽然胤禛發現蓮心全身發抖,臉色蒼白,仿佛正忍受著莫大的痛苦,林佑玉也被嚇到了,看到已經昏迷過去的妹妹,內疚不已。胤禛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趕緊抱著蓮心回房,并讓人去請大夫,直到大夫一再保證沒事,才放下心來,安靜的守著她。

賈敏拉拉丈夫的手,將他帶出了蓮心的房間。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正文  第四章 林府齊秘謀  姐妹揮淚別家人

賈敏將丈夫拉出女兒的房間,皺著眉頭快步走會房間。等倆人獨處時,她直直地盯著丈夫,“;相關,你告訴我到底什么回事?四爺與蓮兒之間怎么了?”

林如海苦笑,“;夫人,我不是有告訴過你了嗎?我應該有說過四爺很疼蓮兒的.”;林如海的聲音在夫人的怒視下越來越小.

賈敏冷笑,對著丈夫笑得讓林如海越來越不安,“;夫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瞞著你的,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

賈敏嘆氣,“;相關,你總是說不想讓我擔心,總是瞞著我,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我會更擔心嗎?”

林如海擁著妻子,“;我并不是要讓你擔心.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你操心,你的身體又不是很好,我什么說的出口呢?”;

賈敏輕錘了一下丈夫,“;你別岔開話題,我們現在說的是蓮兒與四爺的事.到底什么了?”

林如海嚴肅的開口,“;不好說,四爺對蓮兒不像是長輩對晚輩,三年前我發現四爺對蓮兒的好有點太過了.”

賈敏奇到,“;你那時不是說想讓四爺認蓮兒為女兒嗎?”;看到丈夫苦笑的臉,賈敏這才反應過來,“;你是故意的,你是想阻止四爺.可是好像沒用啊.”;

林如海嘆氣,“;我還記得三年前,當我含糊的提出讓蓮兒像對待長輩那樣對待四爺.”;林如海臉色一白,又想起四爺那可怕的眼神和冰冷的殺氣,他有種感覺,如果他繼續堅持,四爺也許真的會殺了他,“;四爺陰沉的可怕,渾身冰冷,冷冷地盯著我,我都快無法呼吸了.”;

賈敏不敢相信地看著丈夫,“你是說四爺在三年前就對蓮兒....”;

林如海沉重地點點頭。

賈敏還是不敢相信,“;可那時蓮兒才出生不久啊,怎么會這樣呢?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的跟蓮兒說說,她還小啊.”;

林如海嘆了口氣,握住妻子的手,“;夫人,不要對蓮兒說什么.三年前,四爺就警告過我了,不要去教壞蓮兒.”;

賈敏生氣道,“;難道我連教教自己女兒也不行嗎/蓮兒還那么小,四爺怎么可以那樣做?”;賈敏一想起胤禛在人前就敢對女兒做那樣的事就不放心將女兒交給他.蓮兒才三歲啊.

林如海拍拍妻子,安慰她,“;夫人,往好的方面想,四爺如果真的能疼蓮心一輩子,蓮兒會幸福的.”;

“;會嗎.?”;賈敏不確定地反問.

“;可以的,我們要相信自己的女兒.她一定可以的.蓮兒還小,等她長大后會自己處理的.”;

“;可我還是會擔心啊,相公.”;賈敏靠在丈夫懷中,聲音低低的說,透著擔心.

“;那是我們的女兒,我們不擔心誰擔心呢?”;

胤禛看著蓮心蒼白的臉,心一陣的抽痛,他輕撫她微涼的臉頰,輕聲喚道,“;蓮兒,我的蓮兒.”;胤禛想到那棵碧蓮,皺皺眉頭,看來必須好好處理才行.他輕喚了一聲,一個面無表情的男子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半跪著身子,“;主人.”;

胤禛低聲吩咐了幾句,那男子又快速的退下,消失在房間里,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胤禛又回床邊,輕撫蓮心嬌嫩的臉頰,柔聲道,‘蓮兒,我應該怎樣做呢,我的蓮兒。’他伸手撈過蓮心小小軟軟的身子,溫柔地擁著她,也沉入夢鄉。

第二天一大早,蓮心就清醒過來了,靜靜的聽著胤禛沉穩有力的心跳聲,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仿佛在這個懷抱中,一切的風雨都不用怕。她偷偷的抬頭,看到胤禛還在睡,就大膽起來,睡眠中的他沒有醒著的那種冰冷的氣息,整個人柔和了很多。他有薄薄的嘴唇,看來是無情之人,蓮心臉一紅,想到昨天胤禛當著家人的面吻她就覺得全身不自在。她前世雖然活到23歲,可作為孤兒可沒有時間去花前月下,她甚至從沒有與男生約會過,除了一次拉著一位孤兒院的小弟弟過馬路之外,也沒有與男生牽過手。昨天胤禛卻那樣對她,讓她不知所措,她現在才3歲啊,她困擾了。

為什么戀人之間那么喜歡親吻呢/蓮心好奇的想,她又偷偷的看了看胤禛,發現他依然睡的很熟,悄悄的靠上前去,親親的碰了碰他的雙唇,卻發現沒有什么奇怪的啊。難道哪里出錯了,蓮心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啊,對了,胤禛昨天還咬了她,難道是因為少了這一步,她好奇的伸出小小的舌頭,舔了舔,又輕輕的咬著他的雙唇,她如此認真的研究所以沒有發現胤禛的雙眼早已睜開,幽暗的眼神越來越深。

啊,等蓮兒抬頭才發現被看到了,‘轟’的一下整個臉都紅了,她羞得不敢對視他,眼神飄來蕩去,就是不敢看他。

胤禛嘆氣,將她緊緊的鎖在自己的懷中,‘蓮兒,你還太小啊。’

