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右眼有扇次元門

點擊:
在火影的世界拜四代為師,在滑頭鬼的世界娶袖羅為妻,
在柯南的世界里辦辦案,在弒神者的世界里當當魔王
…………在新的世界中塑造新的傳說,
心之所向,即是吾前進的方向!

第一章 葬禮

木葉村,火影巖上,一個帶著斗笠的少年,此時正站在四代火影的頭像上。

少年身穿白色紅底御神袍,白色御神袍上,一個團扇模樣的家徽分外醒目,隱藏在斗笠下的面容,看不清喜怒。

不遠處,火光沖天,一只帶著九條尾巴的紅色狐貍正在木葉村中肆虐,“這就是九尾,果然強的可怕!”

少年抬起頭,露出了隱藏在斗笠下的面容,一雙猩紅的雙勾玉寫輪眼分外引人注目。

在宇智波一族中,擁有三勾玉寫輪眼的人雖然不是特別多,但是擁有雙勾玉寫輪眼的忍者卻是比比皆是。

這雙眼睛,在宇智波一族中算不上特殊,可是看到少年這張稚氣未脫的臉,你肯定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這張臉很稚嫩,甚至還帶著一點可愛的嬰兒肥,看起來也不過十一二歲的年紀,如果單從年紀上來看,少年確實算得上是一個難得的天才。

村子里,大戰還在繼續,木葉村的忍者前赴后繼的向上沖,各種忍術形成的爆炸,卻傷不到九尾分毫。

一陣白霧之后,一個穿著短袖,叼著煙桿,腰間掛著一把短刀的巨型蛤蟆出現在了肆虐的九尾面前。

蛤蟆的腦袋上,隱約可以看到一個金發的男子,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

對比起巨大的九尾,大蛤蟆的身形顯得有些嬌小,“水門,你不會是想讓我對付這個家伙吧!”蛤蟆文太躲開了九尾的一抓。

張口吐出了一顆水炮彈問道,只是這塊水炮,威力雖然比起尋常忍者要強的多,卻依舊不能對九尾造成什么傷害,反而激怒了九尾。

更加瘋狂的破壞著木葉,此時九尾的腳下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土地了。

“幫我牽制住一下九尾吧!”波風水門結完了一串手印,最后雙手合十,說道。

“水門,你要用那個術了嗎?”蛤蟆文太嘆了口氣,抽出了腰間的短刀,瞇著一雙本就不大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九尾。

“終于來了,尸鬼封盡!”火影巖上的少年吐出了一口濁氣,沒讓少年等太久,一個白色死神出現在了四代火影的身后。

即使隔著那么遠的距離,少年依舊可以感受到死神身上散發出來的森冷寒氣,“等很久了呢,老師!”

少年閉上了右眼,左眼中的雙勾玉飛速轉動了起來,一道血淚從少年左眼的眼角滑落,左眼中,一個特殊圖騰出現在了少年的左眼中。

“已探測到尸鬼封盡,是否學習?”冰冷的機械音在少年的腦海響起,“學習!”少年毫不猶豫的說道。

等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這個術啊,“已學習,尸鬼封盡!”冰冷的機械音再次響起,“捕捉到九尾查克拉,是否吸收!”

“這真是意外之喜了!”少年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吸收!”

“已吸收九尾查克拉,”冰冷的機械音說完,少年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左眼,鮮血不斷的從指尖溢出。

“是我太貪心了嗎?”尸鬼封盡本就是超S級禁術,再加上九尾的部分查克拉,已經超過了少年左眼所能承受范圍。

“看來下次要小心了!”少年閉上了左眼,辦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此時,四代目火影和九尾的戰斗已經進入尾聲。

即使強如九尾,在真正的死神面前,也毫無還手之力。

“老師,第四次忍界大戰,再見吧!”少年壓低了自己的斗笠,一步一步的走下火影巖。

“接下來要好好養養傷了!”拖著疲憊是身軀回到了宇智波一族的駐地,九尾來襲那么大的事情,木葉警備隊今晚可是很忙的。

“爸,媽,我回來了!”回到自己家,照例去祭拜了一下自己的父母,兩個普普通通在中忍。

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候,少年的父母作為木葉的炮灰,死在了戰場上,那一年,同在三戰戰場上的少年,在得到這個噩耗后,直接開啟了雙勾玉寫輪眼。

見慣了生死后,人就會變的冷漠和麻木,即使在父母死后真心待他的老師,波風水門和漩渦玖辛奈,少年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去。

面對九尾,即使是站在最安全的位置,少年依舊可以感受到那可怕的威壓,灼熱的氣息,當年初見玖辛奈的時候,少年就能感受到九尾的力量。

只是隔著封印,并沒有這次這么直觀,四代的死已是定局,實力不夠,少年只是一個看客而已。

“我還有變的更強才行!”如果不是實力太差,少年的父母也不會被當成炮灰。

祭拜完父母,少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輕輕吐了口氣,脫下身上的御神袍,盤腿坐到了自己的床上。

“讓我看看,九尾的查克拉,到底能給我帶來多少助力吧!”少年結了一個修煉的手印,進入了修煉狀態,引導著體內不多的九尾查克拉。

“琰,今天是老師的葬禮,三代大人讓我來找你!”門外傳來旗木卡卡西的聲音,作為一個常年處于戰爭中的國家,木葉的災后重建速度極快。

不過幾天時間,該處理的東西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輪到四代火影夫婦以及陣亡忍者的葬禮了。

