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末日戰神

點擊:
本以為覺醒了一個雞肋天賦的進化者蘇牧,意外補刀殺了一頭血獸后,發現這天賦竟然擁有無限的潛力,不僅可以擊殺血獸積累經驗值,快速練成各種斗武技,還能收集血獸的靈魂,提煉出珍貴的獸魂武裝,從此開始了一段快意恩仇,步步崛起的奇妙旅程……

第1章 001 天賦覺醒

鋼鐵城外三十公里,血色玫瑰團正在狩獵兩頭一級血獸“尖頭猿”。

這種血獸身高近三米,手臂比成年人大腿還要粗壯,全身上下長滿了濃密的黑色毛發,在肩膀膝蓋以及頭頂這三個部位,還覆蓋著一層比鋼鐵還要堅硬的外骨骼。

轟!

一塊如小山般的巨石被尖頭猿一拳砸碎,玫瑰團的團長秦雅,飛快揮動手中的合金大劍,將崩射過來的無數碎石擊飛。

吼嗚!

尖頭猿仰天大吼,飛身躍起,然后重重朝秦雅的頭頂踩去。

隨著一聲轟然巨響,地面當場被踩出個深坑,深坑四周則是網狀的裂痕!

秦雅閃身躲過這一擊,來到尖頭猿身后,一劍凌厲的刺向它后心。

沒想到尖頭猿反應迅速,仗著皮糙肉厚,居然轉身翻手一把抓住劍刃,雖然表皮被割破,流了點血,但也就僅此而已罷了。

一人一獸僵持之時,秦雅眼神突然一變,猶如利刃般無比銳利。

其雙臂肌肉猛然膨脹,瞬間就變粗了一倍,與此同時,力量也是大增,手中劍柄向前一遞,劍刃掙開尖頭猿的手掌,狠狠刺進了它的心口。

砰!

尖土飛揚,尖頭猿重重砸在地上,鮮血如泉涌般從胸口的傷口噴了出來,抽搐了幾下后,就徹底沒了氣息。

血色玫瑰團成員黃菲兒,則手持一把鋒利的武士刀,像靈敏的獵豹般高速移動,纏住另外一頭尖頭猿。

就在這時,三只閃爍銀光的合金箭突然從一側射來,精準命中尖頭猿的兩條手臂,以及肚子,讓它的動作頓時變得一僵。

黃菲兒抓住了這瞬間的機會,一股淡淡綠光,突然籠罩全身,以及她手中的武士刀。

在綠光閃耀的同時,黃菲兒速度再次提升,整個人化為一抹殘影,在尖頭猿身邊一閃而過。

噗!

一聲悶響,只見尖頭猿身體如電擊般瞬間定格在原地,隨后喉嚨裂開一道縫,大量鮮血灑了一地,居然被黃菲兒一劍給封喉了。

“干得漂亮,菲兒,你覺醒的天賦疾風之刃真厲害。”

團長秦雅邁步走了過來,朝黃菲兒挑起了大拇指。

黃菲兒先是驕傲的笑了笑,然后回應道:“團長,你的天賦鋼鐵力量也很強哦,可以跟尖頭猿硬碰硬!”

“我這個天賦只是增加力量而已,不像你,不僅能夠提升速度,還能增加合金武裝的殺傷力。另外美娜的天賦鷹之眼,看來已經能在實戰中靈活應用了。”

說話間,秦雅朝遠處招了招手,隨后在一塊碎石之后,跳出一個手拿合金弓的少女,她叫李美娜,剛剛那三只合金箭就是她射出來的。

隨著李美娜的出現,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朝這邊跑過來。

女的穿著身素白色短甲,看起來很清爽干凈,腰間還挎著一個醫療箱,正是血色玫瑰團的醫療員,叫米素素。

至于說那個少年,雖然跟著秦雅她們一起行動,卻并不是玫瑰團的正式成員,根本不被黃菲兒與李美娜承認為同伴。

這個少年名叫蘇牧,今年只有16歲,是幾人當中年紀最小的一個,身高還不足1米七,長得又瘦又干,皮膚蠟黃,看起來就像長期營養不良一樣。

身為一名超凡進化者,居然長這樣,絕對是非常罕見。

“喂,你還愣著干什么,快點去把血晶跟獸寶挖出來呀!”