蓮心眨著眼睛看著他,她才3歲,當然小啊。

不過胤禛很快就沉下臉來,“除了我,絕對不準對任何人那樣,知道了嗎?”;

蓮心看到他的臉上寫著不答應就給你好看的表情,乖乖的點頭,‘我知道了。’

胤禛這才滿意的點頭,抱她起來梳洗。

來到林如海的書房,蓮心看到了家人和十三,還有一個她不認識的人。她詢問地看向胤禛,他淡淡地開口,‘我的十六弟,胤祿。’

蓮心一聽,雙眼驟然發亮,十六阿哥胤祿,那個歷史上有名的冷酷無情的,殘忍得王爺。她推開胤禛壞在她腰上的雙手,跳下他的懷抱,跑到十六阿哥的面前,“你好,我叫蓮心,你可以叫我蓮兒,這樣聽起來比較親切。我可以叫你十六哥哥嗎?”;

胤禛臉色發白,四哥快要瞪死他了。他暗道,‘我會被你害死的。’他擠出一絲笑容,‘當然可以,蓮兒。’

蓮心困惑的看著他,‘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她踮起腳尖,伸手要摸摸他的額頭,看看是否發燒了。沒等她的小手碰到胤祿,已被一只大手握住,然后就被擁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蓮心這才發現房間的氣氛有些不對勁,看了看四周,發現姐姐,哥哥的臉色也有些發白,爹爹娘親一臉擔憂的看著她。她忽然覺得好像全身發冷,怯怯地看向陰沉著臉,渾身冒著寒氣,散發著迫人的殺氣的胤禛。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卻很清楚的知道他生氣了。她求救地看向眾人,卻沒有人敢出聲。蓮心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小臉蹭蹭胤禛的臉頰,怯怯地聲音透著害怕,‘胤禛。’

怯怯地聲音和小心的碰觸稍微柔化了胤禛的寒氣,可他依然怒視著自己的十六弟胤祿。冷冷的開口,‘十六,你們把事情都討論好了?”;

十六苦著一張臉,知道四哥是在遷怒,還是乖乖的開口,‘林大人與林夫人已經跟兒女都說過了。也已經決定好了,現在只剩下蓮兒了。’

蓮心看到大家嚴肅的表情,不由得問,“大家決定了什么?”

胤禛向她解釋,‘你父親在幫我做事,未來避開眾人的眼目,決定化明為暗。一來比較安全;二來暗中做事也比較方便。’

蓮心明白了,‘那是誰在暗,誰在明呢?’

林如海微笑著回答女兒的問題,‘我和你母親是決定讓玉兒在明,其余都化為暗。’

蓮心一聽,馬上反對,‘不行,我絕不會讓姐姐一人面對的,太危險了。’

林如海與夫人相視苦笑,他們也知道讓玉兒一人太難為她了,可四爺不同意讓蓮兒到那種家庭去,他們也沒有辦法啊。

黛玉站出來對蓮心說,‘妹妹,我自己一人可以的。’

‘亂講,你們不要以為我什么都不懂就想騙我。我知道姐姐是想到外祖母家去,外祖母家是大家庭,規矩繁多,勾心斗角的,姐姐又多心肯定會過得很辛苦的,我不會讓姐姐一人到那種地方去的。’

眾人面面相覷,胤禛也皺起了眉頭,他問,‘蓮兒怎么會知道我們打算將你姐姐送到外祖母家?”;

“;不是嗎?”蓮心反問,難道是因為受到小說的影響,其實姐姐并不是要到賈家.

胤禛沉默了一會了,才回答,‘我們確實打算將你姐姐送到賈家。蓮兒也知道賈家的情況,我不會讓你去那種地方的。’

‘那我跟著娘和哥哥?’蓮心含淚問。

胤禛直直地看著她,‘不,你跟著我。’蓮心驀然睜大眼睛,‘跟著你?’胤禛點頭,‘這樣最安全。’胤禛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發,‘我不能讓你有事,一點都不行。’

蓮心大聲說,‘那姐姐什么辦,到那樣的家庭,姐姐性子敏感又多情,一定會受傷的,我一定要跟著姐姐。’

胤禛沉下臉,‘蓮兒,你姐姐我保證一定不會有事的,聽話,乖。’

‘我不要,不要,沒事是指哪一方面呢?姐姐就算身體沒事,心里肯定會受傷的。要不,讓我一個人去,我可以的。’

看到胤禛絕不同意的臉,蓮心淚流滿面的說,‘胤禛,我真的不可以跟姐姐放開啊,那個跛腳道士曾說過姐姐又一天會淚盡而亡,可是如果我與她在一起,我可以幫她化解,我不可以現在離開她啊。’

胤禛抬頭看向林如海夫婦,林如海沉重地點頭,‘那個跛腳道士確實這樣說過,他說蓮兒可以化解我們林家的災難。’

賈敏也流淚道,‘我們家的女兒是來還恩的,命中都有一劫。’

胤禛一聽,環緊蓮心,他雙眉緊皺,冷聲問,‘那么說蓮兒命中也有一劫了?’

沒等父母回答,蓮心就哽咽地說,‘我不知道有沒有劫數,但我確實是來報恩的。’

林如海夫婦一驚,難道那個跛腳的道士說的都是真的?那自己的倆個女兒該怎么辦呢?林夫人早就哭道在丈夫的懷里.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幸运农场开 2019姚记棋牌真人的网址 股票图中的均线和k 股票推荐群 北京麻将庄点和点庄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纬来体育在线直播n 二人血流麻将下载 捕鱼大亨上下分手机版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万炮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单机四人麻将免费版 90分钟足球网 成都血战麻将下载 意甲赛程表2019 熊猫麻将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