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神道丹尊(上)

點擊:
絕世強者、一代丹帝凌寒為追求成神之路而殞落,萬年后攜《不滅天經》重生于同名少年,從此風云涌動,與當世無數天才爭鋒,重啟傳奇之路,萬古諸天我最強!

第0001章 重生

雨國,蒼云鎮凌家,月過中天。

凌寒花了整整十秒鐘的時間,才終于肯定,他確實轉世重生了。

對于一名天人境的強者來說,需要花十秒鐘才能去肯定一件事情,這絕對不可思議之極,但也同樣證明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有多么得不可思議。

前一世的他,站在了武道巔峰,更在丹道上有著前無古人的成就,開創的“三火引”之術在煉丹界引發了一場革命,被尊稱為“丹帝”。

可他并不滿足,還想要再進一步,達到傳說中的破虛境,破碎虛空、化凡成神。為此,他探訪了無數的古跡,最終進入了黑血谷,歷經重重危險之后找到了一座神秘的古塔。

沒有讓他失望,古塔上浮現著金色的文字,乃是一篇無上功法,名為《不滅天經》,練到最高境界,身體便不壞不朽,與天地共存、與日月同壽!

可縱使以凌寒天人境的武道修為,仍是覺得這《不滅天經》晦澀難懂,好像在看一本天書似的,完全沒有頭緒。

他強行記下這篇功法,正想研究一下那古塔時,古塔卻是輕振,釋放出一道無量神光,瞬間便將他的肉身打碎。但古怪的是,他的靈魂居然沒有消散,陷入了一種似醒非醒、似夢非夢的狀態,一直持續了上萬年時間。

在這萬年間,他的靈魂一直在揣摩著不滅天經——除了這他也干不了別的事情,一萬年下來,他終于將這篇功法的第一層領悟了。

一名天人境的強者,花了一萬年時間才把一門功法的第一重境界領悟,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天人境強者一般也就千年不到的壽元,正常來說,世間根本沒有人可以修成這不滅天經,因為根本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老死了。

可凌寒卻以這種古怪的方式掌握了《不滅天經》的第一層功法,然后,他就突然活了過來,轉世重生在一名同樣叫做凌寒的十六歲少年身上。

不可思議之極!

“不管是怎么回事,總之我又活了!”

“雖然這具身體才只是煉體二層的修為,廢材得不能再廢材,但我曾經是天人境強者,站在了武道之巔,又是丹道大師,資質差就用丹藥來補,就不信不能重回巔峰。”

“而且,我終于可以修煉不滅天經了,這是一門無上功法,甚至……可能不是凡界所有,而是來自傳說中的神界,否則怎么可能需要一萬年才能理解第一重功法?”

“這一世,我定能超越前人,成就神位!”

“還有,這副身體究竟是怎么回事,十六歲才修煉到煉體二層,難道是因為如今的武道太過凋零?”

轟,無數的記憶涌入腦海,這是屬于另一個凌寒、這副身體原主人的記憶,而在這個過程中,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也融合到了一起,不分彼此。

“我明白了。”

凌寒在心中點頭,他之所以現在才是煉體二層,原因在于他的靈根太差了。

想要修煉成為一名武者,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必須擁有靈根。有了靈根,才能吸收天地間的靈氣,淬煉己身,化為本身的元力。

有的靈根吸收靈氣快,有的靈根則慢,因此靈根分為天地玄黃四個大等級,每個大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個小品階,以天級上品最佳,黃級下品最劣。

判斷靈根優劣的關鍵在于純凈度,越是純凈越好,而凌寒的靈根卻是五行兼具、最是雜亂,在武道界這是最最劣等的靈根,算作黃級下品都只能說是勉強,因此他現年十六歲卻僅僅只修煉到煉體二層,而同齡人怎么也達到了煉體四層、五層。

前世的凌寒卻是天靈根,而且還是天級上品的九陽火靈根,再加上無人能及的丹道天賦,以丹輔武,僅僅只用了兩百年時間就達到了天人境,這是前無古人的紀錄。

“五行雜靈根,這是最最低等的靈根,難怪前身雖然無比努力,卻只有煉體二層的修為。”

“于我而言,五行雜靈根雖然有點棘手,但輔以丹藥,最多四百年我必然還能重臨巔峰!”

“咦!”

凌寒在心中驚呼,臉上露出難以相信的震驚表情,他愣了好一會,以強大的靈魂力重新內視自己丹田處的靈根,震驚的表情頓時變成了狂喜。

“這不是五行雜靈根,五行完全均衡,形成了一朵道蓮!這是五行混沌蓮,極品中的極品,比九陽火靈根還要稀有,可稱為神級靈根!”

“前身修煉慢,是因為神級靈根都需要專門的功法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能。”

“而我……偏偏就掌握了一門匹配五行混沌蓮的五行天極功!”

“一百年!不,只需要五十年,我就能重新達到天人境!”

