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生死狙擊之死神游戲

點擊:
《生死狙擊》游戲中的AK之王陳鋒,莫名穿越進了神秘的“死亡挑戰服”。
在這服務器之內,他荷槍實彈的出現在了沙漠地圖之中,和別人進行了真人槍戰對抗。
而正當他興奮不已這“真實的游戲”時,更恐怖的里世界開啟,喪尸變異體甚至游戲中從沒出現過的BOSS,一齊涌出……
而他驚恐的發現,在這“游戲”中死亡的人,就再也出不去了。
可是能活下來的人,卻能得到“死神”豐厚的獎勵,如果你想,可以在這里得到你想要的的一切。
這是真實的《生死狙擊》,這是死神的游戲……

正文 第1章 AK的四個境界

“阿唐”網吧是一個很破舊的地方,作為網吧它存在的年月已經有十年了。

破舊的機器,雜亂的環境,而且在人流量很小的小巷之中,這樣的網吧在大城市已經很少見了,不過在“中祥”這樣的小縣城之中,還是有一些的。

而且因為機器不行,環境不好,所以這種破網吧面對的人群都是一些學生沒有身份證去正規網吧上網的學生。

因為針對特殊群體不要身份證而且相對便宜安全,所以“阿唐”網吧內也算得上是熱熱鬧鬧。而此時在網吧的一個角落中,就圍攏了一群人在呼來喝去,大家在圍觀一個學生打射擊游戲。

那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少年,手上用的是一把黃金AK。

眾所周知,AK彈道并不是特別好,但是威力強大,爆發力強適合點射,前三槍的穩定性較高,后面彈道就開始飄忽不定了。

但在他手里,AK如同一臺帶有自動瞄準一樣精準,已經不是壓槍或者點射爆頭這種級別的了,而是恐怖的掃射爆頭。

這曾經是第一代射擊游戲中,世界公認的AK之王瑞典玩家HeatoN發明的招數。

千百萬游戲玩家中,能做到這一點的,萬中無一。

而眼前名叫陳鋒的少年,用的就是這種技術。

電腦畫面上顯示的是《生死狙擊》沙漠II的地圖,爆破模式下,他是一個匪徒,和同伴全部沖B點不同的是,他脫離隊伍獨自選擇了A門。

“鋒哥……自己沖A門……”

看到陳鋒自己沖A門,后面的幾個學生模樣的圍觀者興奮了起來,獨自沖鋒,就說明又能看到那仿佛精彩視頻集錦一樣的神奇槍法了。

他們都知道,一般人玩這張地圖中,自己沖A門,一般情況下就是找死。

因為想通過A門進入A點,就要經過一個木門和一條寬闊的大道,而大道沖鋒,靠的就是火力壓制。通常情況下,對面幾個人沖過來,加上躲在A點的大狙,讓你連周旋的余地都沒有,碰見落單的直接就是亂槍打死。

就算那運氣極好槍法極好的,也頂多是能換一個。

當然,說的是“一般人”,換成陳鋒,卻是一場活生生的強突表演!

他們不由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精彩的畫面。

陳鋒脫離匪基后,在沖網A門附近的同時,就先往小道那邊扔了一個手雷。

“聲東擊西!哈哈,那些家伙一定又上當啦!”

一個眼睛特別大的學生忍不住叫出聲來,引起一片附和。

沒錯,這其實只是一個障眼法,目的是讓企圖從這邊沖來的人,無法判斷匪基這邊的情況,多少都會猶豫一下要不要直接沖鋒。

而這猶豫一下的時間,對陳鋒來說就已經足夠跑出很遠了。

扔雷的動作并沒有耽誤他一點兒,沖進A門的時候,對面隱約聽到腳步聲。

他一個閃身跳出去,迎面看到一個同樣沖鋒神速的警,但是可憐的警剛準備開槍,陳鋒就直接甩動鼠標,身在半空的匪一發甩槍將其爆頭。

從閃身出門到躍起到看到警到甩槍,一共用了不到半個眨眼的時間,這反應速度絕對是超一流的。

“漂亮!”

學生們的贊聲四起,仿佛是看到世界一流高手的表演。

爆頭尸體還沒落地,陳鋒沒有半點遲疑,控制匪徒倏地往旁邊一閃,與此同時,另一邊A道的拐角處,又沖過來了三個警。

拐角處雖然沒有透視,但是從尸體飛來的方向他們就猜出了陳鋒的位置,三個人在沖出的同時,槍口就憑借著預判來噴吐火舌。

圍觀的學生們也齊齊長大嘴巴,死死盯住屏幕,因為他們都知道,最精彩的時刻,就要到了!

陳鋒手指摁住鼠標左鍵,同時AK槍口下壓以一種奇怪的甩刀一樣的方式甩出,槍口瞬間劃過一條弧線,帶著彈道射出了不規則的形狀,空中這些不規則的彈道連接在一起,卻是正中三人的額頭。

一秒三殺!喝彩聲如雷。

“掃射爆頭,哈哈,掃射爆頭看見沒!”

“看到了,沒看清怎么回事三個人就死了!”