黃菲兒沖著蘇牧冷冷喝到,蘇牧則不以為然的笑了笑,也沒回話,拿出一把合金小刀,跑向秦雅擊殺的那頭尖頭猿。

揮刀在它的胸口一陣切割,蘇牧動作熟練的將其胸膛切開,頓時一片蒙蒙血霧噴出,雖然已經帶好過濾口罩了,但他還是被濃霧嗆得咳嗽幾聲,雙眼微微發紅。

看著蘇牧那弱不禁風的樣子,黃菲兒就氣不打一處來:“真沒用,一點血霧都吃不消,你還能干什么?”

“好了好了,菲兒,少說兩句,我發現你怎么總跟小牧過不去呀?血獸毒霧可是摧毀科技文明的最大元兇,咱們雖然是進化者,也只是擁有一定的抗毒體質而已,接觸多了還是不適應。”

秦雅走了過來,打斷了黃菲兒對蘇牧的冷嘲熱諷。

“是呀,自從百年前,末世隕石引發了血獸狂潮,整個世界原有的秩序都被摧毀,所有高科技武器只要沾到這種血霧,都會變成廢鐵一堆,根本無法消除這個毒霧。”醫療員米素素在一旁幫腔道。

黃菲兒白了兩人一眼,揚起了頭說道:“這個充滿黑暗和血腥的人類簡史我能不知道嗎?人類在面臨滅亡之時,突然出現了像我們這樣的超凡覺醒者,既擁有不輸于血獸的力量,還擁有各種特殊能力的進化天賦。”

“靠著這種能力,人類終于找到了反抗血獸的王牌,然后在之后的幾十年內,逐漸以城為單位,又從血獸手中奪回了一些地盤,進入拉鋸對抗階段。”

說到這里,黃菲兒再次傲嬌的揚了揚頭:“可以說,現如今的人類世界,就是靠我們這些進化者撐起來的,而進化者之所以能擊敗血獸,靠的就是進化出的天賦能力,可偏偏這最重要的一點,某人卻覺醒了個廢物天賦。”

在冷潮熱諷中,黃菲兒目光再次落在了另一邊的蘇牧身上。

此時的蘇牧,正忍著刺鼻的氣味,用小刀將一塊拇指大小的一級血晶從血獸體內挖了出來,隨后又撬開尖頭猿的頭骨,從其腦內挖出一個核頭狀的獸寶。

血獸身上唯二有價值的東西就是血晶與獸寶了。

蘇牧用水稍稍清洗了一下,去掉了血跡的血晶,通體晶瑩,看起來就像一塊名貴的紅寶石一樣,其內部還有如血滴般的液體在緩緩流動。

另一個獸寶則呈銀白色,很像金屬塊。

蘇牧將它們洗好后,又來到另一頭尖頭猿尸體旁,準備再挖出它的血晶與獸寶,結果不留神被尖頭猿的爪子勾了一下,劃破皮膚,鮮血立刻流了出來。

蘇牧伸手去止血,結果就在這時,看似已經死去的尖頭猿,居然在人類血腥味的刺激下,又回光返照,狂吼一聲,張口朝蘇牧咬去。

事發突然,秦雅等人完全沒想到那頭尖頭猿居然還沒死透,一時間根本來不及救援。

蘇牧也嚇了一大跳,危急關頭并沒有被嚇傻,反而激起了他的血性,反手一刀,搶先狠狠扎進了尖頭猿的喉嚨中。

它的喉嚨之前已經被黃菲兒切開,是全身上下防御力量最弱的地方,因此即便實力很弱的蘇牧,也能一刀就扎進去,隨后手腕連扭了幾下,將尖頭猿的喉嚨徹底絞碎。

尖頭猿嗚嗚掙扎了兩下,這回是徹底死了。

劫后余生,蘇牧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全身都是冷汗。

就在他準備推開尖頭猿之時,一抹血色光芒突然在他的眼中閃耀了一下。

三個多月都沒有任何反應的進化者天賦,居然在這一刻啟動了,讓他當場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了狂喜的笑容。