“好,我知道了!”將還未完全煉化的九尾查克拉壓下,宇智波琰簡單的洗了把臉,換上了一件新的黑衣。

推開了門,就看見一臉頹廢的卡卡西,“走吧!”卡卡西點點頭,兩個人快速離開了宇智波琰的住宅。

大戰過后,整個木葉村都沉浸在巨大的悲傷中,人人的臉上都帶著悲痛。

來到葬禮的主會場,早到的忍者們已經站在兩邊,為首的是三代火影,以及木葉村的兩大顧問,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

還沒有那一手惡心的寫輪眼的團藏,站在了三人的身后,依次是宇智波一族族長,宇智波富丘,日向一族族長日向日足,奈良一族族長,奈良鹿久,山中一族,秋道一族,油女一族等等,各大家族的族長都到了。

第二章 護送任務

然后才是四代火影僅剩的兩個弟子,宇智波琰和旗木卡卡西。(書^屋*小}說+網)

三代火影的懷中抱著一個嬰兒,眾人看向三代火影懷著的嬰兒,眼神中帶著明顯的厭惡。

在見到鳴人后,準確的說,是這次見到九尾后,被宇智波琰壓制在體內的九尾的查克拉開始蠢蠢欲動。

葬禮才剛剛開始,宇智波琰努力的壓下了體內那股力量,三代火影察覺到了宇智波琰的異樣,不過三代火影把宇智波琰的異樣歸結到了悲傷上。

再加上葬禮已經開始了,三代火影也就不再關注宇智波琰,哀樂奏響,天空中布滿了烏云。

“怕是要下雨了!”宇智波琰獻完花后,自言自語道,“天空在哭泣了!”卡卡西隱藏在面具的臉,看不清楚表情。

“也許是的!”四代的葬禮很快就結束了,再場的眾人有秩序的退場,接下來還有繼續災后重建工作。

“我先回去了!”和卡卡西打了聲招呼,宇智波琰就離開了現場。

回到自己家后,宇智波琰再次把自己關了起來,繼續之前沒做完的事情,盤腿而坐,不再壓制體內的九尾查克拉。

早就在葬禮現場就有些蠢蠢欲動的九尾查克拉在失去了宇智波琰的力量的牽制后,再次爆發出來,“金角銀角可以,我一樣也可以,我可是宇智波琰啊!”

體內的查克拉像獄卒一樣,壓制這人九尾的查克拉在宇智波琰的經脈中游走,讓他的身體不斷的吸收著九尾的力量。

還好被捕捉到的只是九尾極少部分的查克拉,比起金角銀角來說,也多不到哪里去,以宇智波琰精英中忍的實力,還是可以壓制的住的。

“果然不愧的九尾的查克拉!”不知道過了多久,宇智波琰睜開了眼睛,“距離上忍就只有一步之遙了!”

戰爭結束后,作為水門班僅剩的兩人,宇智波琰也因為戰績最不久之前被提升為上忍,只是宇智波琰自己知道,自己的實力比起卡卡西這種真正的上忍還是有些差距的,最多在精英中忍和特別上忍之間。

在得到九尾的查克拉后,差不多穩固在特別上忍的實力了。

“不知道修煉多久了,肚子好餓啊!”摸了摸干癟的肚子,到廚房簡單的給自己做了點吃的。

“喲,琰!”就在宇智波琰準備開動的時候,卡卡西已經蹲在宇智波琰家的窗口,悠閑的打著招呼了。

“你是來蹭飯的嗎?還有,你不應該是很忙的嗎?”宇智波琰給卡卡西盛了一碗飯問道。

和宇智波琰這種家族忍者不一樣,作為木葉村的上忍,這種時候應該是最忙的時候,除了要偶爾幫忙災后重建工作外,還要不停的做任務,以此來恢復村子受損的聲望,這時候應該是卡卡西最忙的時候才對。

“嘛,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卡卡西一點都沒有和宇智波琰客氣的意思,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宇智波琰的對面,看樣子已經從波風水門死后的悲傷中走出來了。

也是,作為一個忍者,早就應該有戰死的覺悟了吧。

只是,和卡卡西認識已經很久了,卡卡西來蹭飯的習慣在宇智波琰的父母還健在的時候就有了,只是認識了這么多年,宇智波琰還是沒見過卡卡西面罩下面的臉。

“我吃飽了,多謝款待!”宇智波琰剛剛吃了兩口飯,卡卡西已經把空碗放在桌子上,雙手合十,感謝道。

“算了,我都習慣了!”除了戰斗,在其他方面,宇智波琰完全就不像是一個忍者,比如在吃飯這方面,就很慢。

“我還有任務就先走了!”宇智波琰點點頭,示意知道了,卡卡西就瞬身離開宇智波琰的家。

吃完午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換了一身新衣服的宇智波琰慢悠悠的來到了木葉的任務大廳。

“中村大叔,我來接任務了,有什么有趣的任務嗎?”站到一個任務臺前,對著一個帶著木葉護額的中年大叔說道。

“哦,是琰啊,正好,這里有一個特別的任務,目前的等級是A級,不過隨時有可能會提升到S級任務!”說著中村從桌面上一堆卷軸中抽出了一個卷軸遞給了宇智波琰說道。
千炮捕鱼2赢话费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福利彩票上海快3开奖结果 散户三不买五不抛原则 海南4+1中奖规则和奖金 内蒙古11选5下注平台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 极速赛车公式技巧个人经验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官方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江西福彩快3遗漏 全国期货配资网 新粤彩100网七星 幸运28预测神测网组合 股权基金配资 江苏福彩快3开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