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小神棍/極品小神棍 第2節

點擊:


第3章 少女的隱疾

“啊,難道……”

看到那少女的神情,再聽到她的驚呼,四周的人們一陣訝異,也猛然意識到了什么,一個個目光驚疑地望向了場中兩人。

一時間,原本喧嘩的車廂里,突然靜了下來。

“啊呀,我說這位姑娘,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這個時候,少女身邊的一位大媽終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向少女問道。

“嗯!”

少女此刻仍是處于一種極度的震驚中,聽到那大媽的話,這才回過神來。

她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羞澀地點了點頭。

“啊!他真的能僅憑望人氣色,就能診出這樣隱私的病情?”

四周不禁有人發出了疑問:“看他年紀輕輕,也不應該會有這樣高的中醫水平吧?”

“可是,他剛才真的說出了那小姑娘的病啊!”

也有人表示不同意:“看來,他應該是真的有本領。”

“各位!我的中醫是跟我父親學的,我們家是中醫世家,我從小學的是中醫。”

看到少女承認了自己的判斷,張橫心中一陣狂喜,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此刻也安定了下來,膽量更是大增。

張橫之所以能說出少女胸口有一枚黃豆大小的紅班,并說出這枚紅班的一些奇怪癥狀,自然不是靠偷窺看來的,而是剛才天巫之眼開啟的時候,洞察到的。

在天巫之眼下,確實是如同是X光透視一樣,可以察看到少女身體的情況。

不僅如此,天巫之眼也察看到了少女的氣運。

剛才那詭異的情形下,張橫看到少女渾身籠罩的那層光氳,就是少女散發的氣運。

按天巫傳承的信息,人的氣運分為許多種顏色,有紫,金,紅以及白,灰黑等。

紫金紅三種顏色代表的是貴氣,而白色代表的是正氣,至于灰和黑這兩種顏色,卻代表的是晦氣或病煞之氣。

張橫就是在少女身上,看到了一縷灰色的氣運,順著那縷氣運的色彩,張橫在她的胸口,探察到了那粒黃豆大小的紅班,這正是這少女灰色氣運散發的根源。

不僅如此,少女的那縷灰色氣運一映入張橫的天巫之眼,他的腦海中陡地一震,一段信息猛然呈現在了意識里:“心之結,血之淤,沉之荷,積之氣……”

這正是記載在天巫傳承中關于少女身上灰色氣運來源的解釋。

張橫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這少女身上有隱疾,而且正是一種叫……心之結的怪病。

現在的張橫也已知道,自己得到的天巫傳承,無比的神奇,其中包括了巫術以及醫道和相術等奧妙的知識。

古時巫醫不分家,又有巫卜是一家的說法。意思就是說,在古代的時候,巫就是醫,這兩者根本就是一回事。

而古時的巫更是擔任著占卜預測和觀察星相的職責,這相當于是現在的相師。

所以,在古代,巫就包括了醫師和相師這些職業。

只不過,張橫的天巫傳承,卻是把巫以及醫道和相道這三者,形成了一個整體。

探察到少女身上有隱疾,張橫情急之下,靈光一動,說出了這病根。卻是引起了四周人的好奇,也把自己從猥褻少女的色狼事件中擺脫了出來。

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如何能憑望氣,就診斷出少女的病情,反爾倒沒有人在意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色狼了。

“各位,我剛才確實沒有對這位小姐做什么!”

張橫卻不能不為自己解釋,他目光再次望向了那少女:“我只是因為從望氣上,看到了她身上的隱疾,這才忍不住用手觸了一下,倒是引起了這位小姐的誤會。”

說到這里,張橫向那少女微微欠了欠身:“不過,還是要跟這位小姐說聲對不起,我剛才確實是魯莽了。”

“當然,這位小姐,你如果信得過我,我愿意為你診治一下你的這個隱疾。”

張橫滿臉的真誠:“相信應該可以很快見效的。”

說著,張橫從自己隨身攜帶的皮包里,拿出了一盒針灸用的銀針,目光再次望向了那少女。

“哦,你們看,他隨身帶著針灸用的銀針呢,看來,他剛才說的應該是真的,他還真是個中醫。”

旁邊人看到張橫包里的銀針,對他的話更信了幾分。

張橫的父親確實是一名鄉村里的中醫,他從小也跟父親學過針灸。

雖然現在在生物公司工作,但他從來就沒放棄過針灸的學習。

因此,身上是隨時都帶著針灸包。

現在,更是因為這個針灸包,讓他中醫的身份被大家所認同。

刷!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那少女。此刻,大家都在等著這少女的反應,看她是不是會答應眼前這個年青人替她治療身上的隱疾。而治療的結果又會是什么?

這也許就能最終判斷出,這個年青人是不是真的是個色狼!

第4章 心有千千結

“嗯,那就謝謝你幫我看看!”

