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狗帶吧青春 第3節

點擊:


那人叫修志明,是隔壁班班霸和林靈兒一個班的,學習不咋地,按理說連高中都上不去,只是家里有點錢,硬是塞錢塞進來的,他也仗著家里有錢,收了不少狗腿子,自從知道我們班有人曾經跟婉兒表白后,直接把那人給打的住院了,因此我們班上也就再也沒人敢喜歡婉兒和她表白了,也沒男生敢和婉兒走進了。

當然,我算是例外,因為我是婉兒同桌的緣故,修志明打聽過我,他知道我性格懦弱,被人欺負,他也知道像我這種人不會被婉兒喜歡的,所以根本都沒把我當回事。

上課后,我故意往婉兒那邊擠了擠,婉兒一臉厭惡的看著我說,“離我遠點。”

我小聲說,你忘了昨天答應我的了?婉兒說,沒忘。我說那你就讓我摸摸唄。婉兒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說,“現在上課期間啊,你不怕耽誤學習了?”

我說不怕,你昨天答應讓我摸的到現在還沒摸呢。

婉兒皺著眉頭說,“昨天都說過了,等周末你回家,不知是讓你摸,還和你做,行了吧?”

我當時心急如焚,急著要摸呢,剛想說話,婉兒瞪了我一眼說,你要是在不知足,我讓靈兒叫人堵你,而且你以后碰我都不行,更別說摸了。

聽到婉兒說這話,我膽怯了,別看靈兒是個女生,但是她發起狠來,那些混混男生都怕。

聽別人說,曾經靈兒的前男友找小三了,靈兒知道后,也不當場發飆,而是第二天叫人當著她男朋友的面把那個女的衣服褲子內衣內褲啥的全扒光,然后統統扔進大老遠外的男廁所。

當時這件事兒怎么解決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從那以后那小三退學了,男的菊花也讓靈兒叫來的混混給爆了。

今天一天我都沒心聽課,一直想著等到周末回家怎么和婉兒做。下午剛放學的時候,婉兒接了個電話,然后一臉興高采烈的模樣背著書包準備走了。

我趕緊跟上去,走到教室門口,一把拉著她,問她:“誰跟你打電話的?”

婉兒甩開了我的手,一臉不耐煩地模樣看著我說,“誰跟我打電話和你有什么關系?你以為你是誰呀?”

我說,我是你哥哥。

婉兒突然笑了,聽到我說著話,一臉鄙夷的說,“哥哥就會拿那件事情威脅妹妹和他做?”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愣住了,看著婉兒逐漸遠去的背影,我心里覺得不好受,這時,從我身邊經過一個男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每次上課我都見你不好好聽課,一直盯著李婉兒看,你不會喜歡她吧?她可是隔壁班修志明,明哥的菜。”

這人叫謝偉,剛上高一的時候還跟婉兒表白過,后來被修志明知道了,被暴打一頓后,也不敢和婉兒過于親近了。

我當時也惱火了,沖著他吼道:“你閉嘴吧。”

謝偉愣住了,他沒想到平時經常被人欺負的我敢跟他吼,他推了我一把說,“草,你個傻吊,讓誰閉嘴呢。”

我倆聲音都挺大的,讓班級里剩余沒走的那些同學都聽到了,那些同學都停下手中的活,幸災樂禍的看著我,有的還跟謝偉說,“謝偉,揍他個傻吊,別告訴我你連這逼都不敢揍。”

我有些慌了,后退兩步,不敢看著謝偉。

謝偉跟那些同學笑著說,“去去去,這逼我要是收拾不了,我他媽一頭撞死算了。”

然后謝偉拉著我的衣領,拍了拍我的臉頰,說:“問你話呢,剛才讓誰閉嘴呢?”

我暗道后悔,不應該跟他吼,我說:“謝偉,我不是故意的。”

謝偉吐了口唾沫說,“一句不是故意就完了?”

我說,那你說咋辦吧。謝偉說,這樣吧,我看你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給我弄個十塊錢如何。

我說我兜里沒那么多錢。謝偉撇了撇嘴,罵了一句窮比,然后問我有多少拿多少。

我掏出五塊錢遞給他,他接過五塊錢,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臉頰說,“明天記得把剩余五塊給我。”

第6章 和婉兒做那事兒

我沒理他,默默的掃著地。

他又諷刺了兩句,見我一直沒理他,也不說什么了。

等我們掃完地,剛進班后,婉兒才姍姍來遲,好巧不巧的跟在婉兒后面來的是謝偉,他一進來沒第一時間往自己位子上做,而是來到我這,伸手說:“五塊錢呢。”

我小聲說,快上課了,下課給你。

誰知道,謝偉就像故意一樣,提高了嗓門說:“不行,現在給我。下課指不定你跑哪去。”

他這一吼,讓準備早讀的同學們都停了下來,紛紛看著我們,有些放學走的早的同學不明白怎么回事問身邊的同學,得知后也是偷笑著看著我。

謝偉很享受同學們的這種目光,我也是沒辦法了,只能從兜里拿出五塊給他。

謝偉接過錢后,并沒有立刻走,反而敲了敲我的桌子,說:“以后慫逼要有慫逼的態度,知道嗎?”

