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全能小神農

點擊:
一塊龍形玉佩,改變了劉芒的命運,使他從一個無業游民搖身一變,成了無所不能的小神農,小日子是越過越美。他不愁吃不愁喝,花錢如流水,只愁身邊的美女太多,哎,煩啊…

第1章 被老丈母娘追打

石洼村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小山村,景色宜人,民風淳樸。

“你趕緊走吧,一會兒我媽該來查房啦。”

“查房?不會吧!”

……

“劉芒你個挨千刀的,痛快給我站住!”

“翠花嬸你真誤會了,我跟婷婷可是清清白白的…”

“放屁,都被老娘堵屋里了還敢說是清清白白?你當老娘是傻子呀…”

晚上10點,寂靜的小山村一下炸了鍋,村長皮萬山的媳婦張翠花舉著棍子咬牙切齒地追趕著一個干巴瘦少年。

……

“啥!劉芒這小子被堵屋里了?”

“哎呦喂,真沒想到哈,劉芒那小子還挺有手腕的,竟然把村長的閨女弄到手了。”

“……”

這出來瞧熱鬧的人是七嘴八舌頭的議論開來。

劉芒光著腳丫子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心里暗道;我這個老丈母娘體格可太好了,不去跑長跑真是白瞎這材料了。

雖然被追的如同喪家犬般的狼狽不堪,但他跟皮婷婷的事算是歪打正著坐實了,被張翠花這么一鬧騰,全村人都知道了。

值!值了!

劉芒心中大喜,只要過了今晚這道檻,改天拎著煙酒登門把今晚的事解釋清楚,然后再把婚事一定,這就妥妥的了。

在農村,女孩最注重名聲,要是被傳出啥不好聽的來,再想找婆家可就難嘍。

此刻的張翠花也知道自己把事鬧大發了,腸子都要悔青了,但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眼下她是孤注一擲要拿劉芒泄憤,不管咋地先出了胸中這口惡氣再說。

一個前面跑,一個后面追,倆人就跑出了石洼村。

劉芒琢磨了一下,再這么跑下去自己肯定是沒跑了,用不多時就得被逮到,他眼珠一轉,計上心頭,既然平地上不是個兒,那就上山。

離著石洼村不遠,有座石佛山,劉芒咬著牙堅持到了山腳下,他雙手拄著膝蓋喘了幾口氣,回頭一看,張翠花舉著棍子也追了上來。

靠!

劉芒拔腿就往山上跑。

張翠花是追紅了眼,隨后不停歇的追了上去。

等上了山,劉芒就后悔了,他非但沒有甩掉張翠花,反而被一步步的逼近…

完嘍…

劉芒心頭一涼,看來今晚這道檻是過不去了。

他心中正胡思亂想著,突然身后傳來張翠花的罵聲;“小王八蛋,看你還往哪跑。”接著便是一陣棍風襲來…

劉芒嚇的差點沒蹦起來,他下意識地回了一下頭…

“啊!”

下一秒,劉芒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張翠花一棍子揍在他的腦門子上,鮮血瞬間涌出。

血水沒過劉芒那張俊俏的臉龐,將他脖頸上掛著的龍形玉佩染紅…

這塊龍形玉佩是他前段時間上山掏鳥蛋時偶然撿到的,看著還不錯便佩戴在身上,當成了小掛件。

失去知覺后的劉芒在黑暗中醒了過來,他發覺自己的身體輕的如同一片樹葉,在漫無邊際的黑暗中飄著…

我…我死了嗎?

劉芒心頭一沉,看眼前這情形是十有八九翹辮子了。

回想了一下自己短暫的人生,頗為的感慨,他竟然發現自己這十八年來竟沒有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可以說是虛度了光陰十八載。

白活了!

這會兒,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張翠花死活也不同意他跟皮婷婷的交往了。

整天游手好閑不顧正業,誰家愿意把閨女給這樣的人啊。

哎…

劉芒一聲哀嘆。

突然,他眼前的黑暗中閃現出一道金光,光芒萬丈,在虛無的黑暗中這道金光盤旋了一圈便直射了過來…

近了,劉芒方才看清這道金光竟是一條金色長龍。

啊!

劉芒大吃一驚。

不等他做出任何反應,這條金龍便鉆進了他的腦袋里。

他頓感腦袋內是翻江倒海般的難受起來。

這種狀態足足持續了差不多十幾分鐘,方才逐漸的恢復過來。

神龍經!

劉芒的腦海中浮現出一本閃著金光名曰“神龍經”的奇異金書,更奇的是,他可以用意識去翻閱這本書。

我草嘞!