猶豫了半晌,少女終于點了點頭,把手伸到了張橫的面前。

被張橫一語道破身上的隱疾,本就讓少女心中震動。想到自己在許多醫院求醫無效,此刻眼前這人卻能一眼看破,少女那里還會遲疑。

車廂里突然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張橫和那少女身上,甚至連剛擠過來的乘務員和那名乘警,也默不作聲地退到了一邊。

現在,連那少女都不再指認張橫為色狼,其他人自然也不會多事,更何況好奇心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大家都想看看這個年青人到底會怎么樣治那少女的隱疾。

“你的病其實叫心之結!”

見眾人不再糾纏色狼的事,張橫心中大定,加上腦海中有一段段浮現出來的信息,他對少女的病更有把握,開始說起了她的病根。

“心之結?”

少女滿臉疑惑地望向了張橫。

“嗯,就是心之結!”

張橫一臉的自信:“所謂心有千千結,這雖然是句俗語,但其實也表明了一種病態。人在受到某種因憤怒或悲傷等情緒的影響,會讓心糾結,從而讓身體出現問題。”

“你的情況就是這樣,想必是因為從前受到過很大的心理傷害。”

張橫繼續道:“所以,就生了這個心之結。我現在雖然可以用針灸幫你暫時緩解它的癥狀,但要想真正治好你的病,還需要你自己解開那心中的結。”

“哦!”

少女的神情變得有些難以喻意,咬了咬櫻唇,卻并沒有反駁。

顯然,張橫的話說中了她的心事。

“嗯,等會扎針的時候會有些痛,你忍著點!”

張橫叮囑了一句,也不再猶豫,已手持銀針,在少女的手臂上迅速地扎了起來。

張橫扎針的手法很怪異,并不象普通針灸師給人針灸那樣,把銀針扎在病人穴位和經脈上,銀針就留在那兒,要等一下才會取針。

他根本就沒把銀針扎入少女的手臂,而是僅僅用針挑破了少女手臂上的皮膚,留下了一點淺淺的血痕。

張橫這扎針的手法,正是天巫傳承中記載的,有一個特別的名稱……挑針。

天巫傳承中的醫道,并非普通意義上的中醫,而是屬于巫醫的范疇。

巫醫的治療手段,自然也與一般的中醫不同,主要是以巫藥以及巫符和巫咒發揮作用。

不過,無論是巫藥還是巫符以及巫咒,都必須使用特殊的東西做為媒介,才能產生效果。

張橫現在剛剛得到天巫傳承,根本沒有任何的準備,確實是無法施展巫醫中的巫符以及巫咒,更沒有配制過巫藥。

幸好,在天巫傳承的信息里,張橫看到了一段血符的內容,立刻靈機一動,決定給這少女施加血符。

所謂的血符,就是以血為媒制作巫符,這是最簡單也最實用的一種方法。

因此,此刻張橫看似是用銀針在給少女扎針,其實他真正使用的是巫符中的血符。

果然,張橫的銀針在少女手臂上飛快地挑刺,每一次挑刺更在她手臂的皮膚上留下一點血痕。

漸漸的,無數點血痕,在少女手臂上,形成了一幅怪異的圖案。

“咦,他的針灸手段好奇怪啊!怎么不是扎在上面,而是挑一下出血就行了啊?”

“是啊,這樣的針灸我還真沒有看到過。”

“嘿嘿,你這就不懂了,我聽說中醫的針灸中有挑針這一說法,這小伙子用的就應該是這手法吧!能用挑針的,都是在針灸上有很深造詣,看來,這小伙子肯定是師出名門啊!”

四周低低的議論聲一片,人們對張橫施展的奇異針法都是感覺無比的好奇。

但此刻張橫的治療已進入了關鍵,旁邊眾人卻也沒有人敢打擾他。

張橫意無旁顧,對四周的議論毫不理會,全力施為,目的就是要證明自己是位中醫,并不是色狼。剛才與少女之間,確實就是如他所說的誤會。

“阿!”

少女突然低哼一聲,一張俏臉也驟然變得煞白一片。

“是不是紅斑的部位有痛感了?”

張橫連忙問道。

“嗯!”

少女咬了咬櫻唇,輕輕點頭。

“這就對了,稍微忍一下就好!”

張橫的臉上滿懷的自信,說話間,陡地又舉起了銀針,狠狠地扎向了少女的手臂,心中低喝:“解結符!”

這一次,張橫的銀針不再象剛才那樣只是挑刺一下,而是直接就扎入了少女手臂。并且,扎的正是血點形成的那幅圖案的中心。

一根三寸多長的銀針,幾乎扎入了一半有余,只剩下半截針尾,還尤自在手臂上震顫不以。
千炮捕鱼2赢话费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图解 北京快3助手安卓版 北京快3几点到几点 谁有买北京pk10的网址 青海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 快乐双彩开奖 pk10单期稳定计划 幸运飞艇 深圳福彩中福在线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 浙江十二电脑版走势图 甘肃11选五中奖规则 在线杠杆配资全去久联配资 海南七星彩前4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