此刻,在蘇牧的腦海中,突然多出了個類似游戲界面的東西,在這個界面中,懸浮著一個藍色球體,球體旁邊,還有一塊像玻璃殘片般的東西在飄蕩。

第2章 002嗜血戰神

蘇牧先是看向那個藍色的球體,就見在球體正中,居然擺著本書,書的正上方,則有幾排數字。

“1/10,距離升級還需20點經驗值。”

這本書的封面上寫著三個字:龜息術。

“龜息術,那不是我正在學的斗武技嗎?難道說,我這個進化者天賦是可以用來幫助修練斗武技?”

正當蘇牧想仔細研究一下新覺醒的天賦能力時,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

“小牧,你沒事吧?傷到沒有?”秦雅等人趕緊跑過來關切的問道。

蘇牧則搖了搖頭。

秦雅看了看尖頭猿的尸體,微微皺起眉頭道:“血獸就是血獸,哪怕只是最弱的一級血獸,生命力都這么頑強,菲兒呀,下次出手時,可要再加點力才行。”

黃菲兒聞言俏臉微微一紅,哼了一聲。

應付了秦雅等人兩句,蘇牧手上的工作也沒有停,很快就將第二枚血晶與獸寶挖了出來,并用水沖洗干凈。

就在這時,黃菲兒也不知道是為了找回面子,還是賭氣,走過來沒好氣的說道:“喂,洗好就拿過來,難道你還想私吞呀?”

說罷,黃菲兒一把就將蘇牧手中的血晶與獸寶給奪走了。

“我哪有那種想法?你想多了。”

之前的冷嘲熱諷,本就讓蘇牧不舒坦,如今又這么不客氣的搶東西,他臉色也陰沉下來。

“呵呵,誰知道你這個懦夫怎么想的?瞪什么眼?不服氣是嗎?要是真不服氣,就自已去狩獵血獸呀?別總躲在我們幾個女人身后,虧你還是個男人。”

“你!”

蘇牧氣得握緊了手中的小刀,滿臉通紅,黃菲兒則一幅完全瞧不起蘇牧的樣子,雙手叉腰的站在他面前。

那種姿態簡直就像在說“來呀來呀,有本事你打我呀”。

以往黃菲兒就沒少對自己冷嘲熱諷,蘇牧都忍了,可這一回不知怎么的,在氣憤的同時,內心之中居然升起了一股強烈的暴躁感。

他猛然一把抓起尖頭猿的尸體,掄起右臂如風車般向外一甩。

砰!

幾百斤的尖頭猿尸,直接被扔出去四五米遠,摔在地上震起大片塵土。

米素素“哇”了一聲,跳到蘇牧身邊,雙眼瞪得像鈴鐺一樣看向蘇牧。

“天啦,蘇牧,原來你力氣這么大呀,單手就能抓起尖頭猿,難道說是天賦覺醒了?”

黃菲兒也嚇了一跳,看了看那尸被扔遠的尖頭猿尸體,又看了看蘇牧的手,暗暗嘀咕。

“奇怪,這家伙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強了?難道真的是天賦覺醒了?就算是天賦覺醒,力量也不應該提升這么多呀,這種怪力,可不容易應付……”

想到自己這么多天來對蘇牧的冷嘲熱鳳,黃菲兒忽然覺得有些忐忑。
千炮捕鱼2赢话费 欢乐彩票这个软件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新疆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股票大盘行情 湖北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北京11选5胆拖玩法介绍 a股权重股 天津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河南快3技巧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风采 神马股份股票 福彩3d论坛17500 青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pk10看走势图教程 股票走势图及分析 四川快乐12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