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小神棍/極品小神棍 第5節

點擊:

也有賣假古董的,扮成剛在工地上挖到了什么古董,私下來兜售的樣子。

許多人因為看他們象農民工,心中認為農民工心地純樸憨厚,就會下意識地更信任,最終受了騙。

往往看到這樣的消息,張橫心中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憤怒,那些騙子的行為,無疑就是在給農民工群體抹黑。

所以,現在看到這位攤主,又以農民工的形象博取人們的信任,實施他的行騙行當,張橫心中就無來由的氣憤,這才會暗中提醒這位臺彎來的楊小姐。

當然,提醒了楊小姐,張橫也不再逗留,轉身就走。

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至于這位楊小姐聽不聽,那就不關張橫的事了。

但是,剛一轉身,背后陡地傳來了一聲嬌叱:“喂,你干什么?”

話聲未落,一個年青女子,已攔住了張橫,神情很是凌厲。

“好刁蠻的姑娘!”

張橫不禁皺了皺眉頭。

攔住張橫的正是剛才楊小姐身邊的那個女孩子,此刻,一臉的凜然,還真有種兇巴巴的氣勢。

顯然,張橫剛才故意碰撞楊小姐,把她手中的狗寶撞落的情形,全被這位姑娘給看到了,所以這才會責問張橫。

“小青,沒事!”

這個時候,那位楊小姐也回過了神,望望張橫,又望望那女孩子,向她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多事。

“哼!”

被稱為小青的姑娘冷哼一聲,極不友善地瞪了張橫一眼,這才不情不愿地回到了楊小姐身邊,低聲嘟囊道:“楊小姐,他剛才故意撞你,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小青姑娘顯然并沒有聽到張橫低聲提醒楊小姐的話,所以,她現在對張橫的感觀很不好。

聽到小青的話,張橫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暗中提醒人家,還被人當成不是好東西了。

不過,張橫卻也不愿在這里多呆,見那女孩子不再阻攔自己,拍拍屁股走人。

現在的張橫,心里熱騰騰的。剛才,再一次體會到了天巫之眼的神奇,發現它竟然可以洞察藥材散發的靈光,這卻是讓張橫心中驚喜莫名。

不是嗎?有了這神奇的天巫之眼,自己在這藥材市場挑選藥材,根本不怕走眼了。甚至能撿個大漏也是有可能的。

這可是今后自己的又一個倚仗。

第8章 人形黃精

發現了天巫之眼可以觀察到藥材散發的靈光,張橫心中大喜,他那里還會猶豫,立刻在市場中游逛起來。一邊察看自己所需要購買的藥材,一邊也是懷著想撿漏的心情,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特別的藥材。

不過,撿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這天下也沒有那么多的漏可以撿,一路過來,在地攤和旁邊的藥材店里,看到的都是些普通貨色,并沒有看到什么特殊的藥材。

張橫也不著急,他今天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收集煉體所需方劑中的藥物,能不能撿到漏,那得靠運氣。

所以,他的主要注意力,還是放在所需的藥材上。

當然,有天巫之眼的幫助,張橫對藥材的選擇,自然不會再走眼,縱然是在眾多的普通藥材中,仍是能選到品質最佳的。

逛了大半天,所需的藥材總算買了個七七八八,但口袋里的錢也用的差不多了。

“配了一劑藥,就花了八千多塊,這幾乎是自己這幾年的存款。”

張橫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心中還真是有些感慨:“看來,要修練這天巫傳承上的法門,還真是燒錢啊!”

張橫出身在山村,父親原本是村里的赤腳醫生,又有一手祖傳的中醫針灸之術,以前的生活還算是可以。

只是,張橫七歲的時候,父親上山采藥,卻意外地從山上摔了下來,不但摔斷了兩條腿,而且還落下了病根。

從此,張橫家就陷入了困境。當年救治父親,幾乎花完了全部的積蓄,甚至還欠了不少債。

之后,每年為父親治病,更是讓家里債臺高筑。

因此,等張橫高中畢業,他不得不輟學去打工,以補貼家用。

如今,張橫雖然打工也有四年了,但是,收入卻十分的微薄。尤其是最初的時候,他每個月的工資只有上千塊,只夠自己生活所用。

這兩年雖然工資待遇有所提高,但也就一個月三千多塊,除了交給家里讓父親治病以及給妹妹讀書的費用外,他每個月所剩也就沒有多少。

他存下的近一萬塊錢,可以說是他這四年來全部的積蓄。

但是,現在僅僅只是配了一劑藥方,這筆錢就幾乎花完了,這確實是讓張橫感覺到很大的壓力。

“看來,只能這樣勉強湊合著用了。”

看看口袋里僅剩的近二千塊錢,張橫滿臉的苦笑。

要知道,煉體的方劑所用的都是些名貴藥材,什么鹿茸,雪蓮,每一種藥都是價值不菲。

但是,整個方劑還欠缺一味主藥,按方劑的要求,那是需要用一支百年老山參。

以張橫剛才在一些藥店里查看的結果,不僅是這百年老山參根本很少見到,就算是只有十年的老山參,也是非常的稀罕。而且,價格高的嚇人,幾乎都在十萬以上。

以如今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購買這些山參。

因此,他也就只有望參興嘆。心中盤算著,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也只好不用那味主藥。

只是不知道沒有了主藥的方劑,效果是不是會差很多呢?