饒是以凌寒前世天人境的修為都是忍不住露出了喜色,靈根生來注定,后天無法改變。前世的他為了破虛成神,走訪過無數的古跡,得到了大量的功法秘術,五行天極功便是其中之一。

前一世,他站在了武道巔峰,這一世,他將再創輝煌,締造不朽神話。

“前身是怎么死的?”

凌寒翻撿起了記憶,而很快他就露出了怒容。

前身是凌家家主凌東行的獨子,母親、爺爺奶奶很早就過世了。而凌家是武道世家,每一名族人都練武,也以武為尊,像凌東行為什么可以坐上家主之位?便是他的實力最強,打出來的。

可凌寒因為靈根的問題,從小被便被視為廢材,吃盡了白眼。

為了給兒子搏一個光明的未來,凌東行與虎陽學院達到了一項協議——虎陽學院會招收凌寒成為弟子,全力培養,而作為交換,凌東行則會進入紫光地谷,為虎陽學院尋找一件很久以前失落的東西。

虎陽學院是雨國皇朝建辦的,資源無數,若是全力培養的話,便是再廢材的人也能提升到聚元境。

可虎陽學院的人又不可能是白癡,若是那件東西好取的話,又怎么肯開出如此優渥的條件?

紫光地谷,危險重重,走錯一步都可能喪命,可為了兒子,凌東行在七天前義無反顧地出發了。

昨天,虎陽學院的人來了,并通知凌家,今天會按照約定來接人。可在這個時候,凌家的大執事凌重寬卻是跑過來和前身商量,要他將這個珍貴的名額讓出來,給他的孫子凌慕云。

理由是,凌慕云是天才,前途無限,這樣的機會不能給一個廢材給浪費了。

前身自然不會答應,這是他父親用命換來的機會!但凌重寬說是商量,其實只是在通知前身而已,壓根兒沒把他的意見放在心上。

前身忍無可忍出手,可凌重寬乃是聚元境強者,一根手指便能鎮壓他,他又豈是對手?

只是一拳,前身便被重傷,然后關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顯然是不想讓他在虎陽學院的人面前搗亂。而等到凌東行回來的時候,木已成舟。

而重創的前身就這么被生生氣死了。

凌寒哼了一聲,真是欺人太甚,自己的父親豁出性命換來的這個名額,居然被凌重寬爺孫這么奪走了?

這對無恥之極的狗東西!

不能忍!

他從床上爬了起來,頓時感到全身酸痛——他活是活過來了,可身上的傷卻不會無緣無敵地好轉。

“嗯?靈根還受了創傷!”凌寒眉頭一皺,凌重寬那一擊對他的靈根都造成了傷害,而靈根受創,這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普通的醫石無效。

“就我所知,有七種丹藥可以修復靈根,不過四種需要的材料太過昂貴,便是把整個凌家賣了也換不來——而且,我的靈根也只是受了輕創,不需要這么高級的丹藥。”

“剩下的三種,兩種需要煉制成丹,以我現在煉體二層的修為太過勉強。那就只有一個選擇了——元心復靈散,只需要將藥材按比例調配,煮成藥汁即可。”

“先把傷治好,再去阻止凌重寬爺孫,我雖然不稀罕這個名額,但絕不能讓父親用命換來的機會便宜了這對不要臉的爺孫!”

他盤膝坐下,開始運轉“不滅天經”。

這是他第一次運轉這門可能是神級的功法,但因為已經揣摩了上萬年,現在駕御起來也是從容之極。嗡嗡嗡,他的體內頓時生起強大的生機,元力大量消耗,可傷勢卻是迅速恢復。

僅僅幾分鐘的時間,他已是傷勢盡去。

“不愧是不滅天經,我才剛剛開始修煉就擁有如此奇效。只是這與其他功法完全不同,正常的功法是利用靈根將天地靈氣轉化為元力,而不滅天經卻是恰恰相反,將元力淬煉身體,并能治療傷勢。”

“練到最高境界之后,不死不滅并非不可能。”

“所以才能稱為天經!”

“可惜現在的層次不夠,否則我能夠以不滅天經將靈根都修復了。”

凌寒睜開雙眼,看了看窗外漸白的天色,喃喃道:“現在,該去會一會凌重寬那個不要臉的老貨了,給他一個驚喜。”

他穿上鞋子,走到門口,打了開來。

門口立刻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將他的去路擋住,此人叫張遠,是凌重寬的走狗之一。

“寒少爺,大執事吩咐了,你今天得待在房間里!”張遠嘿嘿笑道,對面這人雖然是家主之子,卻是出了名的廢材,在他眼里就是一個笑話。

凌寒目光一寒,道:“你敢攔我?”

攔的就是你,大執事說了,今天千萬不能讓凌寒去搗亂,必要的時候就是揍上一頓也行!張元皮笑肉不笑地道:“這是大執事的命令,還請寒少爺不要讓我為難。”

凌重寬這條老狗還真是謹慎,將他打成了重傷仍是不放心,還派人守門,而這也能夠看出,讓孫子進入虎陽學院對于凌重寬來說有多么重要——但是當這個希望破滅的時候,凌重寬的失望、惱火也可想而知了。
千炮捕鱼2赢话费