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醫警

點擊:
醫警、既是警察也是醫生,一個原本被人當成笑話的臨時設立的職業,卻意外的讓林東看上了,于是一個個奇跡誕生……
身為世界最大軍火世家的繼承人,為了不服兵役,選擇了當一個警察,也選擇了醫警這個職業……
人極九限
齊天難見
傳奇可攀
神話流傳
林家人突破人極九限就要死,林東卻依舊在拼命的修煉!

第一章 林家大少

一座各國正規地圖都未曾標出,只有機密檔案上才有記載的島嶼之上,一架大型豪華私人飛機剛剛降落,這個島上竟然有可供大型客機、戰斗機起落的機場,而且還不止一個。

山上一個完全木質的房屋之內,頭發有些花白,精神奕奕的林老爺子正拿著一個賬單,來回的踱步。

“太不像話了,太不像話了,自己家有衛星不使用,非要去租用美國軍用衛星給他查探獵物,他以為他在干什么,打世界大戰啊。這些也就算了,我林家的大少玩得起這個,但是這個是什么,這多出來的十萬美金,是什么,小蕊你給我解釋一下??”林老爺子拿著賬單看著那名一直站在那里,一身職業裝束,神清骨秀、臉上帶著幾許無奈的譚茗蕊。

作為大少的專職秘書,美麗又能干的譚茗蕊卻拋棄了平時的聰明、能辨,只是很委屈很無奈的站在那里,猶豫了片刻,才開口道,“大少又給人治病了,治……治感冒。”。

看著譚茗蕊有苦難言的模樣,想發火的林老爺子,強忍了下來,嘆了一口氣:“我知道這小子對醫術一向很有興趣,我也不反對他給人治病,但治個感冒竟然花十幾萬美金,這算什么,當成笑話聽都沒人相信。”

譚茗蕊從手中一個文件夾中取出兩張表來:“老爺子,這是詳單。”

林老爺子一看,都是一些英文字都是專業的他也看不太懂,隨即按了一下身上的通訊器:“讓湯姆遜先生過來。”

十幾分鐘后,曾經是五個世界一流醫院院長,現為林老爺子私人醫生的湯姆遜趕來。

“你給我看看,這些都什么玩意。”林老爺子隨后一扔,那張薄薄的紙就如同飛盤一般平平的飛過十幾米,飛到了湯姆遜醫生手中。

湯姆遜看了一眼單子,眼睛漸漸放亮,不斷點著頭,隨后道:“這里有戰場抑制細菌藥物KL9、加速傷口細胞再生能力藥物RYDLA、還有提高腎上腺素增強腎能力的藥物DMG2……”

知道林老爺子不懂這些,湯姆遜也盡量簡潔的解釋專,不過林老爺子聽后依舊擺手道:“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我不管,你就告訴我,這些跟感冒又什么關系,你說這些東西要花十多萬美元嗎?”

“嗯……”湯姆遜想了想道:“這些藥物加起來,的確是值這個價錢,而且照這個組合來看,的確可以治療感冒,效果也絕對會非常好,可以讓一般細菌或者病毒感冒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比正常的藥物要快上十倍。這一定又是少爺的處方了吧,呵……少爺的醫術還是很高明的,用最好最貴的藥物治病,只是他從小的生活習慣造成的,這種只追求最好的效果,不計成本的行醫方式很特別。”

林老爺子聽后苦笑不得:“快十倍,他花的錢要貴上一萬倍,他這樣行醫的方式怎么行,滾、滾、滾,他這樣與你們這群家伙也有很大關系,快滾。”

湯姆遜并不在意,笑著拿著林東的處方,一邊向外走,一邊很有興趣的研究著,嘴里嘟嘟囔囔的說著有進步之類的話。

“他現在人在那?”

“叢林”

林老爺子停下了一會,終于道:“好,既然這樣的話,也該是時候了,就把他也扔到那個地方去,給他一個能跟醫生拉上點關系的職業,反正他早晚要去那待上一段時間的,正好,按照祖訓他還沒參軍呢。臭小子,我林家百年的研究都不行,他以為自己就能行,他喜歡給人治病是吧,我看將他的經濟封鎖了,不給他錢看他如何給人治病。”

“小蕊,將林東給我找回來。”林老爺最后目光看向了譚茗蕊。

……

非洲叢林深處,一處懸崖峭壁中部的一塊突出的巖石上,正吊著……不對,應該是掛著一個人,只是這個人怎么還長著一條尾巴……

如果真的近看才會發現,此時此人正雙手反扣在這塊巖石上,眼睛望向遠處茫茫的叢林,盡量的調節著呼吸,而他身后的那條尾巴,則是一直失去了頭部的蟒蛇,蟒蛇的頭已經被打爆,不過身體依舊死死的纏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從胸口一直到腳部,因為現在所出的環境,他顯然沒辦法空出手來解決這個問題。

林東也很是郁悶,原本這次修煉一切都還很順利,雖然中間也遇到幾次危險,尤其是一次在河中遇到一條長達三米多的鱷魚,最是危險,不過經過了三個多月的歷練,他的玄天氣勁終于突破了第四層,在林家的記載中林家人還從來沒有人能在三十歲前將玄天氣勁修煉到第五層的,但是林東卻做到了。

本來完成目標就準備離開,離開之前看到這座山峰,突然起意,徒手向上攀爬,以林東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能說如履平地,不過要上去也很容易,沒想到在攀爬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被一條蟒蛇襲擊,以林東現在玄天氣勁第五層的力量,如果要是在陸地上林東倒也不懼怕這只蟒蛇,在這叢林深處比這大的蟒蛇他也殺過,但是在懸崖峭壁上,突然竄出來的蟒蛇直接纏住林東,當時林東只能使用腳跟單手跟這只蟒蛇作戰,最終他的肩膀被蟒蛇咬中,而林東也趁機使用家傳“意拳”中的內爆之術將這只蟒蛇擊殺,但是這只蟒蛇雖然頭部被擊爆,身體卻依舊死死的纏住林東。

