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宿主請留步

點擊:
宿主請留步!系統還有三十秒抵達戰場。
故事,從蘇洛玩炸了系統后,翻身兼職干系統開始。
關鍵詞:位面 無敵文 老師 輕松

第1章 他覺得,他們之間應該會有故事

一層秋雨一層涼。

時值九月,又是一場秋雨過后,氣候徹底的冷了下來。

入夜時分,蘇洛披著一件白風衣,頂著刺骨的寒意走出了校門。

事實上,蘇洛原本并沒有出校的打算,奈何室友不靠譜,明知道他面試回來被雨淋了有些發燒,卻沒有一個想起來給他帶晚餐的。

因此,當蘇洛一覺睡醒,難忍腹中饑餓,有一種無法抑制的想要吃一份皮蛋瘦肉粥的沖動時。

也只能自己穿上衣服,出來安慰自己傲嬌的胃了。

然而,苦逼的是當他一個病號披著白風衣,小跑到校園里那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小吃店想要買一份暖胃的皮蛋瘦肉粥的時候,卻被門上的告示告知:老板黃鶴拖家帶口去小姨子家聚餐去了。

所以,來不及考慮聚餐為什么去小姨子家這個很有深度的問題,蘇洛只能一邊罵著老板黃鶴不是人,說好的二十四小時營業卻放他鴿子,一邊向著校外的小吃街走去。

至于他為什么不隨便在超市弄包方便面墊吧墊吧——嗯,我們應該知道,病號的舌頭和胃都是傲嬌的,有時候生病了什么都不想吃,有時候生病了卻又迫切的想要吃某樣東西。

而此時的蘇洛,就是后一種情況。

更何況對于一個典型的吃貨來說,在吃的方面,又怎么能夠將就?

心里不斷的罵著放了自己鴿子的老板黃鶴,又順道吐槽了幾句自己不靠譜的室友。

蘇洛腳步飛快,沒用幾分鐘,已經走出了學校的大門。

一陣微風吹過,蘇洛下意識的緊了緊身上的白風衣,然后,他敏銳的捕捉到了一道憂郁的目光。

“咦?”

下意識的,蘇洛轉過頭向著邊上的公交站臺望去,一下就看到了那道憂郁的目光的主人。

女人,一個知性、美麗、眸中帶著憂郁,如同從水墨畫中走出,撐著油紙傘打江南的雨巷中走過的丁香姑娘一般的女人。

在蘇洛打量著女人的時候,坐在長椅上的女人也同樣將憂郁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下意識的,蘇洛覺得他們之間可能要發生些什么。

他覺得,他們之間應該會有故事。

他猜對了!

四目相對只是一瞬間,本就感冒發燒,又被冷風一吹,蘇洛感到大腦一瞬間的眩暈,視線也變得有些模糊。

“感冒似乎有些加重了。”

輕輕搖了搖頭,驅散大腦的暈眩感,同時也揮散了蘇洛那些不靠譜的異想天開。

與其在這里考慮怎么和一個不應該屬于自己的女人發生些故事,不如趕緊去買了自己愛吃的皮蛋瘦肉粥,盡快趕回自己溫暖的宿舍。

畢竟,這樣的女人,不是他能夠駕馭的了的。

心里遺憾的想著,蘇洛再次看了站臺一眼,習慣性的抬腳向著前方的小吃街走去。

然而,右腳剛剛邁出一步,蘇洛又面色僵硬的將抬起的左腳放了下來。

等......等等!

像是反應過來了什么,停下腳步的蘇洛猛然回頭,向著站臺的位置看去。

沒有!

什么都沒有!

沒有女人,沒有故事,只有一座在秋雨過后空蕩蕩的佇立在冷風中的站臺。

病的太重,出現幻覺了嗎?

這個想法剛剛在心里升起,蘇洛感覺周圍的路燈開始變得昏暗,周圍的世界似乎在與他分離。

當不遠處美食街的喧囂聲被徹底隔絕在雙耳之外的時候,蘇洛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本就帶病的身體,因吹了冷風加重,剛剛的猛然回頭與心中瞬間閃過的疑似見鬼的濃濃驚懼,變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后兩根稻草,讓蘇洛病情惡化,直接失去了意識。

“叮!萬界造化系統擇主成功,宿主是否綁定。”

渾渾噩噩之中,蘇洛仿佛聽到了一個模糊的聲音,這聲音像是離得極遠,遠到他只能聽到幾個模糊不清的字眼。

“什么?”

下意識的,蘇洛不自主的意識發出疑問。

“叮!本系統為萬界造化系統,可為宿主提供萬千造化,一經綁定除非宿主死亡,魂飛魄散,否則不得解除。”

“綁定之后,宿主需嚴格依照系統指令,完成系統任務,成功可得到獎勵,失敗者——抹殺!”

前面一大堆的話,蘇洛都沒聽清,唯獨后面的抹殺兩個字,他聽得清清楚楚。

所以......

“抹殺你妹!”

當年也是校園中的風云人物,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迷迷糊糊的聽到什么玩意要抹殺,蘇洛直接四個字懟了回去。

“叮!宿主需對系統保持足夠尊敬,否則系統將予以懲罰!”

“懲罰你妹夫!”

