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小神棍/極品小神棍 第4節

點擊:


塑料布上也沒有其他的藥材,就只放了一塊看起來有小孩子拳頭大小,表面呈現灰白色,形狀并不規則,上面有很多個奇異突起的石頭狀物品。

那東西顯然就是他所說的狗寶了。

四周的人或蹲或站,就都圍著那石頭狀物品在細細地察看。

其中一個年紀在二十多歲,一頭長發盤起,穿著一身紫羅蘭套裙的女子,似乎對攤主的狗寶很感興趣,正細細地端詳著,滿臉的好奇之色。

攤主正竭力地向她介紹著:“我也不是專做生意的,只是偶然得到一塊狗寶,這才過來到這里賣。”

“這位小姐,這絕對是真的狗寶。”

看那年青女子似是很有興趣,攤主也不遲疑,把那塊狗寶拿了起來,用手指在上面劃了一下,立刻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痕跡:“這位小姐,你看,指甲可以在上面劃出痕,這可是真正的狗寶。而且,你聞聞,有一股血腥氣,還夾雜著藥香。要是你嘗嘗,它的味道也是特別的古怪,苦又不澀。”

攤主說的頭頭是道:“這些都是狗寶的特征,我從狗胃里取出來的時候,可是請我們那兒藥材店里的老中醫看過的,這些都是他跟我說的。這位小姐,你也可以請人看看。”

“哦!”

那年青女子接過了那個狗寶,一邊端詳,一邊問道:“那這東西要多少錢?”

“原來狗寶竟然與石頭長的差不多。”

張橫望著狗寶,也是很感興趣。

只不過,光從外表看,張橫還真無法判斷它是真還是假,也看不出這狗寶到底有什么特別之處。

不過,微一思索,張橫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天巫之眼,不由眉毛陡地一挑。

張橫那里還會遲疑,立刻開啟了天巫之眼。

他想看看,在天巫之眼的透視下,狗寶會有什么特別的現象。

那知,天巫之眼一開,張橫的嘴頓時張成了蛤蟆,神情也剎那變得難以喻意的古怪。

嗡!

心念一動,意識里的天巫圖騰獸陡地睜開了眼來,兩道金光,也猛然射到了張橫的眼內。

剎那,張橫的視野一陣模糊,他的眼瞳里猛然現出了一個奇異的雙瞳。

如果此刻他用鏡子照自己的眼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瞳里出現的雙瞳,就象是一個變形的……巫字。

這就是天巫之眼開啟的異相。

不僅如此,張橫視野里看到的東西,也完全變了。

只見,那枚狗寶一陣恍乎,陡地變得朦朧起來,一圈淡淡的光氳,也剎那籠罩在了它的四周。

“呃,這是怎么回事?怎么這個狗寶變成了寶石,竟然會發光?”

張橫有些傻眼。

他還真沒想到,在天巫之眼的視野里,如同石頭一樣的狗寶竟然會籠罩著一圈光氳,看起來實在是非常的詭異。

嗡!

腦海又是一震,隨著狗寶的光氳映入眼簾,意識里陡然浮現出了一段信息:“萬物有靈,皆聚靈氣,且現靈光,紅澄黃綠藍青紫……”

“原來是這樣!”

張橫神情一震,臉色變得古怪無比:“靈光,我竟然可以利用天巫之眼看到藥材散發的靈光。”

按信息中所說,萬事萬物都具有一定的靈性,因此,也就會散發出靈氣。而根據其本身蘊含的靈氣多少,散發的靈光也會不同,從紅澄黃綠藍青紫依次遞增。

果然,目光望向四周,旁邊的地攤上正有人出售新鮮的鐵皮風斗。

那是如同草莖一樣的植物,在張橫天巫之眼的視野里,整株草莖也是光彩奕奕,炫麗之極。

“不對啊!”

張橫突然神情一僵,心中咕嚕了起來:“這怎么可能?鐵皮風斗的靈光竟然比狗寶的靈光還強,難道鐵皮風斗比狗寶靈氣足?”

“可是,這不可能啊!”

張橫這回是真的迷糊了。

他自然知道,旁邊地攤出售的鐵皮風斗,那是人工培育的,根本沒多少藥用價值。

但是,在視野中,那些鐵皮風斗散發的靈光,卻有一寸多長,呈現出淡淡的紅芒。

再看眼前的狗寶,雖然也是紅芒,但若有若無,幾乎只是一層光氳,根本沒有炫彩。

“啊,我明白了,這是假的,這狗寶是假的!”

剎那的愣怔,張橫猛地反應了過來,嘴角頓時露出了一抹滿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怪不得這塊狗寶散發的靈光這么弱,連人工培育的鐵皮風斗都比不上。嘿嘿,這個家伙真是夠損的,他是個騙子,用假貨騙人。”

“老板,這東西什么價?”

這個時候,那年青女子顯然已被攤主說得動了心,問起了價格。

她一說話,帶著濃重的閩南口音,顯然并不是本地人,而是福建廣東或是港澳臺那邊的。

第7章 心比煤碳黑

“小姐是港澳臺那邊來的客人吧?”