林東身體受重傷,而且這蟒蛇有劇毒,原本已經快要失去知覺,好在幸運的是在他要昏迷支撐不住的時候發現了那蛇守護的地方長著一株血紅的花朵,林東雖然不認識,但是知道這絕對是好東西,于是直接抓來吃了下去。

幸運的是還真讓他蒙對了,沒有爆體而亡,也沒有讓他感覺到什么特別,只是蛇毒倒是解除了,但是身在懸崖中部卻是沒辦法將這蟒蛇給弄掉,只能憑借雙手繼續向上攀爬。

“好美。”看著這茫茫叢林,雖然知道里邊兇險無比,但是如此看著依舊很美,林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也只有像他這樣的人才會有心情在這種時候感嘆眼前景色好美,稍微調息了一下,林東看了看自己肩膀的幾個血洞,因為剛才連續用勁又出了不少血,看來自己必須盡快加速爬上去才行。

這個地方被這一塊突出的巖石給擋住,林東必須繞過這里繼續向上攀爬,如果不是身體跟雙腳都被纏住,林東有幾十種辦法可以輕松上去,此時卻只能冒險了,看著不遠處一塊石頭,林東調整一下呼吸,反扣著的雙手突然一用力,身體斜著向下滑去,在落下去的過程中林東猛的一個轉身,雙手在千鈞一發之際扣向了那塊巖石。

“嘭……嘩啦……”林東雙手重重的扣在上邊,不過因為帶著一條巨大的蟒蛇,加上躍動帶來的沖擊力量,扣在上邊發出撞擊聲,身體向下滑去,手一時之間竟然沒辦法完全扣住巖石之上,好在林東急忙施展玄天氣勁,加上自家絕學拂穴手的絕招,五指猛的摳入石頭中一點。

他畢竟只是人極五限的力量,玄天氣勁也只是修煉到五層,危急關頭拼命一下雖然手指摳入巖石中,但是手指也都流出血來,不過好在總算穩住了沒掉下去,如果從這里掉下去,林東可就真的十死無生了。

肩頭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指尖更是疼痛,胸口不斷起伏,一口血在喉嚨之間差點噴出來,好半天林東才緩過來,隨后猛的鼓足一口氣。

雙手猛的向下一按,手臂發力,身體瞬間向上沖起幾米,隨后林東又摳在一處石縫之中,摳住之后雙手再次用力,身體帶著那條纏住他的蟒蛇,再次向上攀升了幾米,再次扣住一塊巖石。

最后的三十幾米,因為力氣耗的差不多了,身上傷勢加重,林東整整用了半個小時才上去,最后三次每次都得休息好一會才能發力。

“哈哈……”終于上去了,林東躺在上邊,仰望那碧藍的天空,忍不住在劫后余生的時候放聲大笑了出來。

林東今年雖然只有二十二歲,但是這種生死之間的戰斗他已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回了,就算剛才險些從懸崖上掉下去他也沒有絲毫恐懼、膽怯,反倒是顯得無比興奮,笑過之后林東立刻動手從身后背包之內抽出一把軍刀來,手一翻動已經熟練的將纏繞在身上的蟒蛇進行分割,很快他也終于解脫出來,林東沒去管這蟒蛇如何,立刻坐下來開始調息。

此處正好無人,林東緩緩的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似睡之間又有靈臺一線之清明,這個卻不是林家的玄天氣勁的心法,而是只有林東自己一個人知道的秘密,一個家人猜了多年都沒猜到的秘密,胎息術。

正因為有這胎息術的輔助,林東才有了如此精進,林東第一次修煉胎息術就假死了整整六天六夜,任何救治設備都沒有用處,那個時候他才八歲,自那之后他也多次昏迷,后來被家族注意,尤其是林東的爺爺開始觀察、限制他修煉武功,不過林東自有他的打算。

這胎息術修煉了十四年了,林東已經發現了一些奧妙,每次在生死之間走過之后,經歷了極度危險跟高強度戰斗后修煉,效果最佳。

漸漸的,林東的呼吸已經失去,完全沒有了呼吸,如同這山頂上的石頭一般,這就是胎息術最大的神秘之處。

不過奇異的事情很快發生,林東肩膀上那被蟒蛇咬的幾乎洞穿的傷口,還有剛才攀爬上來全部壞掉的手指,正在逐漸恢復,速度雖然緩慢,但是卻是肉眼可見,這已經超越了人體自我恢復的范疇。

十六個小時之后,當林東睜開眼睛看著剛剛升起的朝陽的時候,他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而此時林東一口氣吐了出來,在他胸前三尺范圍內出現一股白色的氣流,就像是高溫蒸汽一般。

“爽……”林東起身動了動手臂,沒想到這次胎息術竟然使剛剛達到第五層的玄天氣勁提升了一倍有余。

此時再看周圍的景色,更是喜歡,隨手從身后包里取出一個信號器看了一眼,好在這個信號器是經過特殊合金密封的,林東將手掌放到上邊,瞬間經過確認,通訊器打開,信號自然傳輸出去,這里邊是一個巴掌大小如同掌上電腦一般的視頻通訊器。

里邊一個帶著無邊眼鏡,長發披肩,神情中帶著淡淡的歡喜的美女出現,看到了林東,美女立刻埋怨道:“大少,老爺子那邊我說你一個月能回來,現在都過去了三個月了,老爺子已經催了幾十遍了。”
千炮捕鱼2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