神志都沒有恢復清醒的蘇洛,能夠有什么直觀的判斷力?聽到懲罰二字,自然是直接硬懟,純爺們,從來不慫就是干。

系統:“......”p。好想罵街,怎么遇到這么個貨色。

只是,縱萬般無奈,已經寄居宿主身上的它也根本沒有辦法自行脫離。

而想要脫離的方法,唯有宿主死亡。

但想要宿主死亡,哪有那么容易?它只是一個執行程序而已,是可以抹殺宿主,但那也要靈魂綁定之后啊!

在綁定之前,除了詢問是否綁定以及威脅恐嚇之外,它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

“叮,請問宿主是否靈魂綁定萬界造化系統,取消綁定者,抹殺!”

“滾!抹殺你奶奶個腿!”

“叮,請宿主慎重考慮,拒絕綁定者抹殺。”

“滾!抹殺你七舅老爺!”

“叮......”

接下來,在蘇洛無意識的回應中,這樣的問答持續了幾千,幾萬次。

“叮......叮......叮......”

當蘇洛的意識恢復清醒的時候,耳邊傳來的是接連不斷的‘叮叮’聲,就如同玩電腦,程序出了bug崩潰卡機時的那種不斷響起的提示音。

“媽的,哪個王八蛋?一直叮叮叮的煩不煩啊?有本事你丫原地爆炸呀!”

對于自己意識陷入昏迷中時發生的事情,蘇洛沒有一絲一毫的印象,如今一醒來就聽到耳邊不斷的響起‘叮叮’聲,那個‘叮叮’聲沒爆炸,蘇洛的小宇宙直接爆炸了。

想都沒想,直接開口就是一頓噴。

然后......

“boo!!”

罵聲剛落,在蘇洛的意識海中,一聲劇烈的轟鳴聲響起,蘇洛剛剛恢復清醒的意識,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第2章 成了系統的男人

當蘇洛的意識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眼前的世界似乎變得不一樣了。

他的腦海中沒有多出什么不屬于他的記憶,也沒有被傳入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信息。

但在意識恢復清醒的一瞬間,對于之前昏迷中發生的一切,他心中已經全部了然。

他知道了,所謂的萬界造化系統,其實更適合叫做萬界造化掠奪系統,因為系統存在的意義,是掠奪萬千世界造化成就己身,最終超脫。

至于超脫的是什么,他不知道,因為那個系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超脫的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的是,系統所要超脫的不是天道,不是大道,也不是某一方世界。

至于宿主,別人家的宿主他不知道,但被這個所謂的萬界造化系統選中的宿主,實際上就是一個被系統操控的提線木偶,被動的去幫助系統完成掠奪。

當然,既然需要超脫,自然就存在著限制,如果什么限制都沒有的話,也就沒有什么再需要去超脫的了。

所以,這個可以掠奪萬界的系統,也有著某種冥冥中的某種限制,也就是之前的系統想要超脫的東西。

那種限制說不清道不明,甚至每次觸發的條件都不同,卻又存在著無法逾越的底線。

比如蘇洛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拒絕了系統的綁定申請達到99999次,就觸發了某種冥冥之中的限制。

當然,他觸發的限制,并不是系統被拒絕綁定99999次之后會原地爆炸,而是被拒絕99999次之后,系統會出現一種當機狀態,這種狀態下,宿主能獲得一次對系統提要求的機會。

這個機會,可以要求系統離開,可以在綁定前索要一定的好處,可以為綁定后謀取一些權限。

而很不巧的是,并不知情且剛剛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就聽到‘叮叮叮‘聲不斷響起的蘇洛,脫口而出的要求是——你丫怎么不原地爆炸!’

然后,系統boo一聲,炸了(默默心疼原系統一秒鐘)!

說是系統炸了,其實并不準確,只是在原地爆炸之后系統所有的自主意識盡數毀滅,而系統的剩余部分,卻與蘇洛本身的神魂融為了一體。

換而言之,他成了系統!

也正是因此,明明沒有多出任何的記憶,明明沒有什么信息傳入他的腦海幫助他理解,他卻在意識醒來的一瞬間就弄明白了一切。

試問,一個人想要知道自己會干什么,還需要獲取額外的信息去了解嗎?

這種東西,完全就是一種本能吧?

所以,在醒來的一瞬間,蘇洛就懂了,懂得完全不講道理。

而在明白了自己莫名其妙變成了之前想要奴役自己的系統之后,蘇洛也有些失望的得出了一個明悟。

小說中那些得了一個系統就一瞬間變得牛逼哄哄的,都是騙人的。

莫說得到個系統綁定成為系統宿主之后就能直接懟天懟地懟空氣了,他現在自己變成了系統,擁有系統所有的功能,都沒那種本事。

他與變成系統之前唯一的不同,是大腦乃至思維能力被開發到了與那懟天懟地懟空氣的系統相匹配的地步。

當然,這倒不是說他這個系統太low逼,畢竟也是一個能夠奴役宿主,劫掠諸天萬界尋求超脫的系統,能力本身是杠杠的。

之所以會落得如今的局面,我們要清晰的認知到一件事情——之前那個懟天懟地懟空氣的牛叉系統,它掛了!!
千炮捕鱼2赢话费 资产配置私募基金配置比例 甘肃快3开奖 富贵乐园2棋牌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20选5复式计算表 股票k线颜色代表什么 深圳风采一等奖多少钱 捕鱼街机在线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河南22选5每天开奖时间 证券公司股票推荐 四人麻将在线玩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149 怎么看平特一肖规律 股票配资风险大 天津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