地攤主立刻意識到了什么,問了一句。

“我們楊小姐是臺彎來的,老板,你可不要欺負我們是外鄉人,宰我們!”

旁邊一個年紀在二十歲上下,打扮得清爽簡潔的女孩子,顯然與那位小姐是一起來的,立刻在一邊道。

“哪會啊,小姐說笑了,我是老實人,又不是做生意的,那會欺負你們外鄉人!”

攤主說著,眼里閃過了一絲狡黠的神色:“這樣吧!你們既然是從臺灣來的,來我們錢江也算是客人,我就給你們一個實在價,一百萬。”

“一百萬?”

剛說話的女孩子眉毛陡地一挑。

“是啊,一百萬,這可是最便宜的價格。”

攤主道:“上次也有人弄到了一個狗寶,比我這個要小一半,但就出價一百萬,我這個比那個大了一半,也只要一百萬,你說這樣便宜的價格,那里去找!”

“如果不是看在你們是臺灣同胞的份上,我絕對不買這個價。”

攤主一臉真誠地道。

“一百萬?”

張橫的臉都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這家伙真是夠黑的,嘴上說的漂亮,卻分明是亮出了屠刀,準備宰人。最可恨的是,這家伙賣的這個狗寶,還是個假貨,卻要人家一百萬。這是要把人家往死里坑啊!”

張橫望向攤主的眼神中已充滿了鄙夷。

眼前的這個攤主,絕對不象他表面看來那么憨厚老實,甚至極有可能也絕不是個什么農民工,他是個地地道道的騙子。

而且,他明顯就是在欺負眼前這兩個姑娘家是臺彎來的外地人,不懂這里的行情,在死命地坑她們。

要知道,象張橫上次聽過的牛寶,就只值五十萬。

一般說來,牛寶可是比狗寶更值錢。

可是,他一個假狗寶,就開口一百萬,這個心是比煤碳都黑。

果然,張橫細細看那攤主的面相,心中更加的了然。

攤主看似忠厚老實,但是他目光閃爍,看人時會不自覺地死死盯著對方,眼睛會不由自主地瞇起來。

這在天巫相道中可是大有名堂。

所謂離火含陰,必是小人。

眼為離火,目光陰郁,就是小人之相,這就是上面那句相語的解釋。

事實上,人們常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一個人的品質,確實是從這個人的眼睛可以看出些端倪來。

從這攤主的相道來看,他就是個不折不叩的騙子。

“哦,一百萬?”

那個被稱為楊小姐的臺灣女孩沉吟了起來,看她的樣子,似是要還價,對狗寶已是表現出了有購買的興趣。

但是,她后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她拿著狗寶的手,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阿!”

楊小姐身形一震,手中的狗寶竟然就掉了下來。

“啊呀,不要把我的寶貝給摔壞了!”

攤主大驚,忙不迭地彎下腰去撿狗寶。

幸好,那狗寶掉落在他當地攤的小板凳上,并沒有什么損傷,攤主這才大大地松了口氣。

然而,就在攤主撿狗寶的時候,楊小姐的身邊湊過來一個人,在她耳邊輕聲道:“假的,不要上當。”

“呃……”

楊小姐一怔,連忙轉過了頭來。

碰撞楊小姐,并暗中提醒她的正是張橫。

張橫也不再多說,向楊小姐微微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說實話,張橫在這個時候拆穿別人的把戲,給客人暗中提醒,其實已是犯了這里的忌諱。

要知道,藥材集散市場魚龍混雜,來這里的人有許多是抱著撿漏的想法。

當然,想撿漏,自然也就會打眼。

因此,按這里的規矩,在這里交易貴重藥材,全憑各自的眼力,能撿到漏是你的水平,如果打了眼,也只好自認倒霉,化錢買個教訓。

要是有人敢故意破壞別人的生意,那可是犯了大忌,輕者會被攤主臭罵一頓,重者甚至還會被人奏。

但是,張橫卻是就這么提醒了那位楊小姐。

對于張橫來說,他之所以要暗中提醒她,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張橫看這位楊小姐,氣度不凡,舉手抬足間充滿了一種雍榮的優雅,顯然是個很有身份的女子。

另一方面,攤主打扮成農民工的樣子行騙,讓張橫很是反感。

作為一名來自鄉下的打工者,張橫本身也是名農民工,他就最恨那些社會上的不良份子,打扮成農民工的樣子,博取人們的同情心,從而實施行騙的行當。

要知道,現在社會上這樣的事實在是不少,電視報紙以及網絡中總有這樣的報導,說是某某騙子,扮成農民工的樣子,在街上叫賣甲魚,把養殖甲魚當成是野生甲魚賣。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内蒙11选五推荐号 七乐彩中奖4个号多少钱 股票赚钱最终是赚谁的钱 青海快三走势图预测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黑龙江快乐十分每天多少期 炒股开户平台 今天河北11选5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 甘肃快三软件下载 今日股票推荐股 贵州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同济科技股票行情 2019正版平特一肖图 黑龙江11选5下注平台 极速飞艇不连挂五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