我沒理他,默默拿出英語書,準備早讀。

謝偉見我這樣,他倒是有些尷尬,一把拉起我的衣領說,你聽見沒。

我嚇壞了,連忙點頭說聽到了,謝偉這才罷手,背著他的書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這時,坐在第一排的組長突然跑到婉兒身邊,問道:“聽李玥說,他喜歡你,還想把你上了,是不是真的?”

聲音不大,但是教室內本來都已經很安靜了,導致全班都聽得清清楚楚,婉兒身體微微一顫,臉色煞白地看著我。

我愣住了,一拍桌子,站起來指著組長的鼻子,說:“你別血口噴人,我什么時候說了?”

“哎,是啊,李婉兒,昨天你走后,李玥盯著你的背影看了老長時間呢,指不定打什么壞主意。”本來回到自己位置上的謝偉突然大聲說道,說完還一臉笑嘻嘻的看著我和婉兒。

我偷偷看了婉兒一眼,發現婉兒神色復雜的盯著我,死死的盯著我。

我剛想解釋的時候,班主任進來了,他開始征收復印資料錢,全班都交了,就我沒交,我的錢給謝偉了,兜里只剩下兩塊錢了,根本不夠。

班主任問我說,為啥沒交。我低著頭說,沒錢。我們老班可不相信這種話,能進實驗班的不知是學習好那么簡單,也得需要不少錢呢。

“那你借同學的。”老班冷冷的說道,其實老班最早對我也不是這個態度,我學習好,老班對我最早還算照顧。

可高一上學期的時候,我經常被婉兒叫來的同學給欺負,每次我都告老師,時間長了,老班就煩我了,說咋不欺負別人,就欺負你呢,多大人了還老告狀。

從那以后,教我們班的老師們態度對我都發生了改變,打心底看不起我,鄙夷我。

我學習再好,那些老師們也不會改變我的看法,只會說,哦,那個事媽考試分數又進步了啊。

是的,我在老師眼里就是事媽。

我低著頭,沒吭聲,也沒去借。老班也知道是啥情況,說了句我幫你墊上,等你下星期過來的時候把錢給我。

我說,行。

上課時候,我小聲跟婉兒解釋說,這句話真的不是我說的。

婉兒一直不吭聲,后來嫌我煩了,大聲吼我說:“李玥你煩不煩啊?”

她還因為上課無紀律大吼而被任課老師罰站到教室最后面,我偷偷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婉兒,從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一絲輕松。

或許,在她眼里,站在教室后面也比做我同桌好吧。

下課后,婉兒把課本扔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轉身就走出教室。

我趕緊跟了上去,拉著她的胳膊,解釋說那些話純屬組長瞎說的,我根本沒說。

婉兒抬頭看了我一眼,說了一聲哦。

我以為婉兒沒聽明白,又解釋了一遍,婉兒終于不耐煩的說,“你跟我解釋那么多干啥?現在周五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來了,到時候咱倆把那事做了,然后你把照片刪了,咱們以后形同路人,行嗎?”

說著,她發現周圍已經有同學開始注意這里了,趕緊擺脫掉我拉著她胳膊的那只手,頭也不會的走了。

看著婉兒逐漸遠去的倩影,我沒來由的感覺到一陣難過,我想對她說我喜歡你,但是我怕會遭到她的不屑和取笑。

今天又是一天都沒好好聽課,下午還來了一場數學考試,我心里當時煩透了,就只把十二道選擇題全寫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會兒,可一閉眼,想到的全是婉兒,搞得我心煩意亂的。

好幾次我都想和婉兒說句話,可她一臉冷淡,理都不理我。

一放學,婉兒背起書包匆匆離去,我作業都沒來得及裝進書包里,背起書包追上婉兒。婉兒停下腳步,冷冷的說,“別跟著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

第7章 對不起

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間走去,我見狀趕緊跟了上來,老實說,這是婉兒從小到大第一次主動讓我進她臥室,臥室很美,有一種少女初戀的感覺,房間的墻壁被粉刷成粉色的,上面還貼著薛之謙的海報,桌子上還擺放著哆啦a夢的手辦。

我一把抱著婉兒把還沒反應過來的她撲向她那柔軟的大床,開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看著婉兒發出一聲驚呼,臉色更加通紅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道:“這么小……”

一聽這話,婉兒可不愿意了,本來沉浸在享受中的她臉色一沉,把我推開。

“婉兒,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急忙道歉。

婉兒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開始往房間外走去。

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兒,威脅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話,我告訴爸媽那件事了啊。”

婉兒厭惡的盯著我看了許久,她大聲對我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就會拿這件事情欺負我,謝偉他們欺負你,訛你的錢時,你怎么不還手?就會欺負我一個女生?李玥,你真賤,不是男人,慫包。”

我愣住了,這是婉兒第二次說我慫包,第一次是因為我怕靈兒,一個女生。而這一次是因為我只敢欺負她而不敢和那些欺負我的人還手。

“婉兒,我……”

“我去洗個澡,洗完澡后陪你做,記住,做完后你我再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兒背對著我,冷冷的說道。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刮刮乐怎么玩 熊猫娱乐棋牌 德甲积分 大圣捕鱼红包版 下载真人麻将手机版 股票交易数据接口 九游怎么开挂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百度 幸运赛车技巧全攻略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免费赚钱团队 幸运飞艇冠亚和互刷 浙江快乐彩基本走势 广西福彩快3今天开奖 兼职网赚论坛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