劉芒驚喜之余,忙不迭的翻閱起這本“神龍經”來。

粗略的看了一遍,這本存在于腦海里的奇書共分為兩卷。

第一卷 為煉丹卷,記載的是奇門煉丹妙術,里面包括對各種中草植物的辨識、各自產生的藥效和數以萬種的丹藥配制秘方。

而第二卷 為修行卷,里面記載了聚氣、法陣、畫符和功法、術法的運用。

劉芒對修行功法頗為感興趣。

就在他打算細細品讀這本“神龍經”之際,眼前的景象陡然間發生了變化,一道月牙形白色光線漸漸的展開,接著他便睜開了雙眼,看到張翠花那張煞白如紙的大臉盤子…

劉芒醒了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在村衛生所里了,頭上還纏著繃帶,還隱隱的有些痛楚。

“翠花嫂子,這小子只是皮外傷,并無大礙…”

村醫宋二嘎對張翠花說道。

張翠花長出了一口氣,隨即狠狠地瞪了一眼劉芒,低聲道;“小王八蛋,別以為事過去了”說著,伸手使勁的扯了劉芒耳朵一下。

“哎呦…”

劉芒吃疼坐了起來。

張翠花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轉身氣呼呼地走了。

劉芒揉了揉耳朵,剛要下地走人,卻被宋二嘎伸手攔了住,“先別急著走,把藥費結了,整一百塊,我給你用的可是上等的云南白藥,紗布可沒跟你算錢…”

尼瑪!

你不給我用假藥我就燒高香了。

你娘的,小爺的錢你也敢黑。

劉芒白了他一眼,知道自己啥事也沒有,心中急于回去研究“神龍經”便也沒有跟宋二嘎多做計較。伸手從兜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十元鈔票扔了過去,“這是紗布錢,不用找了。”隨后便離開了衛生所。

“誒…好你個小兔崽子…”宋二嘎彎下腰從地上撿起那皺巴巴的十元鈔票,嘴里嘟囔著“切,窮大方,隨后將錢揣進了兜。”

劉芒家住在村后山坡上,獨門獨院,他十歲的時候父母出了一場車禍去了那世,他便自己一個人過活至今。

回到家中,劉芒將掛在脖頸上的那塊龍形玉佩摘了下來,仔細地辨認了一番,確定那條金龍就是這玉佩上的龍,他興奮地親了玉佩一口然后便迫不及待地研究起“神龍經”來。

……

直到天亮,劉芒才算把奇門煉丹妙術看了個通透,對于中草藥材的辨認和作用有了深刻的了解與掌握。

“娘的,我要發財了!”

“看誰以后還敢瞧不起小爺。”

劉芒興奮的跳了起來,結果腳下一軟,炕塌了,整個人掉進了炕洞內。

……

靜下心來的劉芒,對奇門煉丹妙術中的“還陽丹”和“聚氣丹”極為感興趣。

不過,這兩種丹藥的藥材極為的昂貴,市面上也不多見,以他現在的經濟狀況,別說煉制這兩種奇藥了,就算是買其中任意一種藥材,都買不起。

“哎…”

劉芒嘆了口氣,又自嘲的笑了下。

過了一小會兒,他頭腦冷靜了下來,既然高端的暫時玩不起,那就務實點吧,眼下還是賺錢要緊,只要有了錢,煩惱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什么藥能賺快錢呢?

他閉上眼在腦海里把神龍經又過了一遍。

有了,就是它!

劉芒睜開雙眼,嘴角裂開了一個微笑,他堅信瘦身減肥的丹藥可以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到錢,而且還會賺大錢!

當代,生活條件越來越好,肥胖人群也越來越多,尤其是天生愛美的女性們,肥胖讓她們穿不上漂亮的衣服,于是減肥便成為她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雖然市面上的減肥產品五花八門,千奇百怪。但真正有效果又無副作用的可以說沒有。

所以,劉芒才在眾多藥方中選擇了減肥藥。

第二天,天一亮,他取出家底兒五百大洋,騎著二八大踹去了縣藥材市場。

等到了藥材市場,他才知道,“神龍經”里記載的藥材名字到了現今絕大多數都換了新叫法,這讓他購買起來費了不少的勁。

第2章 試藥

整整在藥材市場逛了一個上午,才買齊所需的藥材,兜里的五百大洋也都花光了。

返回家中,劉芒找來一個瓦罐,將藥材碾碎后倒入其中,然后用柴火燒制。

兩個小時過去,瓦罐中的草藥變成了淡黃色黏糊狀,劉芒洗干凈了手便開始捏制藥丸…

“才二十粒!”

劉芒皺起眉頭,五百大洋就煉制了這么一點點,成本可真夠高的了。

藥雖煉制成功,但其效果還未可知,靈不靈心里真就沒有底。畢竟這藥是入口的東西,一點也馬虎不得。

當務之急,便是找人試藥才行。

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可惜他身上沒有多余的肉可減,要是再減就只剩下骨頭了。

合計來和合計去,他眼前一亮,試藥不一定非得用人啊。

對,就拿宋二嘎家的大肥豬試藥。

劉芒嘴角裂開了一個壞笑。

這宋二嘎為人奸猾,愛財,不打緊的小病都會被他說成要命的大病,然后就給開一大堆的藥,村里的人沒少被他坑錢。

拿他家的豬試藥,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當天晚上,劉芒就潛入宋二嘎家的豬圈。

豬圈里趴著三頭圓滾滾的大肥豬。

“來吧大寶貝,嘿嘿。”

劉芒小聲吆喝著。

三頭大肥豬哼哼哈哈地爬了起來,慢吞吞的走到豬食槽前。
千炮捕鱼2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