幾個學生在后面跟打了雞血似的叫著,激動的滿臉通紅,有的甚至忍不住連連拍打桌子,引得網吧里其他人紛紛伸脖子往這里看。

陳鋒似乎絲毫不受周圍噪音影響,淡定的操控人物繼續前行。

從拐角處再次閃身跳出,他看到了對面A點的兩把大狙,半空中穩定槍口沖著黑點一個點射,AK當狙擊用,一發遠程爆頭。

同一時刻,對方的另一桿狙擊槍也發出咆哮。

子彈打中了他的腳,在防彈衣的作用下沒有一擊致命,不過此時他已經血量減低。陳鋒落地的同時,又是連開兩槍,第一槍中其胸口,第二槍打到頭。

用大狙的警陡然后仰,當場掛掉。

從沖鋒發起到結束,6個人頭拿的雷厲風行又輕松寫意,如同武俠小說中的那醉人的刀客一樣,一刀斬出,血濺五步。

由于他這邊清理了6個警,這局對局也輕松獲得勝利。

這局同樣也是整個對局的最后一個小局,游戲結束的時候,陳鋒電腦上面顯示的戰績是28殺1死。

“28殺1死!厲害啊鋒哥,王者級的天梯比賽你都能以一當十!!”

天梯結束,幾個觀戰的學生嘆為觀止,尤其是那以前沒見過的,更是感到難以置信。

其中一個忍不住問陳鋒:“總聽大眼兒他們說你厲害,今天一見還真不是吹的,你那鼠標是怎么回事?一晃就過去了,鼠標靈敏度調這么高還能壓住槍,簡直不敢想……你算不算是已經達到絕頂高度了?”

“沒,還有進步的空間。”天梯王者第一,陳鋒看著自己的分數,嘆了口氣退出了游戲。

他知道自己還有進步的可能,起碼遠距離點射上,他無法做到掃狙。但是很可惜,已經沒了能給他那種壓力的對手。

“唉,要是去年成名的花、鷹,兩人還在,說不定我還能再進一步。”按下下機,陳鋒站了起來,“現在的話,難了……”

類似高手寂寞如雪的話,從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口中說出來,似乎挺可笑,但卻是他實實在在的心里話。

他十分想和去年成名的兩大槍王對決,可惜那時他的水平還很一般,那兩個ID是他仰望的存在。

“哎呀,那倆人半年沒登陸過了,估計早不玩了。”背后的陳鋒“鐵粉”耗子聽見他的聲音,拍馬屁似的說道,“現在王者第一是你,別想那么多啦,到時候跨區爭霸賽一來,憑你的技術,什么稱號還不是手到擒來。”

“也許吧……”拎起作為上的書包,陳鋒起身準備離開網吧,“耗子、小胖、大眼、老狗,你們玩吧,我回去了。”

“這么早?”

“天都黑了,再不回去,我媽又該絮叨我!”

“那老大您慢走!”

“好嘞!”陳鋒沖幾個哥們擺擺手,走到了吧臺把押金條退給了前臺的一個很可人的女孩。

那女孩看起來像是農村來的,編著一個有些脫離時代的大辮子,但是卻絲毫不顯土氣,配上她倆水靈的大眼睛,如果不是因為穿的有點土,誰路過都得多看兩眼。

“小美女,退錢……”陳鋒看著那妹子笑了笑。

“嗯,還剩三塊……”

“那給我拿瓶可樂吧,不用找了。”都是老門老戶了,陳鋒說話之間走到冰柜那里拿出了一瓶冰凍可樂。

“少喝可樂,長身體的時候喝點酸奶什么的比較好。”陳鋒擰開可樂的時候,從吧臺里面的小回廊里又走出了一個非常健壯的青年男子。

這男子穿著一個貼身的迷彩背心,剃著個標準的寸頭,迷彩背心勒緊他的胳膊和胸脯,顯示出了里面棱角分明的肌肉輪廓。

他叫“阿唐”,網吧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平時是一個十分和氣的人,但是陳鋒卻見過他出手。

曾經有街面上的小混混在網吧欺負學生,阿唐出面幾乎是三拳兩腳的就把幾個混混打的骨斷筋折,從此這塊地方再也沒人敢鬧事兒。

對于這個“阿唐”老板,陳鋒倒是十分敬重。

“唐哥,我又不像你,練得那么壯,我這輩子也沒打算練什么體格,我就這樣就挺好。”陳鋒笑嘻嘻的跟阿唐開著玩笑,“你酸奶還是留著讓你表妹喝吧,她缺這個!哈哈哈……”

陳鋒玩笑話沒開完,那吧臺的女孩舉著空可樂瓶子站了起來,陳鋒哈哈笑著遠遠跳開,在她發脾氣之前跟阿唐打了個招呼,直接竄出了網吧。

出去網吧的那一刻,外面的熱浪撲面而來。此時雖說才四月份,但是在中祥這個地方的氣溫已經很高了,穿著短袖都還出汗。

不過還好的是現在太陽已經落山,陳鋒晃悠著細長的身子,提著個比他還寬的書包磨磨蹭蹭的穿過了兩個街道一條小巷來到了自家那小超市的門口,打開超市的門,但還沒進去就聽見里面一聲暴喝。

“哎喲,杠上開花,胡啦!”

正文 第2章 死亡挑戰服

循著聲音轉過前面的柜臺,陳鋒就看到狹窄擁擠的小超市里面那唯一的空地上被支上了一桌麻將和一個躺椅。

麻將桌上四個中年婦女正滿頭大汗盡心盡力的鉆研著國粹,麻將桌旁邊的小躺椅上,是一個叼著茶壺的男子,那是陳鋒的老爸。

“喲,小子回來了。”看到自己兒子回來,陳鋒的老爸陳建國晃了晃人字拖上的腳趾算是打了招呼,“都八點半了,吃飯沒?”

“沒吃家里也沒啊。”陳鋒看了一眼自己家那亂糟糟的小超市,撇了撇嘴, “你們喝茶的喝茶,打牌的打牌,我也從沒見過家里有過熱飯。”
千炮捕鱼2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