心中沉吟著,張橫終究還是有些不死心,希望能找到替代品。

按照那些信息中的內容,只要藥材的靈氣足夠,方劑中的主藥是未必一定要用百年老山參的。

正走走尋尋,這個時候,突然一陣喧嘩聲從旁邊的店鋪里傳了出來,引起了張橫的注意。

“嗯,你這黃精形狀倒是很特別。”

一個略帶蒼老的聲音:“只是,不知是不是人工培育的,或者是利用模具才讓它長成了這個樣子。”

“啊呀,老板,這絕對是野生的黃精。”

一個年青人急道:“我這位朋友可以作證,我和他都是工程隊的。”

“最近你們也應該聽說了,莫干山北峰正在開發,要在那兒建一個國家旅游區。”

那年青的聲音繼續道:“我們就是那個工程隊的。今天,在進行工程探察的時候,我一不小心掉入了一個山洞,然后就在那里找到了這株黃精。”

“是啊,是啊!”

又一個帶著幾分嗡聲嗡氣的聲音響起:“這黃精確實是阿根從那山洞里挖出來的,絕對是野生的,不是人工培育的。而且,我們看它長的象人形,所以才會拿到市場上來賣。”

“人形?”

張橫的眉毛陡地挑了起來,目光也轉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此刻,在左邊街道的一家店面里,圍了不少人,其中有兩個農民工打扮的年青人,被圍在中間。

兩人都穿著工程隊的工作服,身上臟西西的,模樣象是剛從工地里出來。

而其中一人的手中,提著個塑料袋,里面裝著一根根莖狀的藥材。

遠遠地看去,那根莖狀藥材,長有二十幾厘米,形狀看上去,還真象是一個人形。

“人形黃精!”

張橫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瞇。

從小跟父親學中醫,張橫對各種藥材自然非常熟悉,因此,一眼就認出了那年青人塑料袋中的根莖狀藥材,正是一根黃精。

只是,長得象人形的黃精,張橫還真從來沒有看到過。

要知道,黃精又名:雞頭黃精、黃雞菜、筆管菜、爪子參,老虎姜以及雞爪參等,本身是節狀的根莖,看起來就象是蓮藕一樣。

然而,現在這根看到的黃精,它的根莖雖然也是節狀,但形狀確實是太象人形了,不僅有頭,四肢和身軀,而且似乎還可以看到它胸部的微微突起,仿佛就象是女性的那個胸一樣。

這樣的黃精確實是奇特。

張橫頓時來了興趣,他那里還會猶豫,連忙走入了那家藥材店。

“嗯,這只是你們說的,誰能保證,它就一定是你們從山洞里挖來的呢?”

這個時候,那個略帶蒼老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是個年紀在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穿著一身綢衫唐裝,還真有幾分悠然的氣度。

這人正是這家富康藥材店的老板元富康。

“啊呀,老板,我們絕對沒有騙你,我們可以發誓。”

被元富康一再的置疑,那個被叫做阿根的農民工有些急了,不禁賭咒發誓道:“要是我拿人工培育的黃精來騙你,我阿根就不得好死,明天上山就摔下來。”

第9章 乾宮起紅潮

“好了,好了,小伙子!”

見那農民工發咒賭誓,元富康眸中閃過一絲狡黠:“你也不必這樣說,犯不著為了這一根黃精賭咒發誓的。”

黃精是不是人工培育或是野生,其實做為經營了多年藥材的老板,元富康還是一眼能認出來的。

一般來說,人工培育的黃精,色澤會比較淺,但野生的黃精,顏色卻會特別的暗。

眼前的這根黃精,色澤很深,顯然就是野生的。

他之所以剛才一直抱以置疑的態度,其實就是為了后面能殺殺價。

人形的黃精,元富康在這里經營了多年的藥材,確實也是第一次看到。

但是,黃精卻與其他藥材不同,它不象何首烏以及人參那樣,被大眾所認可。

黃精雖然也是中草藥,但它的藥用價值卻并不怎么高。尤其是如今人工培育的黃精泛濫,許多地方是當一般的菜在食用。價格也是以斤而論,一般在幾塊錢一公斤。

“這樣吧!”

心中想著,元富康沉吟起來:“說實話,如果這東西不是黃精,換了何首烏或是人參,這東西倒是可以買個高價。但是,黃精麼,可就……”
千炮捕鱼2赢话费 开奖福建22选5 昨天晚上3d开奖号码是 支付宝基金入门与技巧 北京快3下载安装 最好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极速十一选五直选 陕西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广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2019科技龙头股一览表 快乐十分下载手机最新版 宁波港股票行情 北京快三下载安装 云南11选5前3走势图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每种股票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